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2章 成亲因为要生小弟弟,小妹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12章 成亲因为要生小弟弟,小妹妹?

    柳蔚眼睛不禁一眯:“你知道?那你说什么日子?”

    小家伙脱口而出:“初八啊。”

    柳蔚瞪他一眼:“没问你这个,是说,你知晓明日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特别的日子?”小家伙掰起手指,数了数:“不是我的生辰,不是爹的生辰,不是珍珠的生辰,也不是年节日,爹,怎么看明日都只是个普通的初八,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柳蔚沉默了一下,顺势坐到厨房的长凳上,又拍拍旁边,让儿子来坐。

    小黎爬上去坐好,乖乖的样子。

    “明日,是个特别的日子。”她说。

    小黎望着娘亲,等她继续说下去。

    柳蔚被小孩目不转睛的盯着,觉得有些尴尬,要成亲的是容棱,怎么跟儿子解释的,变成她了?

    并且,这种问题要怎么解释?

    思忖一下,她决定晓以大义一番:“小黎,你知道再婚吗?”

    小黎不知道,懵懂的孩童甚至听都没听过这个词,他傻傻的抓头,不知道直说自己不知道,会不会让娘亲觉得他学习不好。

    “我好像听过。”小黎觉得装模作样一把,会让自己显得很有学问。

    这下柳蔚倒愣了:“你听过,哪里听的?”

    小黎编不出来了,含糊其辞:“就,有个地方,听过。”

    柳蔚挑眉的看他,觉得儿子很可疑。

    小黎忙催促她:“爹你说再婚,再婚怎么了?”

    柳蔚收拢心神,在心里措辞一番后,摸摸儿子的头,道:“女子若下堂,可寡过度日,可再婚嫁娶,这再婚,便是二婚的意思。”

    小黎更听不懂了,对一个五岁的小孩解释二婚的含义,绝对在题型还是题面来看,都是超纲的,头婚是什么,都不见得知道。

    但小黎装作一副很懂的样子,一脸睿智:“我明白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明白,但儿子突然这么一点就透,还是让柳蔚有点不适应。

    “你爹,你知道你爹吧?”柳蔚问。

    小黎伸手,圆胖的指头,笔直的对准柳蔚的脸。

    柳蔚抓住那根手指,摇头:“不是说我,是你另一个爹,亲爹。”

    小黎当即哼了声,冷声道:“他不是好人,是坏蛋,大坏蛋,若见了他,就要砍其手脚,杀其性命,毁其内脏,灭其魂魄,让其灰飞烟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柳蔚傻傻的听着儿子一番豪言壮语,心里为容棱捏了一把冷汗,赶紧又拍拍儿子的头,干笑:“这些,是谁教你的?”

    “付叔叔。”小黎脱口而出,又道:“爹你也说过,付叔叔说,我的亲爹不是好人,他始乱终弃,强抢民女,是个无耻之徒,该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爹你就说,那人的确不是好人,除了长得还不错,有点钱银,其他一无是处,然后你又说,反正你一辈子都不会遇到他了,所以他是死是活,咱们都无所谓。”

    柳蔚额角微妙的步出一行薄汗,她结结巴巴:“我……这,这么说过吗?你是不是记错了?”

    小黎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没有记错,我的记性可好了。”

    柳蔚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几年以前,这么形容容棱的吗?她怎么不记得了?

    不过若是真的有过这么一茬,便更要将话头咬死在二婚上头了,若是知晓容棱就是他的生父,小黎还不知要如何反应。

    还有容棱,决计不能让容棱知晓她以前是这么说的……

    “容叔叔。”清脆的童音,带着欢欣,飘荡在寂静的厨房上空。

    柳蔚背脊猛地一僵,她机械的扭过头,一双清亮的眼睛,麻木的看向厨房门扉方向。

    那逆着光,不知站了多久的翩翩男子。

    柳蔚心中无数根紧绷的神经线,啪的一声,断了个乱七八糟。

    “你,你……”柳蔚声音都变调了,字音透过喉咙,发出古怪尖节,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后面的话。

    小黎好奇的看了娘亲一眼,又跳下凳子,跑到门口,扑到容棱怀中:“容叔叔,你回来了,昨夜我去房中找你,要给你看我抄的《方才志文》,爹说你不回来睡。”

    “嗯。”将只到自己腰身的小孩抱起来,男人一双曜黑的眸瞳,直盯着厨内,那坐在长凳上一动不动,满脸紧张的女子,问道:“在做什么?”

    柳蔚几乎是立刻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抓着案几上那满壶的梅汁道:“做酒,明,明日用的。”

    容棱跨步走进去,靠近了,看到那圆壶里,的确盛满了褐色汁水。

    柳蔚一脸“我没骗你吧”的表情,偷偷摸了摸额角的细汗。

    “小黎,方才同你爹在说什么?”

    刚刚止住了的汗,又流了下来,柳蔚想阻止,儿子却已脆生生的回答:“爹说再婚之事,她说再婚就是女子下堂,可寡过度日,可再婚嫁娶的再婚。”

    容棱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蕴含深意的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子:“哦,那么,谁下过堂,谁又要再婚?”

    小黎摇摇头,软糯的说:“爹没讲到呢。”然后小黎就望向娘亲:“爹,谁下过堂,谁要再婚?”

    被一大一小两双眼睛遏制,又被他们以同样的问题询问,柳蔚寒毛都竖起来了,她开始思考,要如何解释,才能让这两人,都不将她生吞活剥。

    厨房内的空气十分寂静,柳蔚想了很久,才在即将窒息的气氛中,豁出去似的,指指自己的鼻尖,对儿子道:“我。”

    小黎傻傻的看着娘亲。

    容棱周身的气息,瞬间变得尖锐暗黑。

    柳蔚咽了口唾沫,眼睛都不敢看他,只盯着儿子,认真道:“明日,爹要成亲,你懂吗?”

    小黎怎么可能懂?他思忖了很久,按照自己一贯的逻辑,试探性的问:“爹要,娶媳妇?”

    “算是吧。”柳蔚含糊答应。

    “不是。”容棱打断柳蔚的话,同时瞪柳蔚一眼,看向儿子道:“她要嫁人。”

    小黎迷迷糊糊地,一会儿看看娘亲,一会儿看看容叔叔,然后又盯着娘亲的肚子:“因为要生小弟弟,小妹妹,所以要成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