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7章 已成大婚,共卧一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17章 已成大婚,共卧一榻

    驿丞和喜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直到一刻钟后,二楼的房间门被人打开,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在新郎的搀扶下,慢吞吞的走了下来。

    两人下楼,站到正台前。

    对着举案的蜡烛,新娘子问道:“拜完天地,就可以了?”

    新郎道:“拜了天地,还要敬酒。”

    新娘问道:“敬谁?”

    “亲朋好友。”新郎说着,将目光投向宴席上,唯二的两个活人。

    新娘似有所感般的也看过去,透过红纱盖头,看得朦胧,然后,极为轻蔑的嗤笑一声。

    被耻笑的亲朋好友付子辰、柳小黎:“……”

    怀孕的女子本就易困,柳蔚今晨又起得早,还跟着花轿晃晃荡荡了几个时辰,早就疲惫不堪,她现在迫切的想回到自己松软暖和的大床上,因此,倒是希望快些拜堂,好去休息。

    容棱心里其实还有很多计划,敬酒是一环,还有放炮竹,点烟花,晚上还要上喜舫游船河,但女子怀孕辛苦,他不忍柳蔚带着疲意陪他折腾,到底是妥协了,放她暂时休息一会儿。

    三拜之后,喜娘如蒙大赦,领了红封就撒丫子跑了。

    驿丞也立刻吩咐人上了酒菜,容棱则带着柳蔚回了喜房,用秤杆揭了红盖,瞧着盖头下,那束了女装,头挽云髻,眉目舒软的女子,落了一吻,在其眉心。

    柳蔚掀着眼皮看他,懒洋洋的问:“怎么了?”

    容棱看着她的眼睛,手抚着她的颊,今晨卯时起的床,喜娘带了老练的嬷嬷上门上的妆,容棱当时被喜娘隔在了外面,没看到柳蔚上妆后的模样,现在,他总算能看个清清楚楚。

    红云似的粉腮,轻软娇媚的瞳眸,与平日洒脱俊逸,翩翩风度的男装扮相不同,女装的她,柔和了往日的英气,眉眼低垂中,尽显小女儿清态。

    容棱从未见过她这个模样,在柳府时,她脸上贴了半张伤疤,遮盖了半数容貌,现在,才是她真正的样貌,那么好看,那么清美,就连涂了红脂的嘴,都与平日不同。

    容棱着迷似的瞧着她的嘴,到底倾身,在上落了一下。

    他本只打算浅浅一尝,毕竟这人怀了孕,此刻还疲惫不已,但对方却明显比他想象的更为调皮,在他唇贴上后,这人便张嘴,咬住了他的唇。

    容棱沉默的看着她,眼白开始变红。

    柳蔚歪出一丝可恶的笑,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唇肉,又用牙齿轻轻啃噬,然后慵懒的问:“你想……做什么?”

    容棱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将那浅薄的吻加深。

    唇舌交缠的间隙,喘着粗气又将嘴唇上移。

    柳蔚却笑开了,轻轻推了他一下,把半个身子软在他怀里,将脸埋进他的胸膛,说:“事前不知成亲会这么累,我有些吃不消了,你知道,越繁琐的东西,越磨心,坐几个时辰轿子,比让我打一套拳还累,我真的好困。”

    容棱将她搂抱好,垂眸看着她的脸,眼底尽是轻柔:“我陪你睡会儿。”

    柳蔚仰头看着他:“不是还准备了其他东西?我看你这两日都拿着个小册子,上头记了满满两页的东西,都是今日的流程。”

    容棱身子一弯,把她悬空抱起来,在柳蔚轻笑的目光中,将人放到红塌上,让她躺着:“你既累了,便先歇息,那些,迟早会用上。”

    柳蔚笑看着他,不解:“迟早,是什么意思?”

    容棱温声道:“今次仓促,身边也无高堂,终归不算正经完婚,待择日,接了你母亲,再办一场,回到京都,又办一场,总共三场,务必将所有亲朋邀请到列,做得面面俱到,毫无遗漏。”

    柳蔚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声音也跟卡了壳似的:“你要,办三场?”

    容棱理所当然:“这里简陋,委屈你了,自要补办。”

    柳蔚连忙摇头,疯狂摆手:“不不不不不,不委屈,一点不委屈。”

    容棱却蹙眉,一本正经的说道:“今日只算你我确立关系,有向户部立册,为你更姓,入我容家族谱资格,但宴客婚事,自该择日重办。”

    柳蔚急的从床上坐起来,指着满屋的大红喜字和红烛红帘道:“这里一应俱全,什么样式摆饰都有,楼下还有两个亲朋好友,好热闹,哪里还需重办?”

    “到底不是京都,许多东西置办得不好……”

    “挺好的,挺好的,我很满意,二人成婚,重要的是自己的感受,不要走那些官僚主义,不是人家怎么盛大的办,我们也要怎么办,有自己的风格就好,就这一场,定了定了。”

    “终究形式太过普通……”

    “不普通,不普通,很有特点,我最喜欢卯时起身,绕着城郊转几个时辰的圈了,特别有意思,特别好玩!”

    “归京后,行王公婚定,自有一套别样礼仪,会比今日隆重……”

    “不用这么隆重,心意最重要,心意无价,心意无价。”

    “但……”

    两人唇枪舌战半晌,最终,是容棱不愿大喜日子同妻子争执,才压下这口气,缓声说道:“此事,容后再议。”

    柳蔚不敢说什么,但心里却怕死了,唯恐容棱真打算办了又办……光一场就累得要喘不上气,要真上瘾似的办上三场,谁知道她会被折腾成什么样?!

    而就在柳蔚、容棱已成大婚,共卧一榻,浅睡小眠时,青州通往京都的官道,发生了大案。

    按照附近乡县县官所言,就是有一窝靠山悍匪,下山行劫时,正好遇到途经此地的青州驻地军营主帅,主帅携同五百精兵,同那窝近千悍匪发生大斗。

    最终两败俱伤,双方死伤过半,造成官道尸横遍野的巨大惨状。

    这个消息,快速传到青州驻地营。

    守营副将惊住了,立刻召集人马,要前往临县将主帅接回。

    权王因养蛇人还未吐出巫族机密而暂居军营,听到外头动静,自然询问,一问之下,立刻知晓,这恐怕不是什么官匪相斗,而是冷意他们与皇后的人,正面撞上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