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82章 容叔叔我好想你,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82章 容叔叔我好想你,哇……

    驿馆楼下,纪冰废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小男孩拉好,劝阻了他当街行凶的意图,又冷冷的对那彪形大汉道:“你还不走?”

    大汉哭得可怜极了,几乎是抱着脑袋仓皇而逃。

    小乞丐瑟瑟的从角落出来,蹭到小男孩和纪冰身边,与两人对视。

    纪冰看身边的小男孩还鼓着脸颊,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就做主对小乞丐说:“晚了,你莫要乞讨了,回家吧。”

    小乞丐老实的点头,又偷偷瞅小男孩。

    小男孩回小乞丐一眼,看到小乞丐眼里的担心,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给小乞丐。

    小乞丐忙避开,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要,你帮了我,还请我吃糖果,我不能要你的银子,娘会骂我的。”

    “可你没银子买吃的,会饿的。”

    小乞丐还是摇头,坚决不要。

    小男孩抓着银子犹豫了一下,扔下一句“那你等等我”,然后火急火燎的朝街尾那边跑去。

    他去了一炷香的功夫就回来了,回来时手里拿了一大包酥饼和馒头,将热腾腾的吃食递给小乞丐。

    小乞丐拒绝了银子,却拒绝不了这么喷香喷香的吃食,他肚子立刻起了反应,咕咕的开始叫,但他还是忍着没有伸手去拿。

    小男孩索性将包裹塞到小乞丐怀里,又踮着脚拍拍他的肩膀,说:“快回家去。”

    小乞丐眼眶都红了,抱紧了包裹,连连点头:“谢谢小公子,谢谢小公子,你真是大好人,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眼看着小乞丐一步三回头,满脸感激的离开,纪冰问身边的小男孩:“你不回家吗?”

    小男孩抿着小嘴,仰头看看四处,最后视线停留在“驿馆”二字上,指着那牌匾说:“我住这儿。”

    纪冰愣了一下:“你住这儿?你是官宦家眷?”

    小男孩抓抓头:“什么是官宦呀?”

    纪冰跟他解释:“就是父亲或者叔伯亲戚是在朝当官的人。”

    小男孩不是很明白:“我爹是仵作,我不知道是不是当官的,我能不能住这里?”

    “应该不能。”纪冰结合自己所知的,为数不多的常识,跟这个比他小的小弟弟说:“你有银子,应该可以住客栈,我带你去最近的客栈吧。”

    “可是……”小男孩很犹豫,盯着那驿馆的招牌不放:“送我过来的大哥哥说,我到了青州城,就可以去驿馆住,他说我只要告诉驿馆掌事他的名字,就可以让我住。”

    这个纪冰就不清楚了:“他是你亲眷吗?如果不是你亲眷,说了名字应该也不能!”

    小男孩迟疑:“要不,我试试,如果我被赶出来,小哥哥你就带我去客栈好吗?”

    纪冰点头:“可以,不过我一个表叔住在这里,我要先去见他,你要等等我。”

    “好,我等你。”小男孩同意,随即又问:“我叫柳小黎,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纪冰说:“我叫纪冰。”

    两个小孩子友好而简单的自我介绍一番后,纪冰就去敲门。

    门敲了很久里头才有动静,开门的人,不是纪冰以为的驿馆小厮,而是一个器宇轩昂,气质冷凛的青年男子。

    见到这个男子,纪冰脑子里就想到旁人对他的称呼,三王爷,他抿了抿嘴,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也这样称呼他,就听身边刚刚认识的小弟弟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震惊的扭过头,就看小弟弟已经扑腾着双臂,把自己埋进了那位三王爷的怀里,嘴里还叫着:“容叔叔,容叔叔……容叔叔我好想你,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容叔叔,哇……”

    再看那位王爷,已经一脸无奈又宠溺的弯腰,将只有自己腰线高的小男孩抱起来,拖着他的屁股,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嘴里轻哄着:“乖,你爹在楼上。”

    直到上楼的时候,纪冰还很懵懂。

    现在的情况他不太明白,这个方才与他一起路见不平的小男孩,好像与他那位表叔,有些什么关系?

    小黎现在没空管刚认识的小伙伴,他风风火火的从容叔叔怀里出来,迈着小短腿就往楼上跑。

    到了唯一一间敞开房门的房间前,小黎深吸一口气,气势磅礴的走进去。

    一进去,还未说话,就看到床榻上,那半躺着的清隽身影。

    “爹!”小家伙大喊一声,直直的扑过去。

    柳蔚眯着半边眼睛,瞧见儿子过来,虚虚的抬抬手,正要接住他,小家伙却在离她三步远时停住,然后,伸出肥肥嫩嫩的小手,往她身上打。

    打得很沉默,但小拳头还挺疼的。

    柳蔚被他打了好几下,正挪开手臂想抵挡,容棱进来了,握住小家伙的爪子,把孩子拉了一下:“莫闹。”

    小黎被拽走,又凑回来,小鼻子吸了吸,鼓着腮帮子一边往柳蔚身上扑腾,一边喊:“大骗子,大坏蛋,大骗子,大坏蛋……明明说半个月回来,明明答应我半个月回来,明明……”

    柳蔚看他这么不依不饶的,偏头去看容棱。

    容棱没接她的眼神,也不打算出手相救。

    柳蔚知道只能靠自己了,从床上坐起来一点,板着脸问:“你为何跑来?”

    小黎挺着小胸膛,义正言辞的说:“我不过来,就没爹了!”

    柳蔚又问:“你小矜哥哥呢?”

    小黎说:“小矜哥哥当然在京都。”

    “那你知道,你偷偷跑走,小矜哥哥有多担心吗?”

    小黎愣了下,又抬起头说:“因为爹不回来,所以我才……”

    “你小矜哥哥以为你丢了,日日吃不好,睡不好,你给人家添了这么多麻烦,爹以前是这么教你的吗?”

    小黎有些恍惚,想到自己跑走,小矜哥哥肯定很着急,心里愧疚起来,但还是呢喃着说:“可是,是因为爹你先说话不算话,我才会自己过来的,我不是故意……”

    “还说不是故意,听说是迷昏了婢女下人偷跑出来的?”

    小黎小脑袋垂了下来,短短的手指搅了搅:“那些迷药不伤人,他们很快就会醒……”

    “你的药,就是这么在照顾你的哥哥姐姐身上乱用的?”

    小黎摇摇头,脑袋垂得更低了:“但我想见爹……”

    “想见爹就能这么不懂事?”

    小黎扁着嘴不说话,知道自己做错了。

    容棱瞥了柳蔚一眼,对她颠倒黑白的本事有了新一步的认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