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3章 告诉所有人,柳蔚女扮男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13章 告诉所有人,柳蔚女扮男装?

    没想到儿子还懂得这个,柳蔚挺意外的,说道:“差不多吧。”

    “并不是。”容棱再次反驳道:“成亲,乃是一男一女,真情相爱,并非全因子嗣的左右。”

    小黎伸出小短手,拿圆鼓鼓的指腹学着长者,摩挲了下自己的下巴,片刻后,一脸深思的问道:“那爹要同谁成亲?”

    柳蔚手指一指,指向容棱。

    “容叔叔?”这下小黎就意外了,他鼓着眼睛问道:“容叔叔要和我爹成亲?”

    容棱看着小黎,像是为了掩饰面上的紧张,他表情很严肃,比督促小黎抄书时更严肃:“你不愿?”

    小黎张张嘴,含糊的说:“容叔叔为何要娶爹爹?”

    “因为相爱。”容棱说道。

    柳蔚脸瞬间红的一涨:“你别跟小孩子说这些,他又听不懂。”

    小孩子一听顿时来劲了:“我听得懂,我可有学问了!”就算没有,也要装作有:“相爱嘛,我知道的,我当然知道。”

    容棱看儿子这小劲儿,笑了声问道:“你知道什么?”

    “就,相爱啊。”小家伙鼓着腮帮子,梗着脖子说:“相爱就要成亲,大家都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你可同意了?”

    同意?同意什么?

    小黎想问,但是在娘亲与容叔叔两双灼灼的目光注视下,他又问不出口,只能硬着头皮道:“当然同意,大家都同意,我为什么不同意!”

    柳蔚有些哭笑不得了,伸手一戳儿子的脑门:“什么你就瞎同意,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

    “当,当然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小黎说着,又认真地看着容叔叔,特别强调的说:“我真的知道,特别特别知道!”

    柳蔚不知说小黎什么好。

    容棱却摸摸小孩的脑门,觉得这孩子这么傻,也不知随了谁:“那往后,你便得换个称呼。”

    “换称呼?”

    “唤我做爹,唤她做娘。”

    柳蔚立即看向容棱,凝起眉头。

    小黎则立刻摇头,怎么也不答应:“容叔叔是容叔叔,不是爹。爹是爹,不是娘。”

    说完,小家伙还凑了过去,附在容棱的耳边小声道:“不可以叫娘亲为娘亲,不然娘亲要打断我的腿,要叫爹,一定要这么叫的。”那深以为意的小模样,明显是以前在称呼上,吃过大亏的。

    容棱蹙了蹙眉,显然还想争辩,可是又怕太急了儿子消化不了这么多的问题,成人关系,到底复杂。

    柳蔚顺势一捞,将小黎从容棱的怀中抱了出来,放下地,拍着儿子的背道:“乖,去洗脸刷牙,一大早脏兮兮的不爱干净,用盐水洗。”

    小黎被驱赶出去,柳蔚就严肃的盯着容棱道:“有些事不急于一时,称呼上的改变,以后慢慢来,他还小,大了再解释也……”

    “二婚?”容棱冷不丁的打断柳蔚的话,沉凝的表情,满眼都是山雨欲来的风暴,问道:“除了长得还不错,有点钱银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咳。”柳蔚咳了一下,整个人都僵了,说:“我真不记得我曾经说过那些话了,我怀疑是那小子编的,小黎撒起谎来从来都是一套一套的,花样多着呢,你别让他骗了。”

    “终归一辈子都不会遇到,是死是活,都无所谓?”

    “我那时候并不认识你,你听我解释……”

    “始乱终弃,强抢民女,是个无耻之徒,该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是付子辰说的,不是我说的……”冤有头,债有主!

    柳蔚都要哭了,而在她哭出声之前,只看到容棱那一刻比一刻冷戾的脸,还有眸中,那蕴含着滔天红意,澎湃汹涌的火光。

    ……

    如果说一开始,这仓促的婚事只是全了一个名分,一个两情相悦的意义,一个心理上的归属感和安慰,那当容棱离开驿站两个时辰,再回来时,带回套裙褂红服,八抬大轿,事情,就开始变得极其微妙了。

    柳蔚木然的站在门口,盯着驿馆后院被安置妥当的大红花轿,再看看那套摆在正盘里,精细良美,规格整洁的新娘红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容棱亲自检查好一应物件,待确定完毕,付了送货小童一笔可观的打赏后,回头,对柳蔚道:“是正婚花轿,正婚红袍,不是再婚所配。”

    柳蔚脸上的表情,终于崩裂了,她红着眼睛抓住容棱的手,咬牙切齿:“你让我明日穿这个?坐这玩意儿?你仿佛在刻意逗我笑?”

    容棱面容轻和,覆掌拍拍她的手背,柔声道:“喜娘明日会到,梳妆打扮,自有人相佐。”

    柳蔚都要疯了。

    她深吸一口,见男人竟不是开玩笑的,忙软了音调,合言哀求:“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背后说你坏话,也不该给儿子灌输你大奸大恶的思想,饶了我吧,就这一次,饶了我吧。”

    可容棱显然是打定主意,没有一丝情面可讲。

    ……

    付子辰傍晚回来时,心里还想着付家那点破事儿,却一入大堂,就瞧见里面挂红挂绿,竟满堂都缀着大喜球。

    他愣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走错门后,就去问正在挂喜绸的下仆:“这是在做什么?”

    下仆回头道:“是二楼的王爷,他说明个儿有喜事,要迎亲,吩咐要将大堂装扮一新。”

    付子辰噎了一下,容棱竟如此光明正大的在厅堂摆喜?这是要告诉所有人,柳蔚女扮男装吗?

    他皱了皱眉,赶紧迈步上了二楼,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推开房门,正要问罪,却见房中只有柳蔚一人。

    容棱并不在。

    “三王爷呢?”付子辰没好气的问道。

    柳蔚幽怨的转过头,那双期期艾艾的眸子,看着来人,说:“他去买鞭炮和枣子花生了,说吉时放炮是规矩礼节,枣子花生寓意早生贵子……”

    付子辰掩饰住满腔幸灾乐祸的表情,看她这会儿怪可怜的,上前,摸摸狗头:“现在逃婚还来得及,要我给你安排快马吗?”

    “你或许可以先去死一死。”柳蔚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