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5章 柳蔚坐在大红花轿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15章 柳蔚坐在大红花轿内……

    冷意这话刚说完,那头方若竹已拧眉拒绝:“不成。”

    冷意一愣,下意识看向方若竹。

    方若竹没有过多的解释,只道:“劳冷元帅借兵护送,抵京后,自当重谢!”

    “可是……”冷意明显的有迟疑。

    皇后的人,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在三王爷车驾面前晃荡。

    镇格门都尉什么身份?慧眼如炬,敏思聪达!真见了三王爷的车驾从官道堂而皇之的过去,那些人怕是不但不敢上前勘察,还要尽力躲藏,以防在这煞星面前露出狐狸尾巴,明明是面遮天蔽日的大旗,拉上就能一帆风顺,为何偏偏却要拒绝?

    冷意想了一下,就想到了七王与三王似乎传言不合的事。

    可是,借三王爷的名头,是权王提出的。

    权王既然敢说,必然是能说服三王爷护送二人,那人家三王爷都不介意了,你们还瞎矫情什么?

    冷意有点不乐意了,也不看方若竹了,只看向秦徘,在冷意看来,如丝如竹的方大人清亮高洁,孤傲自持,他沟通不起,还不如同大局为重的秦大人说。

    秦徘倒是没想到对方会提到容棱,外界三王七王不合流言,的确很多,但秦徘与容溯关系笃定,却知上回离京而归后,容溯与容棱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证据就是,他曾亲眼目睹二人在七王府小阁和谈。

    当时他还以为这二人是打算联手,抵抗太子,还特地问过容溯一次,容溯却回,没什么联手,只是他那三皇兄着实不要脸,挟恩以报。

    挟恩?容棱对容溯有恩?

    他又追问一下,容溯却不说了。

    但从言辞态度而看,容溯对容棱,似乎并没有更早以前的那种排斥了,两人,应该算是能说得上话的关系了。

    若是三王爷愿意借出名头,他与方若竹应当可以平安归京,如此想来,他就看向方若竹,想劝两句。

    方若竹却像猜到秦徘想说什么似的,板着脸道:“不食此人恩惠。”

    额,这话就严重了。

    秦徘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冷意也有些烦躁。

    倒是权王,嗤笑着撇嘴:“你言中‘此人’,说的不是容棱吧?”

    方若竹没吭声,却满脸坚毅。

    权王哼了声,站起身来:“既有人不识抬举,那本王也懒得多管这个闲事,随你们罢了。”

    话落,已出了营帐。

    冷意深吸口气,对着秦徘又劝了一次:“若有三王爷相助,此事事半功倍,秦大人应当明了。”

    秦徘看了方若竹一眼,才对冷意道:“烦劳元帅稍等,我与若竹有些话要说。”

    冷意也不矫情,起身,就大步出了帐子,将营内留给二人。

    待人都走了,秦徘才问方若竹:“你这是做什么,就是不顾自己,也得顾顾茵儿与若彤,有更安生的法子,何乐而不为。”

    方若竹的眉头都拧成死结了:“我知此事是我任性,但我有我的用意,你不要多问。”

    因为方若竹这不明所以的坚持,秦徘无法,只好同冷意说,由兵护送。

    冷意是个爽快人,都答应要送人家回京了,就算人家屁事多,他也没有食言而肥,当即就去安排人马,只是从他远行的步调看来,却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不乐意。

    既然要走,自然事不宜迟,人是当晚就安排好的,定的第二日一早就走,冷意亲自护送一截,到城关再回。

    李茵与方若彤被安置在另一辆车内,为了掩人耳目,两人都做男装打扮。

    李茵有些嫌弃身上的粗布衣服,一直拉扯,却被方若彤按住手背:“你这模样,不是告诉人家,你有异样吗?”

    “可是真的难受。”李茵掀起袖子,让她看自己的手臂:“都发红了,我不能穿这种便宜衣裳,穿了就要起疹子。”

    方若彤吐了口气,拿出清凉的香液给她敷手,嘴里叮咛:“一会儿就要出城关了,千万仔细些,不能露出马脚。”

    正说着,耳边突然听到鼓吹唢呐声,李茵喜热闹,当即掀开车帘,就看到远处一队行亲队伍正往他们这边来。

    “有人娶亲。”李茵说了一声,眼睛就盯着那大红花轿不放:“竟是九台之轿,好大的胆子,世人娶亲只用八台,九台乃皇族至亲才有的权利,这是哪家在迎亲,付家吗?”

    在青州,也就只有付家有这等逆天做派了。

    “大概吧。”方若彤不关心这些,她只急忙盖下车帘,叮嘱李茵:“不要随意开帘,让人瞧了去。”

    李茵却不在意:“不是穿了男装,还束了发吗,瞧了也认不出的,不过那轿子为何往城关走,是要外嫁去临县吗?若去的远,为何不坐红马车?”

    通常,远嫁女子,都是出嫁当日,只在城内用轿,出了城就换红车,或是到了码头换红船,这里已经是青州城郊,该是换车才是。

    方若彤顺势瞧了一眼,看那行红的队伍步调,就猜到一二:“这不是远嫁,是绕运,通常若女方非在家乡出阁,与夫家三拜前,便要行红轿,绕当地主城一圈,视为行运,是要让神佛认她这个女子,保佑夫妻和顺。”

    “还有这个说法?”李茵也就看个新鲜,瞧那迎亲队伍走的慢吞吞的,也就不看了,只还对九台花轿耿耿于怀:“九台轿毕竟不合规矩,等回了京,我就禀明兄长,定要将这付家人好好敲打一番。”

    方若彤笑了声:“付家人惹你了?”

    “惹我算什么,惹我相公了,我相公不喜欢付家人,我也就不喜欢,这叫夫唱妇随。”她说得洋洋得意,而后又叹息一声:“也不知我相公如今在做什么,想我没有。”

    柳蔚现在没想李茵,她谁也没想,只是麻木的坐在红彤彤的花轿内,眼睁睁看着行运的队伍,从西城门,一直敲敲打打行到城外,一会儿还要从城外,绕一个大圈,行到东城门,再回到驿馆。

    她今天是卯时起床的,按照容棱制定的路程,等到回驿馆,估计已经是下午未时了,瞧,午膳都备好了,两个食盒,容棱让她在花轿里吃。

    真是,太!体!贴!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