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01章 柳……柳……你怎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01章 柳……柳……你怎会……

    严格说来,二房也并未全死,付子骄还在外省未归,付子寒更因身在牢中,反而躲过一劫。

    不过这又如何,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辈罢了,要弄死他们,比捏死一只蚂蚁难得了多少?

    看着满目疮痍的二房,付鸿达就像在看自己的战利品,满意,兴奋,再到雀跃,狂喜。

    他想,哪怕过去很多年,经历再多事,他也不会忘记今日,这是他头一次,战胜那些高高在上的嫡子,头一次,为自己扬名立万。

    “四夫人,四夫人您慢些走,这里可脏得很……”门外传来语声。

    付鸿达收起心念,看了假付子青一眼。

    假付子青立即点点头,闪身躲在了一组大火烧过的铜柜子后头。

    院子外,陆氏正牵着女儿子茹,手里提着个篮子,走进来。

    见了付鸿达,陆氏的表情滞了滞,随即移开视线,蹲下身,将篮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

    当陆氏摆好了,旁人才看清,那都是些香烛纸钱,拜天焚祭之物。

    “子茹。”付鸿达唤了一声。

    付子茹因付子青在大火中丧生,而黯然着,听了爹爹的唤声,勉强抬了抬头,满脸都是泪痕。

    付鸿达走过去,低身为女儿擦眼睛,又不赞的看着陆氏:“这种地方,你带子茹来做什么?还有这些东西,入殓那日自都会准备,你现在祭拜,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陆氏因掌家权一事,同付鸿达冷战了好些日子,这会儿说话,付鸿达才发现,妻子音色嘶哑,眉眼之间憔悴了许多。“至少,我心里好过些。”

    方才还有些心疼妻子,此刻,听妻子这话,付鸿达又冷下脸:“什么叫你心里好过些?他们是被大哥所害,同你有何关系?”

    陆氏平静的拿火折子点上香烛,闻言,仰目看了付鸿达一眼:“你当真相信害死二房的,是大房?”

    “府尹衙门已经查获,还能有错?”付鸿达板着脸,瞧着妻子那冷嘲似的目光时,平白生出一股气,索性呵斥起来:“你少在这儿阴阳怪气!回去屋里好生呆着,少给我添乱!还有子茹,府里近日还要出些事,你将子茹照料好,莫要让她出院。”

    付子茹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看了爹爹一眼,随即又害怕的问:“父亲,七姐姐真的,真的死了吗?”

    付鸿达柔下目光,摸摸女儿的头:“你七姐姐,会在天上一直保佑你,你若想她,便对着天说话,她能听到。”

    付子茹不知信了没有,黑漆漆的眼珠,转到了外面的夜色空中。

    陆氏没再同付鸿达吵,而是安静的带着女儿给这二房一屋的生灵都上了香,直至付鸿达生怒,敕令下人将她们带回去,二人才踉踉跄跄的被扶走。

    出了院子,陆氏心里一阵难受,最后,还是哭了出来。

    这几日,母亲经常会哭,付子茹看了又着急又心疼,只能抱住母亲的腰,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

    母女二人离开后,付鸿达也有些疲惫,之前因胜利而雀跃的心,停了一半。

    假付子青从柜子后面出来,知晓这会儿不是自己说话的时候,规矩的没有吭声。

    付鸿达心里不痛快,他无法理解自己终于即将登顶时,第一个祝福他的,为何不是自己真心呵护的妻子,他不理解妻子的指责,难道以前那种被人踩在脚下的日子很好过吗?

    明明掌握了权势,掌握了先机,他攀到了所有人的头顶上,为何妻子不能为他高兴,她知道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谁吗?!

    滔天怒气将他吞噬,这种时候,唯有权利能抚慰他的心了。

    “你回去歇着,我出去一趟。”

    假付子青目送付鸿达离开,瞧着他有些孤寂的背影,由衷的叹道:“有这样好的夫君,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可知这天下,有多少女子,是求也求不到的。”

    “你说你吗?”凭空出现的笑音,让假付子青浑身一震。

    假付子青不可思议的看看左右,确定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后,不禁后背窜起凉意。

    这二房死了不少人,不会闹鬼吧?

    女子,哪怕再是强悍,再是独立,也终归有自己的弱点,假付子青怕鬼,大概是做了太多亏心事,对鬼怪的忌惮,从未停止过。

    假付子青咽了口唾沫,摸摸自己的后脖子,抬脚就走,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却在刚出院子,便被一道黑影拦住去路。

    黑影藏在夜色中,假付子青看不清明,只心中警慎,尖声问:“是谁!”

    那黑影慢慢朝前走,朦胧的月光在他身上渡了一层绒光,他走到月色当中,一张清隽俊柔的脸,暴露出来。

    假付子青当即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节节后退,指着他,颤抖着问:“柳……柳……你怎会……”

    对方也不回,只笑一声,矫捷的身躯突然逼近,在假付子青正要尖叫时,一把捂住她的嘴,在对方那仿佛要鼓得爆炸的目光中,平静的道:“我是来……拉你下去……陪我的。”

    假付子青吓得张大嘴巴,眼皮直翻,险些晕厥过去。

    ……

    如果问什么地方,最能让付鸿达感受到权利的喜悦,那便是流连巷无疑了。

    且不说整条流连巷有多少青楼妓寨是他的势力,就说养蛇人,如今便被他安置在此处。

    到底是男子,哪怕是异域的男子,在面对绝色佳人的时候,也总免不了心神荡漾。

    付鸿达抵达千喜坊时,就听说养蛇人带了三名女子,正在小院里荒唐。

    付鸿达没说什么,安静的在外等着,直到半个时辰后,里头才像是完了事,房门被打开。

    下仆丫鬟端着水盆毛巾进进出出,等里头差不多清理干净了,付鸿达才走进去。

    养蛇人正卧在床上,将三名一丝不挂的女子搂在怀里。

    “知晓你来了,才结束,找我有事吗?”养蛇人问了句,眼睛却还盯着怀中女子,手也不安分。

    女子被他摸得痒了,娇笑着扑到他怀里,软软绵绵的喘叫着。

    “是有事。”付鸿达说了一句,却见养蛇人根本未看自己,还忙着同女子缠绵,不禁喝了一句:“其他人都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