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0章 就这么想媳妇?矫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10章 就这么想媳妇?矫情!

    那时已是方若竹离开青州几日后,探子带回的消息是,官道方圆百里,未有人见过大理寺少卿车马。

    方若竹没回京,这是权王下意识的想法。

    可青州比邻京都,接连两江,从近郊出去,不是走官道上京,就只能从码头走水路去江南。

    既然出城入了山,那不是回京,又能去哪儿?

    权王一时好奇,当时纪夏秋离开青州,他心里不痛快,更是咬住了方若竹不放。

    可再查之下,却发现了古怪之处。

    这方若竹没走官道,竟走的山路,且还路经好几处山匪野寨,直往庆州而去。

    庆州比邻同州,位处西北,西北素来荒芜,胡人与蛮人居多,不是官员子弟爱去的地方,这贸贸然的跑到庆州去,什么意思?

    胡人蛮人是西境而来的种族,一开始,庆州以西,都不是青云国的土地,直到先帝在位时期,胡夷来犯,先帝敕镇北公率军征战西境,历经五年有余,终将胡人打出关外,且将庆州同州,收入青云国土。

    同州庆州像单独隔开的世界,当庭除了外交世家吕家于此定居多年,这里通常,是见不着京都官员的。

    方若竹带着两个姑娘,却偏偏绕道去了混乱不堪,受人非议的地界儿,权王怎能不在意。

    再监视下去,他却发现,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在还未抵达庆州内境时,方若竹病了。

    而这一病,就让权王发现了端倪。

    方若竹是被挟持的。

    不是他要去庆州,而是有人,要将他带去庆州。

    再深查与方若竹同行的其他人,貌合神离的下仆,不可一世的侍卫,这些人,个个都透着京人的气度,那眼高于顶的样子,还有那仔仔细细,故作姿态的行兵步伐,无一不可看出,他们是宫兵。

    宫中的兵士,都是由兵部与镇格门直接管辖,兵部如今还在太子手上,镇格门却是容棱的老地盘,难道是太子挟持方若竹?

    可图什么?

    方家职位不过管辖大理寺,大理寺不属三司六部,在时政上影响很小,别说方若竹这个少卿,就是他爹正卿,也没什么让太子贪图的东西。

    这件事权王并未声张,养蛇人与付家之事,耗尽他的心力,他的大部分心思,还是搁在巫族身上。

    直到两日前,他又收到消息,这方若竹不见了。

    庆州与青州并不接连,两地若要通信,非常困难,权王的探子将信送到时,实际上距离方若竹、方若彤、李茵无故失踪,已经过去五天有余,他们为何失踪,是被人搭救,还是卷入了其他势力?不得而知。

    这件事在权王心里绕了两日,偏偏这两日付家之事正待解决,他分身乏术,再是好奇,也只能先按下一旁。

    而没想到,就在昨夜,却有意外收获。

    昨晚他在后半夜抵达军营,那养蛇人在,他并不好直接露面,因此没有同容棱冷意他们前往事发地点。

    他直接见的冷意,了解情况。

    而就在路经营区时,他看到了个披着轻裳,似是半夜惊醒,而出营查探的清隽男子。

    这不就是方若竹?

    没成想失踪数日的人,竟跑到他眼皮底下。

    权王在与容棱冷意谈完正事后,拉着冷意到旁,问了详情。

    这才知晓,方若竹竟是同秦徘一道,找来驻兵大营的。

    还是来求助?

    昨夜忙了一夜,今晨三人都很疲惫,冷意安排了营帐,说让他们暂且休息,容棱不答应,非要城门一开就回城,也不知道图什么,不就一日半日的,就这么想媳妇?矫情!

    权王留下了,但他并无睡意,因此还在主营翻看文书,冷意则被副将叫走,好像是为了昨夜军中细作之事,而就在此时,营帘开了。

    权王一开始还以为是冷意回来了,一回头,却发现是方若竹与秦徘,他笑了一声,长辈的身份,让他只是坐在那里,便透着一股不怒自威。

    ……

    “坐吧。”瞧着两个还杵得笔直的年轻人,权王指了指下首的椅子。

    方若竹看向秦徘,眉头拧出一个结。

    秦徘倒是心念一转,便想到昨夜军中忙耽的那事,或许就是与权王有关,兵将不是还提到容将军吗?容棱与权王,这两人可是亲叔侄。

    方若竹不通人情,秦徘却明于此道,他沉吟一声,道了句见过王爷,从善如流的落了座。

    这里是驻兵军的主营,主人家不在,三个外人不管说话还是做事,都透着尴尬。

    不过权王脸皮厚,比两个年轻人自然放得开,加之他是长辈,话头自然他先起:“你二人怎会在此?”

    这问题问得相当简单粗暴,也正正好的,问到了人家最不愿回答的地方。

    方若竹直接没吭声,对他而言,权王是个枭王,正统世家对这样拥兵自重的藩王,都没有好感。

    秦徘倒是比方若竹懂事,可该闭口不言的东西,也是咬死了不会露出一个字。

    “前些日子京中有新令,正是与来年大举有关,父亲被内阁评为新举正管,为考察外地学子学识,秦府自三月前便开始招贤纳才,欲选出十人师者,为大举效力,青州地处两江之内,山明水秀。人才济济,父亲年迈不便,便敕我离京招才,来了这青州之地,自然,就没有不拜访拜访冷元帅的道理。”

    权王安静的听着他胡言乱语,而后,将手中文书一放,一拍桌子:“你仗着长大了,本王揍不动你了,开始放肆了?”

    秦徘被噎得没办法,气弱了许多:“晚辈的确是受家父之托,前来青州选才,当然,也有私心,冷意将军年龄适中,小妹秦紫,也正到适婚之龄……”

    “放屁。”权王毫不客气的喷他:“你当本王不在京都,便不了解京都时事?你那妹子,不是往太子府走得近吗?我听说,过两个月就要过门?这会儿又开始相看人家冷意了?”

    秦徘心中一凛,他倒是没想到,自己家中女眷的琐事,权王竟都知晓,看来,权王谋逆之说果然不假,此人在京中各个官员府邸,怕是都搁了不少内应。

    秦徘索性不说了,低头,开始盼着冷意赶紧过来。

    权王瞪了他一会儿,眼睛一转,又看向方若竹:“你呢?别说来选才来给你家妹子看相公的,选一个新鲜的说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