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98章 凡事不到绝境,未必没有转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98章 凡事不到绝境,未必没有转机

    司马西的调查顺畅,完全是因为付鸿达在幕后出力。

    付鸿达自认胜券在握,烧死二房,毁了大房,整个付府,基本已经成了他的一言堂。

    唯独一个三房碍手碍脚。

    可付鸿适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立场,尤其是经过这回的大火,他也是被唬住了,接连几日,都畏首畏尾,早出晚归,尽量避免与付鸿达碰头。

    付鸿达照例还是每天来到老爷子的房间,看着榻上睁着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父亲。

    付鸿达细心的为父亲擦着手脚,那专注的模样,仿佛真的在尽什么孝道。

    付老爷子的眼珠在动,眼里蓄满了戾气,眼眶边缘都是红的。

    付鸿达给父亲擦完手脚,又换了张帕子,换了盆水,给父亲擦脸。

    老爷子的眼神很抗拒,像是要吃人,付鸿达看着看着就笑了,语气有些无奈:“父亲这是怎了?可是将您擦疼了?哪里疼,您说话。”

    付老爷子额头迸出青筋,瞪付鸿达的眼神更加凶狠。

    付鸿达瞧着,眼睛也眯了起来:“看来父亲并不愿儿子伺候,那您倒是说说,儿子是哪里未将您伺候好呢?”

    付老爷子没说话,事实上,从醒来后,便说不出话了,也动不了手脚,是被眼前这人,以不知什么方法,控制住了。

    “看来父亲是真的很讨厌儿子,连同儿子说句话都不愿意,也罢,那您想同谁说?儿子替您叫去?”

    付老爷子更加气恼的瞪他。

    “大哥?二哥?若是三哥,还好说,三哥这会儿应当在衙门,儿子派人去请就是了,但大哥二哥,怕就不容易了,父亲想必也听说了,前两日,府里走了水,那火烧了整整一夜,将二哥啊,给活活烧死了,可父亲您猜怎么着,放火之人,竟就是大哥!您说谁能知晓,原来这府里最恨二哥的,竟是大哥?大哥现下呢,正被衙门扣押,父亲若想见大哥,只怕还得再等一阵儿,等到菜市口斩首,届时,儿子定然包下临街最好的客栈,让父亲您,看的清清楚楚。”

    付老爷子汹涌的怒气全卡在脑袋里,鼻孔涨得大大的,付鸿达看得有趣,起身,将帕子往盆里一扔,溅起的水花,湿了付老爷子半张脸。

    看着老爷子狼狈的模样,付鸿达朝门外唤:“来人。”

    很快阿福便进来。

    “好好给老爷子擦身,擦干净些,老爷子剩下的日子怕是都得在床上躺着了,得让他躺得越舒服越好。”

    阿福听前半句话还没什么,听到后半句,却猛地一震。

    付鸿达吩咐完便离开,阿福进了内室,看到付老爷子那怒不可遏,却无能为力的模样,无声叹气。

    阿福去将帕子拧干,细细的为老人擦干净脸上的水,又看看外头,确定没人进来,才小声说:“凡事不到绝境,未必没有转机,这个道理,老太爷想来比小的这等庸人,更清楚些。”

    付老爷子一愣,猛地看向阿福。

    阿福对老爷子笑了一下,半倾着身子,凑到老爷子耳边……悄声说……

    ……

    司马西的动作很快,加上背后有付鸿达出力,付鸿晤那些旧事,不过几日,已探查完毕。

    将证据整合清楚,司马西开始忙着往京都上奏。

    如今皇上病重,朝政分由太子、七皇子、内阁共同协理,司马西很清楚,他这份奏报只要能顺利离开青州范围,便绝对能出现在内阁议桌的案几上。

    到时候,付鸿晤怕就当真完了。

    付鸿晤是被软禁在府尹后衙,但不是囚犯,至少明面上不是,因此,付鸿晤依旧有见亲人的权利。

    司马西每日都会过问付鸿晤的情况,务必知晓付鸿晤见了什么人,见了多久,客人进去前,与出来后表情有什么变化。

    司马西极尽所能的监视,将付鸿晤控制得密不透风,但这种明目张胆的窥探,显然令付鸿晤不能接受。

    在对司马西开门见山的训斥过两次后,付鸿晤知晓,事情不能再拖了。

    又是一次同发妻见面结束,付鸿晤将苏氏送到门口,苏氏一脸忧心的望着夫君,捏着手帕道:“你放心,家里我会照料好。”

    付鸿晤拍拍苏氏的肩膀,音色很轻:“有你在,我自是放心。”

    “那我明日再来看你。”

    付鸿晤点点头,轻拥着将人抱了抱,才在门外六名驻守衙役的注视下,目送苏氏离开。

    这是一个与之前没差别的会面,付家大老爷在衙门暂住,府中发妻不放心,已经连着三日,日日都来了。

    衙役已经麻木了,没有为此特意禀报,却不知,苏氏出了衙门大门,并未立即回别院,而是转了脚步,避开行人,七转八转的去了流连巷。

    一个大户人家的夫人,一个与市井女子格格不入的贵妇,辗转出现在这样的烟花之地,实在太过打眼。

    苏氏没有在正街闲逛,而是一边提防着被人跟踪,一边小心翼翼的绕着远路,最后,进了流连巷小有盛名的销金窝——一点红。

    苏氏去了后门,按照付鸿晤给的暗号,敲了三下门,停了两下,又敲一下。

    当最后一下敲完后,小小的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龟公模样的中年男子,埋着头对苏氏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氏从未见过此人,警惕的说:“我是来找……”

    “进来说。”

    对方可疑的举止,令苏氏并不放心,但苏氏还记得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因此,不敢犹豫,还是走了进去。

    苏氏一进去,那龟公便探头出去看了看左右,确定苏氏没有被人跟踪,才阖上后门,将苏氏往前院带。

    苏氏一路跟着,两人走了大约一刻钟,终于停在了一小院前。

    刚进院子,苏氏便瞧见一抹熟悉的倩影,她愣了愣,脚步停在原地。

    寻红正在院中喝茶,听了门外的动静,抬了抬眸,与苏氏四目相对,她先起身:“见过夫人。”

    苏氏盯着她,目光紧紧,表情当即变的不好:“是你?我就知晓,他怎会舍得休了你,果真是将你安在了外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