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07章 白嫖容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07章 白嫖容棱

    柳蔚之后就被送回了驿馆,对孕妇来说,睡眠很重要,熬夜是大忌。

    如今已经接近四更,晚是晚了,但还可以休息。

    付子辰一直没睡,今晚有大行动,他是知晓的,等到柳蔚被送回来,他看着柳蔚那明显神不守舍的表情,问了一句:“失败了?”

    柳蔚摇摇头,有些颓然的坐到椅子上:“出了点问题,但,还在接受范围以内。”

    “那你……”付子辰问:“身体不舒服?”

    柳蔚趴在桌子上,说:“我不知道容棱在想什么,现在成亲,怎么看都不合时宜,以前其实就提过,最好是孩子出生以后再谈,但这次,我不懂他在坚持什么。”

    付子辰在床榻上,他是受了伤,还是尽量躺着舒服。

    “他没解释?”

    柳蔚摇头:“让我后日到场就好。”说着,她又抬起头,看向付子辰,“如果是你,你也会这样吗?你同一个女子相处得很好,谈婚论嫁,但在对方怀孕,暂时不想成亲时,你会坚持跟对方成亲吗?”

    付子辰皱了皱眉:“为何会在成亲前怀孕?”

    柳蔚:“因为婚前性行为了。”

    付子辰没有做声,但那表情明晃晃的就是四个字——淫x不堪。

    柳蔚脸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古代。

    她有着现代人的灵魂,但古代人显然不这么想,在刚认识付子辰时,付子辰一度以为她是惨遭下堂,被男子始乱终弃后,不得不独立抚养孩子。

    直到后来相熟了,付子辰才了解。

    不过若是按照在自己身上发生,付子辰也还是没时髦到,认为娶一个女子前同对方发生关系是正当的行为。

    正妻,哪能如此不被尊重?

    这也是付子辰一直以来非常不喜欢的容棱的原因,他认为,容棱是在践踏柳蔚。

    不过听柳蔚的语气,倒仿佛像是自己在白嫖容棱,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付子辰很不理解。

    “所以,你会坚持不合时宜的时候跟对方成亲吗?”柳蔚再问了一遍。

    付子辰想都没想,说:“会。”

    柳蔚:“……”

    付子辰盯着她:“名分都没有,孩子算什么?”

    柳蔚明白了,她摸摸下巴,开始思考:“也就是说,容棱是想我给他一个名分?他怕我生了孩子不认他?”

    付子辰沉默,主要是他没听说过女子要给男子名分的,男子还怕女子生了孩子不认账的,一般这种情况,好像都是掉转身份的,付子辰的思想里,男尊女卑,自古如是。

    “大概,你太野了,让人不放心。”付子辰说着,又觉得这句话不对,一般太野,应该是形容常驻青楼的花花公子的,柳蔚,也不太合适。

    这一刻,应该是付子辰有生之年,第一次对容棱抱有同情的心理。

    付子辰开始正视,自己以前对那人一面倒的迫害者身份认知,是不是太武断了。

    柳蔚回到房间睡下,睡得还算好,早上,是被门闩的响动声惊醒的。

    起来就看到容棱在换衣服,应该是刚回来,正打算睡。

    柳蔚坐起来,对男人伸伸手。

    容棱放下衣裳,走过来,坐到床边。

    柳蔚跪坐在他背后,伸手给他捏捏肩,说:“忙坏了吧?”

    容棱几乎是立刻就按住她的手,冷酷的起身,对着她面无表情的道:“不用来这套,婚时已定。”

    柳蔚眨巴眼睛,委屈的说:“就是心疼你,给你捏捏肩,你别紧张。”

    容棱铁面无情,没听信谗言,自己去换了衣服,洗漱干净,回来就躺床上,不给柳蔚一丝阿谀奉承的机会。

    柳蔚黏过去,贴在他背上,下巴抵住他硬硬的肩胛,在他耳边说:“容棱,我很喜欢你,特别喜欢。”

    男人不发一言,头都没回。

    柳蔚就把手伸过去,拨动他的耳垂,在那小小的肉圆上摆弄不停:“你听到我说的了吗,我很喜欢你,心上人那种喜欢。”

    男人还是没反应,同时闭着眼睛,拧紧眉头。

    柳蔚看前言铺排得差不多了,就含糊着摇他,一晃一晃的打商量:“不管成不成亲,我对你的心意都不会变,小黎是你的孩子,小夜也是你的孩子,一个名分,其实没那么……”

    “哗啦”一声,容棱回过身来,鹰隼般的视线,扎在柳蔚脸上,锐利得像要将她扎出一个窟窿。

    自认为自己说的挺好的柳蔚,有点瑟缩了,抿紧唇瓣,小心翼翼的瞧他。

    男人坐起来,高大的身形,这一刻极具压迫性,他看着床榻内侧的女人,冷肃的开口:“孩子出生后,你要如何同他说?如何解释你我的称呼?小黎如何看待我?外人如何看待你?这些你想过吗?”

    柳蔚被他严肃的样子弄得气弱,低埋着头,绞着手指:“就和现在一样,也……也没什么不好……”

    “不好。”容棱逼近她:“我想光明正大一些,让我们的孩子有父有母,让世人知晓,你柳蔚,是我容棱的妻子,是与我一生一世,相伴到老的人。”

    柳蔚哑然的瞧着他,对上男人的视线,对上他眼底灼热的执意。

    有的人对名分不计较,认为在一起,舒服最重要,有的人却认为,名分的重量,不止是称呼上的改变,而是确确实实,真真切切的对内对外,所有层面上的心灵交合。

    婚姻不是枷锁,不是为二人的将来套上一个合法的外罩,而是寓意着两人都准备好了,准备好生死与共,准备好白头到老,准备好儿孙满堂,准备好经营一个独立的家。

    容棱不是对成亲执念,他是对柳蔚执念,他不是想用婚姻去束缚她,让她无处可逃,他只是想,更明确的对待他们的未来,他们的孩子,他们的一生一世。

    如他所言,光明正大。

    大概因为她的不理解,容棱的表情很差,柳蔚也不敢惹他,只能老实的点头,乖乖的说:“有道理,有道理,那我去准备明日的合卺酒,我不能喝真酒。”

    说完,赶紧下了床,抓着外衣就出屋,关门时还不敢使劲,小心翼翼的阖上,蹑手蹑脚的下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