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29章 呈给容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29章 呈给容棱

    陆氏不是自杀。

    接着,柳蔚摸了摸付子茹的脑袋。

    感受到有人碰触自己,付子茹仰起头,看了柳蔚一眼,认出了对方正是上次小桥之上,救自己一命的大哥哥,顿时哭得更加凄厉:“大哥哥,我母亲,我母亲……”

    柳蔚没有作声,只又摸了摸头安慰。

    陆氏是他杀,因脖子上有两道痕迹,一道是绳索印,一道是手指印,从两道痕迹的深浅看,她是先被人以手锁喉,活活掐死,再被挂到房梁上。

    可是,是谁杀了她?

    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院妇人,陆氏唯一引人注目的身份,就是付鸿达的妻子。

    柳蔚又举目,环视了一圈儿房间,房间看似整洁,实则却有许多地方都被翻动过。

    又招了四房伺候的婢女下人来问话,那些下人都说,他们是在一个时辰前被夫人派出去买东西的,夫人说心里不安,明日要去寺庙上香,让他们提前去买些祭礼之物,金猪也要定,还说身边不需人伺候,让他们都去帮忙准备东西。

    柳蔚又问:“你们瞧这屋子里,少了什么吗?”

    下人们东张西望仔细看。

    两个贴身伺候陆氏的丫鬟却一眼就看出了不同:“珠宝匣怎么开了?我今日出门前明明锁好的!”

    “枕头好像也变了,这不是夫人之前用的玉枕,咦,以前的玉枕怎么掉到床底下了?”

    “书柜上的檀香炉和白玉佛像是不是换了位置?”

    丫鬟们一口气说了十几处不同。

    柳蔚又问:“只是变了?可少了东西?”

    丫鬟们仔细检查了一遍,齐齐摇头:“没有,什么都没少,珠宝首饰一样没丢,值钱的东西也都在,就是书柜上的书册,好像少了几本?但奴婢们不识字,不知少的哪几本!”

    柳蔚开始判断。

    付鸿达被害,有人害怕付府藏有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亲自找来,将陆氏谋害,同时拿走了房间里,几本可疑的书册?

    那么也就是说,杀死付鸿达的,的确也是杀死陆氏的凶手?

    不对,付鸿达死于凶蛊,且死状可怖。

    陆氏却分明只是被锁喉掐死,其后虽然被挂上房梁,佯装上吊,但杀人手法实在不高明。

    ……

    “什么,四哥同四嫂,都,都死了?”

    付鸿天刚回到府中,还未歇口气,就听到发妻许氏所言,顿时如遭雷劈,瞠目结舌。

    许氏也没亲眼瞧见,自从四哥出事,她家相公就千叮万嘱,让她没事不许离开五房半步,虽不知到底为什么,但想到相公之前同四哥走得那般近,四哥又突然失踪,她心里也有些打鼓,因此不敢违逆相公的话。

    今日这事,是府里已经传开了,她才听到。

    “不行,我得去看看。”付鸿望活了,付子辰也活了,但付鸿达却死了,陆氏也死了,这,这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必须尽快搞清楚,否则,否则或许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了!

    急急忙忙,脚不沾地的从五房跑到四房,还未进去,就看到院子外聚满了人,他躲在人群后头,看着里头的动静,正好听到他那位死而复生的二哥吩咐:“查清楚,将所有丢失的东西,都一五一十记录在册,认不出名字的书册,就按大小,厚薄形容,不得有半点隐瞒!”

    随即便是四房下人们的应承:“是!”

    丢东西了?

    付鸿天不敢再靠近,探着头往里面看,他是想看那个书柜,但因为隔得老远,又角度艰难,始终看不清明。

    这时,站在他前头的下人突然转身,一下就看到了这位五主子,下意识的唤了声:“五老爷!”

    这一唤,四周顿时静了下来。

    付鸿天被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正想让下人闭嘴,却见房间里,付鸿望已听到动静,走到门口,朝他这儿看来。

    付鸿天想都没想,转身就往外跑。

    付鸿望却叫住他:“五弟?”

    付鸿天哪敢应承,跑得更快。

    付鸿望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立刻道:“将他给我抓住,带进来!”

    院子外的下人立刻动了,七手八脚的上前就把付鸿天抓住,付鸿天还想挣扎,却已被众人拖进了房间。

    房间里人不少,老爷子端坐正位,付鸿望站立一旁,甚至三王爷也在。

    付鸿天本就是个胆小怕事之人,见了这阵仗,扑通一声就跪到地上,瑟瑟发抖的道:“不,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这真可谓是不打自招。

    付鸿望与付老爷子对视一眼,付老爷子便对容棱请示似的目光询问。

    容棱面无表情,转头却把视线投向内室门口的柳蔚,让柳蔚决定。

    柳蔚领了这个情,上前一步,和缓的开口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本官对你唯一的忠告。”

    付鸿天下意识的朝她这里看了一眼,一看到柳蔚的脸,顿时吓得腿都软了,这位主他认得,把十几个官宦子弟二话不说的关在牢里,一关就是许久,到现在都没放出来。

    听说,其中因为用刑过度,还死了两个,可谓残忍至极的人物……

    害怕自己也会身陷牢狱,付鸿天哪里还敢隐瞒,结结巴巴的就道:“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只知道那书柜,书柜上……”

    “书柜上怎么?”

    “有,有暗格。”

    众人齐齐转首看向那个平平无奇的书柜,一时都有些楞然。

    “哪里?”柳蔚问。

    付鸿天颤着手指,指了指最上面一隔。

    下人们闻听此话顿时跪下,急急忙忙的说:“小的们不知道,这书柜平日只是扫扫灰,上头的东西都是老爷亲手整理,小的们不敢乱碰。”

    付老爷子闻言,直接就唤道:“阿福,你去看看。”

    阿福搬了凳子,站起来刚好能够到书柜最上头一层,仔细的瞧了瞧,果然在边角处,发现一个小扣。

    “试着转动。”柳蔚道。

    阿福老实的转动,只听“咔嚓”一声,当真有解锁的声音。

    接着,就见那书柜靠墙的一面,竟直接破开一个方寸之地,里头,规规整整的摆着几样东西。

    阿福将东西拿下来,递给老爷子。

    老爷子则直接呈给容棱。

    这是两封信与一本不算厚的小册子。

    容棱拿过册子,翻阅的同时,把两封信递给柳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