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28章 归顺三王爷,已是必行之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28章 归顺三王爷,已是必行之事!

    送走了容棱与柳蔚,付老爷子端坐在正堂,沉默了许久,才与付鸿望提起付鸿达之事。

    看得出老父亲显然并不想搀和此事,付鸿望识趣的提出,自己会全权处理,不劳老人家操心。

    付老爷子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这个一直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的二子,由衷的点头道:“你,很好。”

    付鸿望没有应,只是低垂着头。

    “这掌家权,我打算交托给你。”

    付鸿望一愣,皱了皱眉,抬起头道:“父亲,要这么急吗?”

    以前的当家人是老爷子,后被付鸿达谋篡,如今付鸿晤死了,付鸿达死了,按照顺序,怎么都该付鸿望继承,但如今付府刚逢大变,付鸿望并不觉得现在是更换当家人的最好时机。

    老爷子毕竟积威已深,由他亲自坐镇,显然是要比他这个半路出家的会好上许多。

    而这个道理,老爷子又怎会不知。

    老爷子道:“这掌家权,如今是只能给你,你也莫怪父亲不帮你,族内小事,你可着人去办,你三弟虽不堪大用,又胆小如鼠,但一些杂七杂八的碎事,你尽可使唤他,只是面对阖府大事时,我希望你,能与子辰商量商量。”

    话说到这里,付鸿望是彻底明白了。

    这个掌家权,与其说是给他,不如说是给付子辰,或者说,是给三王爷的一个态度。

    这次之事,牵扯的是实实在在的谋逆造反,此事只要从三王爷口中泄漏半句到京都,他们整个付家全族,怕是都要身首异处。

    他们如今能仰仗的只有三王爷,而付子辰又与三王爷如此亲近。

    付家归顺三王,已是必行之事。

    而为了给出一个诚意,这个当家人的位置,就必须让三王爷满意。

    付鸿望沉默下来,低垂的目光紧盯脚下的灰白地砖,过了许久,才颔首道:“父亲做主便是。”

    付老爷子点头,又道:“大房那边要不要接回来,你也先同子辰商量商量,要我看,他们在别院过得挺好,似也不需搬来搬去的折腾。倒是你的两个女儿,你要赶紧将子青找回来,再派人去一趟子秋那儿,问问她的意思,若她愿回来,家里支持她和离归来,当初你与子辰不睦,正是因为子秋之事,解铃还需系铃人,得解了子辰这个心结才是,你可明白?”

    付鸿望再次点点头,头垂得很低,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老爷子末了还是宽慰了付鸿望两句:“你也莫觉得丢人,不是让你讨好子辰,只是一家人,总不能继续这么针锋相对。还有,子言尚未醒来,这症,还得仰仗柳大人,子寒他们又是在牢里,我听刘家杨家说,刘睢杨泯那两个孩子,在牢里过得有滋有味,以前那些娇气的毛病反而都改好了,但我们家的几个孩子,却饱受排挤,你同子辰说说,若是可以,让他求求情,毕竟都是兄弟,不要伤了和气,能放,就放出来吧。”

    前一件事付鸿望还能开口,后一件事,他却不打算去说。

    “父亲莫非忘了,惩治那群毛孩子的最初原因,是他们险些害死柳大人的亲弟,此事,怕还得让柳大人先消气,子辰贸然求情,不允也就算了,若反被牵连,岂不得不偿失?”

    “那就算了,那就算了。”付老爷子赶紧改口:“都关了这么长时间了,多几日就多几日,再不济,等三王爷走了再放,京里局势不稳,他们是必要回去的,当务之急,还是你要先与子辰打好关系,将以前那些误会清干净,父子没有隔夜仇,可知?”

    付鸿望点头,又与父亲说了些旁事,正要离开,却听外头下人气喘吁吁的来报:“老太爷,二老爷,不,不,不好了,四夫人出事了!”

    “出了何事?”老爷子的语气不好,蹙着眉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付鸿望却想到付鸿达那具尸体,沉声道:“可是给吓着了?派人去请大夫就是!”

    “不是,不是……”下人满脸惊慌,颤颤巍巍的道:“四夫人在我们将四老爷遗体送过去之前,已……已……已上吊自尽了……”

    “什么?”付鸿望霍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急忙往外走。

    付老爷子也愣住了,忙由着阿福搀扶,也跟着过去。

    ……

    司马西刚从付府离开,还未上马车,转头就被付府的下人追上了,说什么四房的夫人自尽了。

    四房的夫人,不就是付鸿达的发妻?

    想必也是知晓此事涉及付鸿达,付府下人才急忙上禀,司马西不敢善专,立刻派人去追前面三王爷的马车,将此事详细告知。

    柳蔚闻言后,只得去而又返。

    回到付府,走到四房院子时,就看到里头已聚满了人,隐约的,还能听到最里头女孩凄厉的哭声。

    看到他们进来,付鸿望立刻出来,为他们引路。

    走过院子,进了房间,已没闲杂人等,付老爷子正满脸铁青的坐在一旁,而内室的床榻上,正躺着一女子,女子身旁,趴着个十来岁大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娃。

    柳蔚没有急着去打扰,先问了付鸿望具体情况。

    付鸿望仔仔细细的将知道的过程都说了,又招来那禀报的下人,详细问了一遍。

    柳蔚先听着还好,听到最后,却愣了下:“在见到四老爷尸体前,已经上吊了?”

    下人连忙点头:“小的叫人将四老爷遗骸停在院外,想着先通禀四夫人,可半晌也没丫鬟迎门,好不容易等到小姐回来,却听子茹小姐大叫一声,我们进去,就看到……看到四夫人已气绝身亡,悬挂在房间中央。”

    柳蔚蹙眉,看了眼那哭得几欲晕厥的小女孩。

    付鸿达与陆氏只有付子茹一个女儿,一直将其视为珍宝,呵护备至,付鸿达失踪,陆氏必然忧心,但为母者,哪怕再是忧心,再是憔悴,也不可能将独女抛下,不管不顾的一心求死。

    况且,付鸿达之前只是失踪,又不是确定已经死了,为什么发妻就要上吊?

    走进内室,柳蔚靠近床榻,去看那具已经没有呼吸,满面惨白的陆氏遗体。

    视线在死者脖子处瞧了片刻,便有了答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