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87章 小黎:坏蛋爹爹,越长越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87章 小黎:坏蛋爹爹,越长越胖!

    付鸿达上前,反手握住陆氏的手腕,将人拉住,眯着眼睛道:“你最好给我安分一些,是还嫌不够乱吗?!”

    陆氏愣住,自从成亲后,付鸿达从未对她露出过这种表情。

    之后,陆氏就眼睁睁看着下人们将房里的东西收成箱笼,一一往外运,付鸿达也拉着她,往院子外走。

    一行人穿过付府雕梁画栋的庭院,从偏院走到主院,最后,竟停在了大院门口。

    大院,是付府环境最好,装饰最好的主院,是大房一家人所住的地方。

    而此刻,这偌大的院子,清清静静,一个人都没有,直到付鸿达带来的人,将东西一一往里搬,那阵仗,竟像是要在这儿落地生根一般。

    “相,相公……”陆氏慌得腿都软了,险些站不住。

    付鸿达知道她要问什么,语气带了点恶意似的,故意道:“父亲将掌家权暂交予我,大哥一房看不开,今个儿一早,搬去了别院,屋子既然空了下来,就没有不住人的道理,终归这里方便,离府门,离父亲,离库房那儿都进,搬来这里,我也方便行事,往后你就住在此处,日子还同以往一样就是。”

    同以往一样,如何能同以往一样?

    陆氏咬紧唇瓣,看着付鸿达,眼底蓄满了泪。

    付鸿达看不得她这哭哭啼啼的模样,板了脸:“府里已经够乱了,你莫再给我惹事,这几日好好在房里呆着,过了今日,子茹也不用去家学,我请了女先生,来房里教也是一样。”

    “相公……”陆氏拉住付鸿达的手,指甲险些掐进他的肉里:“这是真的吗?你当真,软禁了老爷子?”

    付鸿达突然甩开她的手,因为动静太大,将陆氏震得往外退了几步,险些摔倒。

    “这府里一切决断,一切章法,都是依父亲之令在走,我听的是父亲的吩咐,执的是父亲的令,所以,你最好给我闭上嘴,刚才这种话,再让我听到一次,就给我滚回娘家去!”

    陆氏这回真的哭了,泪流满面。

    付鸿达叫了几个丫鬟将陆氏带回房,又对外吩咐道:“去,将白心给我叫过来。”

    大房一房人去了别院,付子言却因重伤未醒没有走,而是被送到了老爷子的院里医治,白心是付子言的“宠妾”,自然需得留下照顾。

    白心被叫来时,满脸笑盈盈,见了付鸿达,规矩的福身请安。

    付鸿达问:“在府里,呆的可还习惯?”

    白心立刻道:“哪里有不习惯的,说起来,白心能有今日,还是多亏四老爷相助,四老爷的大恩大德,白心当真是无以为报。”

    她说着,玉珠一般的眼瞳轻晃一下,水润的眸影里,全是付鸿达的身影。

    付鸿达笑了声,却道:“我这里不吃这套,省了你的狐媚功夫,好好伺候子言才是。”

    白心脸一红,整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

    一时间又是后悔,又是尴尬,白心不敢再乱来,只规矩的站得远了些,埋着头道:“是,四老爷说的极是,白心会好好伺候子言,断不敢辜负您的栽培。”

    “你明白就好。”付鸿达又道,“子言那里有些上不得明面的势力,你应当知晓。”

    白心一顿,脸上出现了短暂的僵硬,而后又镇定的道:“四老爷是说……”

    “不是你们千喜坊那些,别的,你可知晓?”

    白心忙抬起头,问:“不是千喜坊的那些?”

    “回去好好查查。”付鸿达站起身来,走到白心跟前,道,“查好了,有你的好处。”

    白心忙应下:“四老爷放心,您要知晓的,不出三日,我定替您查得明明白白。”

    白心离开,院外正好有人进来,是丫鬟去接了付子茹,接到主院这新住处来。

    付子茹之前还忐忑不安,如今看到父亲,心里定了一些,上前规规矩矩的行礼:“父亲。”

    比起妻子的不理解,女儿的乖顺,让他稍稍舒服些:“你母亲心情不好,你去陪着。”

    付子茹不敢多问。

    看到母亲时,付子茹发现母亲正哭着。

    这一晚,是付府最不平凡的一晚,二房,三房,甚至五房,都是灯火通明,议论纷纷。

    只有大房,一点动静都没有,还早早就熄了灯。

    二房内,二老爷付鸿望坐在书房,拿着付子辰托人带给他的书信,看了又看,最后将信折起来,放到蜡烛前,烧了个干干净净。

    此时,外头传来叩门声。

    “进来。”

    付鸿望说了声后,书房门已经被推开,付子青端着沏好的人参茶,送到父亲身边。

    付鸿望接过那茶,脸上露出些笑:“跟你外祖母学的吧?这参茶,泡得比你母亲还好。”

    付子青笑着,走到父亲桌前,眼睛正好看到那笔洗里的烟灰,问道:“父亲在烧什么东西?”

    付鸿望抬了抬眼,道:“一些杂乱的文记,没用就烧了。”

    付子青没再多问别的,只说:“今日过来,是为了我的亲事,父亲应当知晓,母亲为我寻了门亲事。”

    “你说刘睢?”付鸿望将茶杯放下,道,“刘睢那小子,我是瞧着长大的,撇开刘家的权势不说,单说这人,是不错的。”

    付子青静静的听着,待付鸿望说完,才道:“我可听说,他如今遭了大难,正在牢里。”

    付鸿望闻言,竟笑出声来:“是劳改,起因是因你七哥,不过现下好像呆的不错,放心,刘大人也说了,借着这次机会,要改改那小子目中无人的毛病,你若是想见他,过几日叫你……叫你五哥,带你去看看,远远的看就是,莫要走近了,不庄重。”

    “五哥?”付子青眼睛亮了一下:“我能见五哥?”

    付鸿望失笑:“为何不能见?你若想见,明日就去见。”

    付子青腼腆的笑了下,又想到今日府里出的事,问:“我明日去见五哥,可以同五哥说祖父之事吗?府里如今成了这样,大伯一家更气不过,五哥应当有资格知晓此事。”

    “要说便说吧。”付鸿望似也因想到了这些不开心之事,脸上沉了沉:“其实,事情远没有那么严重,你大伯、三伯赌的不过是一口气,这掌家权就是真给了他们,他们也拿不住,你说这府里田契地契生意盈利这些东西,谁看的明白?你四叔想管,管就是,不过担个名头,能碍着谁?”

    付子青不解:“可掌家权,不是交嫡不交庶吗?”

    “是有这个规矩。”付鸿望说着,又摇摇头:“算了,明日我去见见你祖父,好好问问他老人家,这两日两江这边出了些寇匪,我也是日日在衙门忙到许晚。”

    付子青又留了一会儿,才拿着喝空的茶杯离开,她走后,书房里陷入沉静,付鸿望看着窗棂外那影影绰绰的黑影,知晓,自己是真被监视上了。

    付子辰之前那封书信的内容,在他脑中浮现,他知晓,从今日开始,付府就真的乱了。

    还有子青……

    摇摇头,付鸿望没想到,已年过天命的自己,老来,还要面对家中如斯巨变,当真是让人生愁。

    第二日,付鸿望如约派人送付子茹去了驿馆,付子辰事前已接到付府下人的传话,留在驿馆没有离开。

    付子青来的时候,见到了付子辰,脸上立刻露出笑意,小心翼翼的靠近:“五哥……”

    付子辰态度较冷,问:“你要见刘睢?”

    付子青咬着唇瓣,点点头:“母亲,将我许配与他,我……想看看他,五哥可认识他?”

    付子辰道:“见过两次。”

    “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五哥可知晓?我若嫁给他,是幸还是不幸?我心里始终不定,我怕我的亲事,也会像五姐姐那般蹉跎……但我知晓,只要有五哥在,五哥定不会将我随随便便嫁出去,只要五哥应允的人,子青便敢嫁,五哥说不成,那就是顶撞母亲,子青也不嫁。”

    付子青说得很着急,期间还提到了付子秋,付子秋是付子辰最大的一块心病,如今却被付子青这么三言两语带出,付子辰的脸上当即不好。

    但付子青像是并未发现。

    付子辰最后什么也没说,也没评断刘睢的好坏,只是带付子青上了马车,一路往衙门而去。

    两人一走,二楼走廊,柳蔚便从房里走了出来。

    小黎在娘亲身边,小尾巴似的绕来绕去:“爹,付叔叔去哪里了?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了。”柳蔚随口说了句,按了按儿子的脑袋,又问:“你的罚抄写完了?”

    小黎一僵,整个人都木了。

    柳蔚推了他一下:“少在这儿浑水摸鱼,还差多少,去写。”

    小家伙嘴巴一扁,跟要哭了似的,到了眼眶边的金豆子,最后被小黎倔强地一擦,擦了个干干净净。

    被撵回房间时,小黎还不服气的回头,对自家娘亲大吐舌头:“坏蛋爹爹,越长越胖!”

    “你……”

    柳蔚去追,小家伙却一个机灵,关上房门,还把门闩落锁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