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02章 勾结驻地军,容棱这是要做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02章 勾结驻地军,容棱这是要做什么?

    付鸿达这突然一声,三名女子还未反应过来,倒是将养蛇人弄出了一丝戾气,他盯着付鸿达,眼底有被挑衅的怒:“你这是发什么疯,有事便说。”

    付鸿达道:“先生,是有要事。”

    养蛇人到底不是公私不分的人,叹了一声,拍拍怀中女子的屁股,道:“先出去。”

    都是欢场女子,哪里有不懂事的,自然乖乖的套了褂子,一起出去。

    等房间安静下来,付鸿达才亲自去关了门,同养蛇人道:“今日便是成败之日,先生提前庆祝,本不该打扰,只是大事未成,咱们还需谨慎起见。”

    养蛇人皱眉:“想说什么便直说,免了这婆婆妈妈唠唠叨叨。”

    付鸿达道:“我的人盯紧了付鸿晤,人的确按我们所料,去了那条逃离青州的路,只是马车,从两辆变成了一辆。”

    养蛇人气笑了:“你就因一辆马车,打扰我的雅兴?四老爷,您这是同我说笑吧?”

    付鸿达是在离开付府来这流连巷的路上,听下属禀报此事的,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因此,到了千喜坊,听说养蛇人在逍遥,也没为此打扰,可越想心里越觉得应该谨慎,最终,还是觉得应当提一提。

    他付鸿达能走到今天的位置,靠的是筹谋多年,韬光养晦,低调蛰伏,只要一有偏离他预料的事发生,他便会警惕的查上一番,九十九步都走稳了,他可不想因一时大意,错在这最后一步。

    “总之,大事落成之前,望先生也多加警醒,以防功败垂成。”

    养蛇人被付鸿达的过度谨慎弄得不悦,但也因此更加明白,这付鸿达的成功关键在哪里。

    跟许多人不同,付鸿达越是关键时刻,他想得越多,不轻敌,不自大,这样的秉性,正是让他越众而出,成为他们巫族最终合作对象的原因。

    “好,我便陪你等上一等,等到付鸿晤的人头送来,届时,你我可得多喝两杯。”

    “自然。”付鸿达笑了声,安静的目光落到桌上鲜黄的烛光上,烛火摇曳,火势喜人。

    ……

    同一时刻,青州府郊外,驻兵大营内。

    率十万精兵,保青州方圆百里安危的驻兵大元帅冷意,正坐在营帐内,同远道而来的两位贵客攀谈。

    冷意其实心里不太想应酬二人,但二人大半夜的亲自找上门来,让他想撵,也不好意思撵。

    咳了一声,看看时辰,冷意绷着脸道:“时候不早了,若不然,二位先行休息,咱们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对坐的两位青年男子皆没有动,坐在左边的男子,一身灰袍,姿态高凛,他道:“本是不该深夜打扰,但事出紧急,不敢耽误,冷老爷子同家父也有交情,此事又发生在青州境内,这才上门叨扰,望冷元帅相助。”

    冷意已经开始焦躁了,眼睛不住的朝营帐外看,怎么坐都坐不住,他就是不喜欢同文官唠叨,啰啰嗦嗦的,一个事情半天也说不完。

    叹了口气,冷意问:“那方大人、秦大人倒是直言,二位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要冷某帮什么忙?”

    与柳小黎离别后,带着贴身护卫,救出方若竹、方若彤、李茵三人,却因后续救援被皇后势力垄断,而至今无法离开青州府的秦徘,语气此时有些狼狈:“若非实在走投无路,我等并不想连累元帅,此事事关宫内一位大人物,在下……”

    “元帅,兵力已整合完毕!”

    此时,营外副将突然进来,对着冷意行了个军礼,如实说道。

    冷意正要开口,方若竹却眯着眼问:“深夜整兵,营中有事?”

    冷意起身,对二人拱了拱手:“二位有何事,烦请等冷某回来再说,二位放心,其他地方不好说,在我驻兵大营内,二位绝对安全。”他说着,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副将道,“人可有控制好?今日围剿万不得出错,容将军也会亲自到场,赶紧先行,一切按计划行事……”

    冷意越走越远,方若竹与秦徘在房中对视,二人听到那声“容将军”皆愣了愣,方若竹不确定的问:“可是容棱?”

    容棱曾于边境征战多年,后受皇上亲召,回京述职,担镇格门都尉一位,在京中,容棱的称呼很多,公事上多数人称他容都尉,私下里关系近的称他三王爷,但还有一个只在武官中流传的称呼,正是容棱曾于边境剿乱时,被人们统称的职讳。

    虽已卸任多年,未再行军,可容将军这个称呼,武官们还是习惯一直这么叫。

    容棱就在青州,方若竹是清楚的,他几乎可以确定,冷意口中提到的容将军就是容棱,但深夜同青州驻地军勾结联合,容棱这是要做什么?

    “看来,不止我们有事,容都尉那边,也有大事。”秦徘这么说了一句,又走出营帐,看了看外头匆匆忙忙的兵马序列,对方若竹道:“离青之事,明日再说,今个儿,先休息。”

    方若竹也从营内出来,问:“青州驻地军,我记得,是付家的势力?”

    秦徘却道:“付家在青州独大,政事上,青州已由付家人统筹,武职上,皇上就是再放心,也不可能再送十万大军给他们付家看大门,因此,早于两年前,青州及其江南等富庶之地的驻地军,便都已改成皇权亲管,不过现在皇上重病,兵权按照规矩下递,如今应当由内阁暂管。”

    方若竹嗤笑:“内阁,离京时我还听说,内阁又一次联名,以太子暴病未由,要立容棱为储。”

    秦徘沉声道:“容溯不会同意。内阁那些老臣们,斗得过太子,却未必斗得过容溯。”

    ……

    再另一边。

    探子的消息一直没来,付鸿达在养蛇人的房间也就一直没走。

    随着时辰越来越晚,养蛇人很不耐烦,从床上滑下来,随便套了件衣裳,往外走。

    付鸿达没有阻止,眼看着养蛇人消失,才放下杯盏,步到窗前,往外头看。

    按理说,这个时候,付鸿晤应当已经出了城,但回消息的人却一直没来,付鸿达表面镇定,心里,也不是不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