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85章 被惊得出了一背的冷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85章 被惊得出了一背的冷汗

    付鸿天忙站起身,小心的凑到付鸿达身边:“四哥,这,这就是小孩的玩闹,是误会,子敏子惠也不是故意的……”

    付鸿达没理付鸿天,只看了眼站在付子茹身边的柳蔚,对柳蔚礼貌的点了下头,便上前直接抱起十岁的女儿付子茹,问:“子茹有没有伤到哪里?”

    付子茹很难得与爹这么亲近,这会儿也很不自在,她缩在父亲怀里,摇着头解释:“是我不小心,不怪两位姐姐,爹不要生气。”

    付鸿达点头:“爹有分寸。”说着,眼睛却转向付子茹的贴身婢女,“你是怎么照料小姐的?小姐险些遇害,你在做什么?”

    小丫鬟吓了一跳,急忙跪在地上,砰砰的磕头:“奴婢,奴婢知错,请老爷饶命,请老爷饶命……”

    付鸿达看都没再看婢女一眼,语带深意的吩咐:“来人,将此人带下去,杖责三十,禁闭三日。”

    “老爷,四老爷饶命,奴婢知错,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四老爷饶过奴婢这一回吧……”

    小丫鬟的哭喊声越来越远,眼看着人被拉走,付子茹也急的不行,想开口求饶,话未出口,却被付鸿达一个眼神止住,

    这场因小孩而起的闹剧,让付鸿达处罚了一个小婢女。

    婢女被带走后,付鸿达没看付鸿天,甚至对柳蔚也没多说别的,只是简单道了谢,抱着女儿,便转身走了。

    付鸿天心里又是憋闷,又是怄气,直接将气撒在两个女儿身上,把付子敏、付子惠都骂哭了,才急匆匆的追着付鸿达过去。

    等到周遭都散了,付子辰走过来,啧了一声:“今时不同往日啊。”

    柳蔚吸了口气:“是啊,上次见面还老老实实的,这回已经这般盛气凌人了,看来,他也是憋得够久了,沾了点权,立刻就作威作福起来,连带的在外人面前都不收敛了。”

    “看来……”付子辰语气很是微妙:“我这位四叔,是真将付家,当他囊中之物了。”

    “是吧。”柳蔚随口说着,一边往府外走,一边问,“你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嗯?”付子辰不知她问的什么。

    “你四叔,五叔。”柳蔚意有所指,“付子敏、付子惠在桥上争执半天也没人出面,付子茹刚一出事,付鸿天就突然冒出来。还有付鸿达,付子茹才出事多久,就是飞也飞不了这么快,怎么就眨眼功夫过来了?”

    付子辰皱了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他们……”

    “没错。”柳蔚说,“他们不放心我们,怕是从头到尾都亲自跟着,付鸿天估计是受了付鸿达的指示,怕我们在府里……发现什么?看到什么?但付鸿天恐怕也没想到,付鸿达在后,也会亲自跟着,当然,我们也没想到。”

    “这么说来……”付子辰摸摸下巴,眼睛扫了眼这偌大的付府庭院:“这府里,还真有什么我们不能知道的秘密?”

    ……

    付子茹被带回院子时,陆氏正好与三夫人谈氏在说话。

    见了外头的动静,两人都起了身。

    谈氏是三老爷付鸿适的发妻,但私下同陆氏关系却不错,她在出嫁前,就与陆氏相识,说起来,陆氏能与付鸿达遇见,这里头也有她这儿阴差阳错的功劳,也正是因为如此,陆氏嫁过来后,谈氏总尽力的对陆氏多照应一些。

    付鸿达在门口放下付子茹,付子茹脸蛋有些憋红,站在地上,对自家父亲矮着头踟蹰。

    陆氏出来,唤了声:“子茹?”

    付子茹连忙小跑到母亲身后,小手抓着母亲的衣角,把半个身子都藏了起来。

    付鸿达见女儿如此,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眼角瞥到屋内的谈氏,又把话咽了回去,对谈氏道:“三嫂也在。”

    谈氏走出来,脸上带着温润的笑:“今日得空便过来坐坐,既然你回来了,我便走了。”

    付鸿达没有挽留,只让陆氏送谈氏出去。

    陆氏送人的时候,付子茹也跟着。

    三人走到院门前,谈氏瞧了眼没跟来的付鸿达,悄悄对陆氏说:“方才同你所言的,你仔细想想,总归,我是不会害你的。”

    陆氏脸上表情有些沉重,闷闷的点头,紧拽谈氏的手:“姐姐那里若还有消息,可记得知会我,你也知,我对这些,是得不到太多信儿的。”

    谈氏叹了口气,应下了,又低头看陆氏身后的付子茹:“子茹可要多陪陪你母亲,你母亲,可苦的很。”

    付子茹明显没听懂大人话里的深意,大大的眼睛,懵懂的眨眨。

    陆氏搂住付子茹的小肩膀,目送谈氏离开后,正要进屋,却见远远的,付鸿天一边抹汗,一边过来。

    付鸿天看了陆氏,就跟见了菩萨下凡似的,张嘴就告饶:“嫂嫂您可得救救我啊!我已教训了那两个臭丫头,若是咱们子茹还咽不下这口气,我让她们来给子茹磕头认错都成,可她们到底是我的种,也叫了我多年的爹,我,我是当真狠不下这个心呐!嫂嫂您就发发慈悲,开开尊口,求求四哥,饶了她们这回吧,她们再也不敢了,肯定再也不敢了……”

    陆氏被付鸿天这一通叽叽喳喳说得莫名其妙,正要询问,里头,付鸿达走了出来:“小孩的矛盾,我何曾说过要追究?”

    付鸿天看到付鸿达那刻,又被惊得出了一背的冷汗,再听付鸿达此刻这话,付鸿天心里原本还有的那点儿侥幸,登时烟消云散。

    付鸿天知道,付鸿达是不会放过付子敏付子惠了,且,因为自己将告饶的话说到陆氏这里,恐怕,这位四哥,还将他也一并记恨上了。

    暗暗咬牙,付鸿天一边暗恨自己沉不住气,太冲动,一边又在琢磨,到底如何才能保住两个要遭殃的女儿。

    付鸿达将不明所以的陆氏接回屋子,回身对磨磨蹭蹭想跟进来的付鸿天看了一眼,那一眼,透满了冷厉与严肃,直盯得付鸿天毛骨悚然,后颈生栗。

    付鸿天不敢再跟,卡在门槛那儿,懊恼得头皮发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