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24章 生吃活人的饮食习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24章 生吃活人的饮食习惯?

    索性,酱缸旁的那只红眼鼠在判断了一下室内唯二的两个活人,哪个更好食用后,选择了地上躺着,浑身是血的那个。

    付鸿达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恶鼠,往养蛇人拱去,接着,就响起鼠类啃噬人肉那种叽里咕噜的声音。

    “哐当。”

    一阵巨响,是地牢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付鸿达急忙看过去,而那只红眼恶鼠,似乎也因为惧怕外人,而躲在养蛇人身体后面不出来。

    进来的是看守的军官,身上穿着营兵的衣服,他丢了两个馒头,看了付鸿达一眼,又瞧了瞧打从白日开始就没醒过来的养蛇人,下来,伸手往养蛇人鼻息间探了探。

    “命挺大的,还没死。”军官笑哼了声。

    付鸿达紧忙低下脑袋,紧张的握紧双拳。

    那军官没再说什么,离开后,地牢里又恢复了寂静。

    又过了会儿,老鼠啃噬肉类的声音又响起,付鸿达盯着湿烂的地上,那已经脏了一大半的馒头,深吸一口气,还是冲过去,把馒头抓在手里,又回来。

    两个馒头,是他和养蛇人今日一整日的食物,他把自己那个吃了,随后,又把目光定到养蛇人那个馒头上。

    人既然都要活不下去了,还留吃的做什么?还不如成全他这个尚有一线生机的人。

    偷偷窜过去,把另一个馒头也抓起来,迅速躲到墙角,付鸿达正要张口咬,地上,那晕了一天的异域男人,竟动了下。

    这一动,首先惊醒的就是正在吃肉的红眼老鼠,老鼠毕竟是老鼠,丁点动静就怯怯缩缩。

    红眼鼠跑回了酱缸后面的老鼠洞,而养蛇人,也在感受到浑身疼痛时,从地上半坐起来。

    一抬眼,目光就盯向付鸿达,比起他的狼狈,付鸿达现在,简直算是毫发无伤。

    明明是盟友,凭什么吃罪的只是他一个?

    养蛇人深吸口气,眼内的恨意慢慢凝聚,肮脏的脸庞上,布满狰狞,付鸿达被他这么有压迫性的盯着,颤了颤,将手里的馒头往前丢去。

    养蛇人看着那个滚到自己脚边的馒头,似是嘲笑般的咧了咧嘴角,这个完全不能被称之为笑的笑,看得付鸿达更加浑身发抖,他咽了咽唾沫,尽力维持声音的平稳,道:“你的伤太重,先吃些东西,也能多撑一撑。”

    养蛇人没做声,也没拿那个馒头,只是继续盯着他。

    付鸿达很怕这人突然发狂,将死之人,无欲无求,唯一的恶意,也就是带个人,一起下阴曹地府。

    付鸿达不想死,他这么鬼祟的活了大半辈子,刚刚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他绝对不能现在死,他得活,至少得活着离开这该死的驻地军营,回到他的妻子女儿身边,再看她们一眼!

    地牢里很安静,付鸿达心被悬在喉咙口,他眼睛紧紧注视着养蛇人的一举一动,心里在想,如果这人真的冲上来,自己要往哪边跑,怎么跑胜算大一点?

    但他等了很久,养蛇人都没有冲上来,或许是体力太差,根本站不起身,或许是不想浪费精神对付他这个无用之人,养蛇人抓起那个又黑又脏的馒头,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养蛇人吃光了馒头,胃里仍旧感觉空,他的眼睛又看向付鸿达,尖锐的视线,比起地牢里盘踞成窝的红眼鼠,有过之而无不及。

    付鸿达脑中突然蹦出一个荒谬的想法,这人,不会因为没吃饱,打算吃他吧?

    巫族,这个诡谲可怖的民族,或许真的还残存着茹毛饮血,生吃活人的饮食习惯?

    付鸿达一时不敢吭声,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幸亏,养蛇人最终并没有打他的主意,而是趴在地上慢慢挪,一步一步的,挪到了酱缸旁边。

    酱缸后面的老鼠洞里,住着六只老鼠,像是一家子,这几日下来,付鸿达是把六只都认齐了,每只都有猫脑袋那么大,且浑身漆黑,倒长獠牙,看起来阴森又凶悍。

    抓起一只恶鼠,养蛇人几乎看都没看,直接就往嘴里塞。

    付鸿达顿时差点吐出来,却见养蛇人咬断了老鼠的脖子后,竟将它的头,生生嚼烂,咽了下去!

    “呕。”付鸿达终于受不住,趴在墙根,吐了。

    养蛇人却很开心似的,咧嘴呲笑一声,他这一笑,满牙都是血,口舌间,隐隐还能见到老鼠的头颅碎渣,那只红色的眼睛,正死不瞑目的睁着,眼球更是鼓胀得随时都要爆裂一般。

    吃了三只老鼠,养蛇人才像饱了一般,餍足的靠在酱缸旁,眼睛,时不时的往付鸿达身上看。

    付鸿达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这个人太危险了,为了生命安全,他一定要把这人安抚住。

    但他还没想到好的话头起口,养蛇人却突然出声:“它吃我肉,我吃它肉,怎么,你觉得不公平?”

    付鸿达哪敢答应,立马摇头:“怎会不公平,先生天生神勇,能人所不能,付某只有敬仰的份儿,不敢质疑。”

    养蛇人笑了声,或许是因为吃了红眼鼠,付鸿达竟觉得他的眼睛也在逐渐变红。

    “你想吃吗?”养蛇人狞笑的问。

    付鸿达再次拼命摇头:“不敢同先生争食,先生慢用,先生慢用。”

    “你怕?”

    付鸿达摸了摸额头的冷汗,他怕,他怕得要命,和一个生吃活鼠的人共处一室,他怕自己稍一分神,骨头都要被人咬断,吸出骨髓。

    “有什么怕的,我能不能活过今晚都不知晓,你怕我什么?”

    付鸿达心口直跳,急忙道:“先生洪福齐天,必有百神庇佑,长命百岁,再说,您刚食过神鼠,必是精气得丰,延年益寿,付某还仰仗先生带付某脱身,先生怎可说些不吉利之话。”

    “哈哈哈。”养蛇人大笑起来,仰着头。

    笑完之后,也没说什么,有些疲倦的靠着酱缸,没一会儿就眯了眼睛。

    付鸿达却不敢大意,依旧浑身紧绷,一刻也不敢松懈。

    如此过了三刻钟,只听“哐当”一声响,地牢铁质的闸门,突然又被打开。

    这回进来的不是身着兵服的军官,而是三个蒙面人,三人人高马大,虎背熊腰,领头的那个环视了一圈儿地牢环境,又看向唯二的两个活人,重声道:“有人要救你们,跟上吧。”

    付鸿达眼前一亮,半眯着的养蛇人,也瞬间睁开了眼。

    三个神秘的黑衣人,将两个受尽迫害的阶下囚带出了地牢,一出去,付鸿达才看到,地牢外两排镇守的军官,竟一个不漏的趴在地上,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死了。

    带着两个行动不便的人,三名黑衣人走得很慢,直到七拐八拐的出了大营,付鸿达才松了口气,他正要同黑衣人道谢,顺道问清是谁救了他们,却见其中一个黑衣人手持利刃,一刀向他捅过来。

    “噗呲。”肚子那儿传来一声响,付鸿达低头一看,便看到自己灰黑色内衫中央,一块深色,正慢慢晕染散开。

    “你……你们……”付鸿达指着三个黑衣人,视线变得,愈发模糊。

    昏过去前,他听到打斗声,还有养蛇人咬牙切齿,阴鸷冷戾的声音:“娘娘如此过河拆桥,就不怕与我整个巫族为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