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1章 柳蔚的婚前准备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11章 柳蔚的婚前准备嘤……

    权王此时此刻的眼神过于狭促,语调,也过于挑衅,方若竹面色轻沉,有些恼火。

    秦徘明白好友的脾性,轻轻从后扯了扯方若竹的衣摆,示意他不可莽撞。

    秦徘的意思,显然是不愿同这位边庶佞王发生正面的冲突,方若竹哪怕早已憋了满肚子火气,也知晓大局为重,深吸一口气,终究缓口道:“小妹鲁莽,日前因挚友受难,孤身离家,晚辈得府中长辈敕令,来青接回,途中,遇了秦家世兄,便相约同行。”

    这话说得倒不是假的,只是隐瞒后续,不愿明谈。

    方若竹是君子,君子素不爱诳言,权王看他目光冷淡,却警惕心十足,不禁说了句实在话:“京中大事不定,方家、秦家也需站位,你们不愿同本王多说,本王本不应勉强,只是现如今青州出了大事,事出紧急,又牵连甚广,你二人又恰好在青州境地游走,实在不能不让人多想。”

    秦徘听出了味道,顺势便问一句:“王爷所言之大事?不知……”

    权王冷笑一声:“黄毛小儿,不同本王说实话,还想从本王口里套话,又皮痒了?”

    秦徘和笑一下:“王爷不说便算了,虽不知青州出了何事,但晚辈二人之事,应当同王爷那事,不是一家的。”

    秦徘这是表明立场,证实自己没有同权王作对的打算。

    权王没做声,审视的将他看了一圈儿,又看看旁边的方若竹。

    秦徘碰了碰方若竹,示意他也说两句。

    方若竹却不太想说,他这人心气高,向来受不得人睥睨,权王看他们的目光太过高高在上,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秦徘无法,无奈之下,只好对权王又笑了笑。

    权王倒是不计较这小辈的牛脾气,跟他爹一样,干倔头,端得一幅刚正不阿的架子,惯会装模作样。

    从这二人口中套不到话,权王也并不急躁。

    此二人若真想从青州驻兵营寻求帮助,那到时他从冷意口中,总能知晓实情,冷意这小子他倒是看得顺眼,大概因为是新帅,做事灵活,有勇有谋,比那些老一辈的大将更懂得变通,他很欣赏。

    冷意是在两刻钟后进来的,此时权王已经不在了,他进来时,就看到秦徘与方若竹并肩坐着,正在说些什么。

    “二位久等了。”冷意跨步进营,一撩摆袍,落坐上首,又看看左右,问:“权王呢?”

    秦徘没做声,端起茶杯啄了一口。

    方若竹则看向别处,同样没有回答。

    还是门口的守兵,插口道:“回元帅,那位王爷回营了,说是困倦一夜,要歇上一会儿。”

    冷意点点头,挥手将小兵亲兵谴下去。

    待营中没了闲杂人等,冷意才看着秦徘二人道:“权王虽凶名在外,但到底是皇上的兄弟,他只要一日未提兵谋反,一日就还是驻地藩王,该受将官尊崇,这个道理,二人应当是明了的?”

    这是要先说清楚,权王在他营帐内,并不是说,他已经依附权王,要跟着对方谋逆,而是这家伙既然来了,他一个小小州将,自当尽地主之谊,这里头,是绝没有什么见不得人勾当的。

    秦徘也不知信不信冷意这话,只是笑笑。

    倒是方若竹嗤了一声,音量不大,但在这安静的营内,却格外刺耳。

    冷意说这一句,本就是避个嫌,也没有要讨好秦家方家的意思,听方若竹这么不客气的鼻音,冷意就有些不开心了,脸冷了几分,换了个话题:“二位昨日所言,有事求助本帅,今日得空,不若详谈。”

    秦徘正要开口,方若竹却突然逼问:“我们若说了,冷元帅真能相救吗?”

    冷意拧起眉,头一回见求人的,比被求的人脾气还大。

    冷意也不假辞色:“那就看事关大小,我这驻兵营地小人稀,太大的事,自是做不了主。”

    “事情大,但所求却小。”秦徘怕方若竹又瞎说话得罪人,赶在他前头,接了冷意的话茬:“事实上,这回来青,在下二人,的确与京中一位大人物出了些误会,若能得元帅相助,在下二人自是感激不尽,可若元帅顾念那大人物身份,我二人,即刻离去,便也是了。”

    “但说无妨。”冷意摆摆手,让他详言,同时心里猜测,京中大人物,秦家方家还不够大吗?还能是什么大人物?

    可随着秦徘慢慢道来,冷意听出了里头味道,还真讶异了。

    大人物,大人物,这人还的确是秦家方家比不上的大。

    主营的茶水,续了又续,足过了两个时辰,帘子才开,秦徘方若竹相携而出,抵到门口时,又回身对冷意颔了颔首。

    冷意这回没有托大,也对二人行了小礼,目送二人离开。

    人一走,冷意转身回营,对随行军官道:“去看看权王醒了没,若醒了,快快请来!”

    ……

    褐酒,是用江梅汁兑的甜汤,混合而成再摇晃伴水,看着就跟褐酒有几分相似。

    柳蔚在厨房,一边用酒提搅着圆壶里的水液,一边在心里,漫不经心的想着明日的婚事。

    毕竟要嫁人了,她心情难免有点起伏。

    仓促之下的婚事,除了一个名分,当真是什么都没有。

    柳蔚又抿了抿那酒提上的汁水,味道甜甜酸酸,蛮好喝的。

    她盛了一盏,索性自己拿来下下嘴。

    小黎睡醒下楼,就看到厨房里的娘亲,他咂咂小嘴,扑腾得走过来,伸手一抱,就抱住娘亲的腰,把脸埋进娘亲胖胖的肚子上。

    柳蔚手上湿哒哒的,有点不耐烦:“撒什么娇,过去点,脏呢。”

    小黎仰着脑袋,噙着半梦半醒的眼睛,笑嘻嘻的说:“爹,我不怕脏。”

    柳蔚拧着眉头:“谁说我脏,我是说你脏,洗脸刷牙了吗?乱蹭什么?”

    小黎被嫌弃了,撅着嘴松开娘亲的腰,站远一点,又好奇的看案台上的水液,问:“爹,你在做什么?”

    “造假酒。”柳蔚说着,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将酒提放进大壶里,转过头,认真的问儿子:“你知道明日是什么日子吗?”

    小黎愣了一下,抓抓脑袋,然后仰着头说:“知道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