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22章 都以为容棱娶不上媳妇,孤独终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22章 都以为容棱娶不上媳妇,孤独终老

    芳鹊非常楞然的问道:“师兄与嫂嫂今日成亲?”话落,她再环视大堂,才发现到处喜气洋洋,满是红绸喜花。

    “表姐今日成亲?”纪槿也被这爆炸性的消息震住了,看看左右,随后激动的站起来:“那怎么成?表姑奶奶还在岭州,表姐成亲,表姑奶奶怎可不在?表姐,表姑奶奶病了,从几月前开始就不记得人,连我也不认识,还总抱着小微叫表姑的名字,我同姐姐就是为了这个跑出来的,表姐,你与我回去看看表姑奶奶吧,老人家已知晓表姐你尚在人间,若能见到表姐,病情必能大好。”

    柳蔚沉默片刻,看着纪槿担忧的脸,缓缓道:“我以后会接外婆到身边,只是现在……”她看了眼容棱,又想到肚子,才说:“怕是分身乏术。”

    接外婆与母亲团聚,这是势在必行的,但他们在青州还有许多事没处理完,这些事,与容棱权王相关较多,柳蔚在不在,其实不太重要,但她不可能单独走,容棱绝不会同意她大着肚子离开他身边。

    但若要同容棱一起,至少也要先将青州这些烂摊子收拾干净,因此一时,的确是动身不了。

    纪槿很着急,眼泪开始往下掉:“家里的大夫说,表姑奶奶这病,叫回光症,是老人家才有的病,是人死前追溯往事的病症,表姑奶奶现在在找表姑姑,再过一阵子,必会找表姐,等到记忆越来越差,身边却谁也找不到,或许就……就会,一,一命呜呼……”

    柳蔚看纪槿真的怕惨了,忙握住其手,温声道:“我会尽快赶去,但在我抵达之前,还请你替我多多照顾她老人家,纪家的人,我都不信,唯独你姐妹二人,我知晓你们对我外婆是真心的。”

    “那当然。”纪槿吸吸鼻子,眼睛周围一圈儿都是红的:“我和姐姐都是表姑奶奶带大的,她比我们的亲奶奶还亲,但是表姐,你要尽快回去啊,我很害怕表姑奶奶她,她会等不到你……”

    柳蔚伸手轻轻拍拍她的后背:“一定,一定很快。”

    纪槿的伤不重,芳鹊自己就是个半桶水,能把人伤到什么份上去?

    柳蔚将纪槿扶回房间歇息。

    容棱则是还留在大堂,只是脸色,非常难看。

    芳鹊听了师兄方才说的一番话,心里也很难受,没有人是天生的孤儿,成为孤儿,不过是因为阖家覆灭,无依无靠罢了。

    咬咬嘴唇,芳鹊将怀中的信递给师兄,脑袋微垂着,呢喃:“嫂嫂一定很想她外祖母,若是我外祖母还在世,我也……”

    容棱看着她。

    芳鹊良久也仰眸看着容棱,想了想,到底说:“师兄答应替我与玉染报仇,没有忘记的,对不对?”

    容棱“嗯”了声,音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淡,但语气,却非常笃定:“不会忘。”

    芳鹊点点头,片刻,又重新振作的道:“师兄先看信,师父必有要事叮嘱师兄,才让我兼程而来。”

    容棱拆开信封,将那只有半页的信纸看了一遍,看到最后,脸色却凝重起来。

    安排纪槿休息后,柳蔚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正好看到容棱也从另一间房出来,想必是也将芳鹊安置了。

    两人在走廊会和,柳蔚眼露疲惫,容棱将她搂住,带回他们的新婚房间。

    房内喜气洋洋,柳蔚看着红塌,红绢,红蜡烛,坐到床上:“今个儿还真是忙碌的一天,你师父说什么了?”

    容棱没有回答,只是将信纸递给她。

    柳蔚拿过信纸看了一遍,脸色也沉了沉:“要我们尽快前往安州上延府?我们?”

    容棱显然也没明白师父的意思,又看天色不早了,便握住柳蔚的手,道:“有事明日再说,先休息。”

    柳蔚点点头,顺着容棱的搀扶,去洗漱,洗漱完毕,慢慢躺到床上。

    第二日,对于任何一对新婚夫妻而言,都是很特别的清晨,在柳蔚、容棱这里,却没有任何感觉。

    两人如常的起身,如常的洗漱,如常的下楼用膳,唯一的异常,也就是餐桌上,多了两个借宿一宿的姑娘。

    付子辰与柳小黎下楼时,看到往日自己坐的席位上,多了两张说熟不熟,说陌生也不是全然陌生的身影,彼此对视一眼,都有些意外。

    柳蔚端起自己的热粥,一边吹着,一边小口小口的吃,间或的抬头,问问两个姑娘家:“昨夜睡得可好?”

    纪槿没有作声,只是点头,面上那薄薄的轻纱,将她五官遮得朦朦胧胧。

    芳鹊则开朗许多,笑眯眯的道:“睡得很好,就是今日便要走了,有些舍不得嫂嫂。”

    柳蔚笑了声:“你家师父,现在安州?”

    芳鹊一愣,随即想到昨日的信中,或许师父提了,便点头:“是在安州,嫂嫂要去吗?师父想必也对嫂嫂好奇极了,要知道,就师兄这脾性,我们都以为他娶不上媳妇,一辈子要孤独终老呢。”

    柳蔚将碗里的清粥晕开,轻声道:“暂时不去,过些日子应当要去。”

    纪槿却在此时开口:“表姐得先去岭州,先去看表姑奶奶。”

    芳鹊当即不乐意了:“我同嫂嫂说话,你谁啊,插什么嘴?”

    纪槿平日温软,但该坚持的地方,也很坚持:“你这人奇奇怪怪的,不知要将我表姐拐到哪里去,居心何在?”

    “嘿,你这人……”芳鹊动气的发火了。

    纪槿却不依不饶,一双金橙橙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柳蔚。

    柳蔚干笑一声,道:“安州与岭州同路,过了两江,途径安州,便是岭州,很是顺路。”

    有了她这句话,两个姑娘才消停下来。

    付子辰不明所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还是决定转移话题,看着柳蔚说:“昨日那弩弓,再给我瞧瞧。”

    柳蔚转头看向容棱,容棱眯着眼盯着付子辰。

    付子辰咳了声:“什么都不射,只是看看!”

    容棱这才不情不愿的将那弩弓拿出来,放在桌上。

    付子辰伸手去拿,可手还未碰到,就被两只白嫩的柔荑挡住。

    纪槿:“这不是我家的千方驽吗?”

    芳鹊:“这不是师父前年做的万里驽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