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88章 奄奄一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88章 奄奄一息

    柳蔚瞪着那扇门一会儿,才走回房间,对正在看书的容棱道:“小黎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也不管管。”

    容棱翻了一页书,漫不经心的,也不知听到了没有。

    柳蔚走过去,问:“付子辰跟付子青离开了,下一步怎么做?”

    容棱道:“按计划行事。”

    柳蔚皱眉:“可这计划,当真没问题?我怎么觉着很危险?”

    容棱抬头看她,道:“若想一劳永逸,就得深入虎穴。”

    ……

    付子辰与付子青到了衙门,下了马车,便有衙役过来领路。

    付子辰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司马大人呢?”

    衙役回道:“接到线报,据说离码头不远的港口,寇匪为患,这阵子,我们司马大人日日往参领衙门跑,好像是听说,咱们正在查的那个杀人案的凶手,就混迹在了寇匪里。”

    付子辰听到这里,顿时停住了步伐,看着衙役,问:“你说的,可是杀害木家三兄弟的嫌凶?”

    衙役点点头:“就是那个,之前那人逃窜出了青州府,我们大人是急的焦头烂额,还请了三王爷与柳司佐出面,想去青州布政司衙门、两江盐运使衙门与两江总参领衙门借兵,但借兵之事还未谈下来,就有人来报,说那嫌凶行踪有了,正跟一群倭匪混迹在海上,这不,我们大人就日日往参领衙门跑,想结合参领衙门的兵力,将那群倭匪一网打尽。”

    “有了踪迹就好。”付子辰说着,又看旁边的付子青正懵懂的望着自己,显然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付子辰又说了一句:“衙门里的事,无须管了。”

    付子青点点头,兴致勃勃的跟着付子辰继续往大牢里走。

    见到刘睢时,付子青的表情有些僵硬,躲在旁边偷窥了很久后,她一张粉嫩嫩的小脸,就蓄上了愁丝。

    望着付子辰,付子青很难受:“母亲,真的要将我嫁给这样的人?”

    付子辰如松如竹的站在那里,脸上也浮出了笑意:“看起来,挺朴实的。”

    付子青眼眶都红了:“那不是朴实,是傻,那刘睢,怎么像个傻子似的?”

    “或许,傻人有傻福?”

    付子辰刚说完这句,就听远处刘睢的声音响起:“看我的飞马天璇拳,砰!”

    然后,又是另一个公子哥的声音:“啊,啊,你,你的飞马天璇拳好厉害,不过,我,我……我会回来报仇的……”

    一个烦躁的男音将他们打断:“你们够了,拿着牛粪砸来砸去的脏不脏,刘睢,过来洗手!还有你李良,把衣服给我换了,你胸前全是牛粪!”

    付子青不能接受,她难受得不能自抑,心里更坚定了,回去要推掉这门亲事的决心。

    自衙门离开后,付子青一直情绪低落,在马车里时也闷着,一句话都没说。

    付子辰送她到付府门口。

    付子青这时才想起来什么,说:“五哥,我给你做了件衣裳,因为许久未见你了,是按照父亲的身量做的,不知大小合不合适,你要不要,进去试试?”

    妹妹给哥哥做衣裳鞋子之类的,是理所当然之事,付子辰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进了付府,两人朝着二房方向走去,走到半路,却正好遇到付鸿望。

    付鸿望的表情很不好,看他走的方向,应当是刚从老爷子的院子过来,见到付子辰付子青,付鸿望也愣了下。

    接着,付鸿望便一直看着付子辰。

    付子辰沉了沉脸,对付鸿望颔首,却没叫那声“父亲”。

    付子青倒是叫了:“父亲这是怎了?谁惹您不高兴了?”

    付鸿望摆摆手,没有说其他的,只是问:“你们要去哪里?”

    付子青兴奋的道:“我给五哥做了件衣裳,想让五哥试试。”

    付鸿望“嗯”了声,又神色复杂的看了付子辰一眼,说:“去吧。”

    付子辰几乎立刻就往前走,付子青滞了滞,忙跟上,回头去看她父亲时,却瞧见父亲脸上那抹黯然的神色。

    “五哥……”付子青轻轻拉了拉付子辰的衣袖:“你不要同父亲置气了好不好?父亲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付子辰闭了闭眼,只对妹妹道:“你不懂。”

    试了衣服,确定有几个地方要修改后,付子辰便打算离开,可还未走到府门口,却听到下人匆忙的喊叫声:“杀,杀,杀人啦……”

    付子辰一愣,连带着送他出来的付子青也愣住了。

    两人身边有不少下人,闻言也朝声音来源处看去,却远远的看到,一个全身是血的小厮,正扑腾着往这边跑。

    这小厮付子青认得,正是付鸿望身边伺候的白子。

    付子青一急,忙提着裙角,往那边跑去,付子辰也跟去,后面的下人呼啦啦一群也跟着上来。

    待他们走近了,才看到假山后头的湖岸前,奄奄一息的付鸿望,正倒在地上,胸口处有很多的血。

    “父亲!”付子青花容失色,大喊一声,哭着扑上前去。

    付子辰也极为震撼,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却鼓得通圆通圆的。

    付鸿望被送回院里,整个付府的人都因此被惊动了,问了那个叫白子的小厮,再结合参领衙门士兵的人证,终于确定,那个跑到付府里来行刺的人,正是付鸿望如今正在查的海上倭寇一党。

    那些倭匪近些日子被衙门追的紧,还有一些兄弟死在衙门的兵甲下,他们生来嗜血,自然是要报复,这才派了人进城,乔装潜入付府,对付鸿望进行刺杀。

    那行凶的倭匪伤了人之后就跑了,但这付府太大,他还未跑出去,已被抓了起来。

    审问之后,结果也同之前预测的一样,总的来说,付鸿望这是遭了无妄之灾。

    大夫来看诊时,整个二房围满了人,二夫人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去,付子青一直在安抚,自己眼角却也是红的。

    最后大夫确定,那伤的一刀没有伤中要害,付鸿望没有性命之忧,所有人才松了口气,人群也渐渐散了。

    府中出了如此变故,二房又只有付子骄、付子辰、付子寒三位男丁,如今付子寒在牢里不说,付子骄也因外出办公,去了临县,一时赶不回来,付子辰便被三老爷付鸿适做主,给留在了府里,暂时不许离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