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23章 一鞭一棒,都絮满了铁血腥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23章 一鞭一棒,都絮满了铁血腥气

    话落,两人便对视起来。

    大概因为昨夜的误会,两人怎么瞧对方都不顺眼,扫了一眼,又齐齐转开。

    芳鹊去拿那弩弓,纪槿也要拿,小小的弩弓被两人一左一右的拉扯着,互不放松。

    “这千方驽乃是族中精通制器的叔伯近两年所造,族中凡领侍的儿郎,每人都有,但这驽,怎会在此?”纪槿仔细辨认着弩弓的结构,发现的确与家中所造相同。

    纪槿越发使劲,想把小弩完完全全拿过来。

    芳鹊却全不松懈,紧紧抓着弩弓另一头道:“我家师父周游列国,前年他老人家游历并国,在一旧货铺子里,淘到一本器工杂记,其中驽制篇里,就有这万里驽,师父一时好奇,自己照着做,做出的成品就是这样,且杂记之中,弩弓的扣环位置,有三枚锁,师父自行更改后,改成了一枚,说这样更简洁轻巧,所以,你手上拿的,就是我师父所造的万里驽,你还不松手?”

    纪槿金灿灿的眼瞳透过轻纱,射出锐利明亮的光:“岭州地势险峻,连连征战,我纪家儿郎为保护族人,素来建有私营,人数不多,但每位兄弟佩带的武器,都是族中制坊亲自打造的,这千方驽,是我亲眼看着族内伯父,一块生铁,一块生铁打出来的,至于你说的锁扣,世人皆知,正驽本就是一枚锁扣,这千方驽本就是依正驽而变,自然也是一枚锁扣。”

    “呵,你在说笑话吧?你哪来的脸说是你家的?刻了你名字了吗?”

    “没刻我家名字,刻了你家名字吗?这分明就是我族中所出!”

    “是我师父所制!”

    “是我家的!”

    “呸,是我家的!”

    眼看两人越吵越厉害,一幅随时要打起来的阵仗,柳蔚连忙放下筷子,把那驽夺走。

    手中失了较量之物,两个姑娘都愣了下,而后齐齐看过来。

    柳蔚把弩弓丢给容棱,屈起手指,敲敲桌子:“先用膳。”

    两个姑娘都没动,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柳蔚吃了一口鸡肉丝,后道:“虽说没想到这弩弓会与你们有关,但天大之事,也给我先用膳,用完了一个一个说。”

    这顿早膳,最终芳鹊与纪槿都没吃好,两人很是赌气。

    等到柳蔚用完膳,将两人叫到房间,分别询问时,两人的语气,还格外愤愤不平。

    纪槿说:“表姐,这真是族中叔伯所制,当时听说要造一种比正驽轻便,连十岁孩童都能单手举起,杀伤力却不逊于正常大驽的弩弓时,族内还为此骚动了一回,这千方驽从制图到改图到铸造,都是由族长亲自督管跟随的,十六叔还参与了制作,刑哥也帮忙打过铁,这千方驽,可是我们族人耗了足足九个月,废了一堆山那么高的生铁才做出来的!”

    芳鹊说:“师兄,你也知晓师父的脾性,他最喜欢捣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器书杂记拿回来后,就放在他房里的书柜上,我那时还好奇,屋里啥时候多了个这么破破烂烂的东西,还险些将它扔了,幸亏师父及时赶到抢了回去,后来他就把那万里驽做出来了,还让我和玉染试过,只是我和玉染都不擅用驽,因此这东西做出来也只是积灰,放在书房两年多,要不是今日瞧见,我都给忘了,可哪里想到,竟还有人冒认是她家的东西,真是不要脸,这破东西,送我都不要,我抢来有什么用?可千真万确,这就是师父做的,不能平白让别人捡了便宜啊!”

    两间客房,两个姑娘都在拼命朝自己的兄姐阐述自己的观点。

    半个时辰后,柳蔚和容棱在走廊会和。

    “你怎么看?”柳蔚摩挲着下巴,问道。

    容棱面上清浅,稍稍沉吟一下,才问:“莫非,二人说的都属实情?”

    柳蔚摇头:“哪有这么巧,一模一样的东西,由两个不同的人前后创造出来?依我看,这弩弓,保不齐真是你师父所制,纪家人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把偷来的东西临摹一番,假装自己所造,这种卑鄙无耻的事,他们怎会干不出来?只是,谁做的暂且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东西怎会传到胡兵手里?”

    是啊,无论是容棱的师父所造,还是纪家人所造,这东西都不可能流传到皇后的手上。

    容棱的师父是个世外高人,远离尘世,自己凭兴趣弄出个玩意儿,放在一边乐呵乐呵就是了,没有与朝中权贵贩卖的可能。

    他老人家又不缺这份钱。

    至于纪家,纪家所有的兵器武器都是用来抵御朝廷的,他们躲着京里的人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将此新型武器,双手奉送到纪家叛徒手中?

    两种可能都说不通。

    ……

    另一边,清冷的地牢里,潮湿的空气,憋得人呼吸困难。

    付鸿达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内衫,他将自己缩卷在地窖最靠里的墙角边,卷成一团,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离他不远的位置,躺着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男子,此人的身份,正是没两日前,还同他称兄道弟,一起笑谈政事,抱负远大的外强盟友。

    可此刻,比起自己的衣不果腹,这位昔日的盟友处境,可比他要惨的多了。

    这里是驻兵军营地的临时地牢,由地窖改造,环境凄凄,同时,军人的审讯方式,也与文官不同,轻则打骂,重则用刑,一鞭一棒,都絮满了铁血腥气,像是要把人的灵魂都打出来一般。

    付鸿达没有挨打,从关进来那夜开始,他就没被提审过,但养蛇人却接连的,日日浑身是血被抬走,又血气更浓的被送回来,今日若是再没大夫给他医治,怕是今夜就要过不去了。

    付鸿达没有多余的好心去关照这个落败的旧友,他只盼望在此人死了后,那些军人会对他手下留情,他可以坦白从宽,把自己知道的一切,知无不言的一一相告,这些皮肉苦,当真不是他一个文人能受得了的。

    酱缸的角落,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付鸿达随意的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一只双眼猩红的獠齿老鼠,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后背汗毛立刻竖了起来,付鸿达更加紧密的把自己往墙角里缩,他其实不怕老鼠,但这里的老鼠却与外面的野鼠不同,这里的老鼠是疯的,沾到人肉就不要命的扑上来咬,非要咬掉你一块皮不可!

    他亲眼看到这些老鼠往养蛇人身上扑,把他的脸和四肢都咬得坑坑洼洼,任凭养蛇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付鸿达害怕,他害怕这些老鼠会发现他,他不想自己的一生,结束在这么一群劣等的畜生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