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81章 我让你骂我爹!我让你骂我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81章 我让你骂我爹!我让你骂我爹!

    纪冰挣扎了一下,但没有挣扎成功,被大汉抓到了半空,再看另一边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应该是会武艺的,可他竟也被大汉抓了起来,没有一丝反抗。

    小乞丐急哭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大爷,大爷您饶命啊,我错了,我不该跟你讨钱,您不要伤害他们,大爷……”

    “滚!”大汉一抬腿,就把小乞丐踢到老远。

    纪冰眼睛都红了,小嘴抿得紧紧的,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么生气,也没像现在这么痛恨自己无能。

    最重要的是,他如今浑身上下,除了一只白兰蛛,没有任何毒物,他根本没有反抗的本事。

    这么想着,他咬了咬牙,手往腰间的袋子摸,想一不做二不休,就算会害人性命,也要让这只白兰蛛咬死这个大汉!

    “你刚才说,要剐了他?”小男孩的声音突然响起,软软嫩嫩的,语调很是轻和。

    纪冰下意识的看向小伙伴,大汉也看向了他。

    大汉满脸狞色:“对,两个多管闲事的小杂种!我不止要剐了他,还要剐了你们!”

    “真的?”小男孩睁大着眼睛,眨巴了一下:“你会剐吗?”

    大汉愣了下,显然没想到小孩会问这个问题。

    正要开口时,却听小孩又说:“你知道剖的比例?知道用几号手术刀切四肢,几号手术刀切上腔?知道胸口和腹部要各用几分力道?知道剖下来的人皮,要怎么保存,不易腐烂吗?知道皮肉分离,内脏剔除后,人骨还有什么用途吗?知道什么样的骨头适合做标本吗?”

    大汉的表情逐渐僵硬。

    随着小男孩问完,那双黑漆漆的眼瞳直勾勾盯着自己……大汉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不屑和轻蔑,顿时恼羞成怒。

    “你这有娘生,没爹教的狗杂碎!看老子今天不……”

    “你骂我爹?”小男孩原本软软萌萌的小脸顿时危险起来。

    大汉继续骂。

    小男孩抿紧唇,白嫩的小手覆在大汉揪住自己衣领的手背上,然后一滑,滑到大汉手腕,接着一拧,在大汉还未反应过来时,只觉得手骨一痛,手不自觉的一松,将两个小孩都扔开了。

    纪冰摔到地上,只觉得屁股蛋疼,等他揉揉屁股,抬起眼时,就看到那小男孩抬起一脚,把大汉踢翻在地,又扑过去,踩住大汉的脑袋,弯腰,揪住对方的脖子,把人平整的提起来,往远处狠狠一砸。

    “砰”的一声,大汉被砸到墙上,坠落后,后背撞在街边的石头上,痛的龇牙咧嘴。

    还未等大汉回过神儿,就见那炮弹一样的小男孩又扑了过来,蛮横的抓起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拉着往石头上砸!

    “你知道我多生气了吗?你知道我一路过来走了多久吗?你知道我到现在还没找到我爹吗?你还敢骂我爹!我让你骂我爹!我让你骂我爹!”

    小男孩一边念叨,还一边满腔怨恨的把大汉当沙包那么揍,不过一会儿功夫,大汉已经满头满脸血,整个人奄奄一息,看什么都有重影。

    大汉喉咙含着血,哭喊似的求饶:“救,救命……救命……”

    小男孩却似乎被刺激得狠了,不但没有松手,还打得更起劲了。

    纪冰看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连忙上去把小男孩抱住,往后面拖:“你再打就要打死他了!”

    “你松手,你松手!”小男孩疯狂挣扎,但似乎因为记得这个和自己萍水相逢的小哥哥不会武功,没有用内力震伤小哥哥。

    纪冰把人又往后面拉了拉:“大庭广众,你不能杀他,我有毒药,花佘液、万蛛水、鹤顶红、砒霜也行,等到人少的地方,我们再毒死他吧。”

    被他这么一说,小男孩似乎冷静了下来,他慢慢的不再挣扎,深吸几口气后,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摸啊摸,什么都没摸到,他又在身上到处拍拍找找,最后终于在浓密的头发里,摸出了一只毛蜘蛛。

    毛蜘蛛还很困,被抓出来有些不耐烦,毛乎乎的小腿攀爬了几下,伸了个懒腰,又埋着头,继续睡。

    “小花,有人欺负我。”小男孩跟毛蜘蛛告状。

    被称作小花的蜘蛛抬起眼睛看他一下,然后从他的手掌往上爬,爬过小男孩的胳膊,肩膀,最后爬回他的头发里,在自己方才睡暖和的地方原封不动的躺好,还拨了几根发丝,把自己宽敞的后背盖住,造成一种“我不在这里,这里没有蜘蛛”的假象。

    小男孩看出小花没有要给自己报仇的意思,只好叹了口气,退而求其次的对背后的小哥哥道:“那我要万蛛水吧。”

    纪冰憋了一下,才闷着喉咙说:“没带。”

    小男孩顿时露出一种“没带你废这么多话”的眼神。

    与此同时,驿馆二楼某间房的窗户边,柳蔚畏手畏脚的往下面瞟,一边瞟一边问前头的容棱:“走了吗?”

    容棱大大方方站在窗前,看着下头,好久不见的儿子,随口回道:“没有。”

    柳蔚烦躁的“啧”了声,站在屋里绕圈圈:“怎么就到了青州了,你的人不是在各个城门守着的吗,怎么一点风声没有?”

    柳蔚之前关窗户时,就见到了楼下的纪冰。

    纪冰那想敲门又犹豫不决的样子,让柳蔚有些在意,便这么看了一会儿,原想着,这孩子若再不进来,她就下去问问,却不想,突然生了意外,接着,她就瞧见那黑暗中突然又冒出来一个极其熟悉的小小身影。

    小黎要来青州,柳蔚知晓,但没想到这么快已经到了,且事前没得到一点消息。

    柳蔚有些迟疑,站得离窗户很远,时不时的又跟容棱说:“你进来些,莫要让他发现。”

    容棱回过头去看她:“你不见他?”

    柳蔚试探性的问:“派人将他带到其他地方,骗他说我过两日就到,你说,行得通吗?”

    容棱冷酷的眯起眼:“他是你儿子。”

    柳蔚叹了口气:“真希望他不是我儿子……”

    容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