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30章 容棱的足下之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30章 容棱的足下之臣

    册子,是个名册,容棱将其给付老爷子与付鸿望看。

    两个付家人一瞧,就瞧出了端倪。

    付鸿望铁青着脸道:“这应当是我那好四弟在各衙安插的人手名单,这个张山,正是我盐运衙门的二等师爷!”

    柳蔚手里的两封信,都拆开了,她看了个开头,脸色便沉重起来。

    这信,柳蔚看完,又在容棱、付老爷子、付鸿望之间转了一圈儿,看完,所有人都沉默了。

    直到过了片刻,付鸿望才扬声将屋内所有下人遣出去。

    当屋中只剩下知情的四人,与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付鸿天,付鸿望才问付鸿天:“这些东西,你可知是什么?”

    付鸿天急忙摇头:“不,不知,我什么都不知!我只偷偷见过四哥打开那暗格,但里头有什么,我哪来的本事知晓?四哥这屋子,又哪里是我能随意进来的!”

    这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想到信中内容,付鸿望还是没有松懈:“那你还知晓些什么?”

    付鸿天道:“没了,我什么都不知晓,当真不知晓,二……二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晓啊……”

    付鸿天原本就是个草包,一没胆量,二没谋略,文不成武不就,平日就是个三教九流的东西,做什么都上不得台面,付鸿望相信,他大概是真的什么都不知晓。

    但此事牵扯太大,付鸿望不敢轻易松懈,又反反复复问了付鸿天许久,直问得付鸿天都开始磕头求饶,痛哭流涕,才停了下来。

    柳蔚在长久的思忖后,看了眼付鸿天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开口:“他的确不知晓,先带下去吧。”

    付鸿望想说些什么,付老爷子却肃着脸,直接吩咐:“鸿望,送老五回房,再派人将他院子给我围起来,没我命令,所有人均不得进出!”

    先软禁起来也是好的,付鸿望应了一声,亲自提着付鸿天离开。

    房间里又少了两人,付老爷子手上,还捏着那两张信纸,面色青白。

    过了不知多久,付老爷子突然起身,竟直直的朝着容棱,跪了下来!

    容棱蹙眉,弯腰想将老人家扶起,却被付老爷子拦住,年逾古稀的老人用沉重的声音恳请道:“此次付家大劫,唯王爷能救,我老头愿携全族上下千人,尽归王爷麾下,但凭王爷使唤!只求,只求王爷,能救了付府这次……”

    容棱还是将老爷子扶了起来,锐利的视线,却看向老爷子手里的信。

    柳蔚此时出声:“巫族谋逆之心,昭然若揭,但不过边陲小族,与朝政无甚牵连,可府上两位老爷,却胆大包天,胆敢直接与宫里……”

    付老爷子忙打断柳蔚,道:“大房、四房,自今日起,与我付府,永绝往来!”

    柳蔚想不到老人家竟会如此决绝,不过也是,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与全族性命兴衰相比,自然是后者更重要。

    柳蔚沉默一下,看向了容棱。

    光凭同巫族勾结的这个把柄,付府已算是废了,若想不废的彻底,那必倚靠容棱。

    间接的,这个青州第一大族,便会成为容棱的足下之臣,可谁能想到,比巫族更大的把柄,会这么直接的送到容棱面前。

    仅凭巫族的问题,可能还不足以让老爷子抛下颜面,亲自下跪,以求庇护,但算上这两封信,老人家就没有选择了。

    这两封信,不光是付鸿达的。

    其中一封是有人寄给付鸿达的,另一封,应当是付鸿达从付鸿晤那里“拿”来的。

    落款没有名字,只留下一个印章。

    那印章但凡是大族子弟,没有一个不认识的,那是皇后的凤印,通常仅用于深宫之中使用。

    但这两封信,却是两封政令状。

    一封,是一年前皇后给付鸿晤的,信中所言,要求青州布政司开城救灾,将重州因水患而家破人亡的难民接入青州,再以山道,送往同州安顿,其如下还有要求,要求救助难民数,不得低于五万,且精壮需得主占六成以上。

    另一封信,则是两个月前,皇宫给付鸿达的,同样是一封救援信,要求付鸿达配合青州各衙,将安州因山泥坍塌而饱受摧害的灾民,以同样的方法,救入同州,救助人数不得低于三万,且这回要求,精壮需占八成以上。

    赈灾救援,这本是利国利民的大善之事,且不说这种政令,皇后她一介女流,有没有权利颁发,就算她没有,毕竟是善事,说出来也是美谈一桩。

    可偏偏,信上标注了救援人数,精壮人数。

    这两条要求,可就耐人寻味了。

    柳蔚记得,中国历史上,也有此类事件,其中就拿五胡十六国时期来说。

    五胡十六国期,中原四分五裂,汉人、胡人,乱作一团,将中原之地,搅得是民不聊生。

    在那时候,中原的统治者乃司马氏,司马氏有十几个儿子,其中最著名的有八个,八王之乱,便是八位王爷各分中原一角,日日都寻思着将朝堂之上那有名无实的帝王取而代之。

    当然,八王互斗,那八个人必然都得有兵,可国家战乱,百姓衣不果腹,这种情况下,正常征兵显然是不可行的,那怎么办呢?就充兵吧,充兵其意,便是将百姓插进兵营队列,原本只有三万的正兵,在混杂了七万精壮百姓后,突然就变成了十万大军。

    因为大多数是百姓,这些士兵可谓没有丁点战斗经验,但没关系,死了就拿人命去填,打仗本就是拿命去打的,百姓的命不是命,那是蝼蚁。

    一些因兵祸而颠沛流离的流民,甚至因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一顿家人可以果腹的干粮,运气好的打完一场仗没死,还能升,那便能多吃些干粮,还能让家里人都吃饱穿暖。

    乱世没有人性,有的只是各凭本事的头破血流。

    皇后这两封信,点名要精壮流民,还是运往同州,这打的不也是天灾的便宜?

    将这些颠沛流离的难民收留,并入自己的私营,这些人可就成了她来日的精兵重兵。

    不用通过州府衙门利用正常途径征兵,很好的确保了她身份暴露的危险。

    这些背井离乡,家破人亡的流浪者,都没有户籍资料了,说难听点,死了都没人知晓,将他们偷偷屯起来,又有谁能知晓?

    付鸿晤是青州布政司,布政司管的就是一州的民政、田赋、户籍。

    青州又是京都的门户,皇后将此事交给付鸿晤来做,简直再适合不过。

    但前提是,付鸿晤既会答应替其屯兵,那必然也说明,他与皇后早有勾结,狼狈为奸。

    助一国之后私屯重兵,这无论是朝野还是律法,都不能容忍,一旦揭露,直接就是个满门抄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