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33章 八个月的肚子大得怎么都掩不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33章 八个月的肚子大得怎么都掩不住

    付老爷子一拍桌子:“跟你说这么清楚了,还不懂吗?以二盖一,这么浅显的道理也不明白?你这么笨?”

    道理是懂,可是……

    付鸿望不知该说些什么,为了让自己不显得那么笨,他离开老爷子这里后,就怀揣着僵木的情绪,派人真的按此言,对外宣说。

    第二日,他那一年半载见不到一面的母亲,就回府了。

    事情就像柳蔚所想,再无稽的传言,只要骚到你的痒处,哪怕知晓不可能,你也依旧会为此动容。

    老夫人本就是信佛之人,知晓自己的孙辈里,竟有个仙子,甭管真假,她都认为,这是她敬佛之心,受上天感召,送了她个有仙身的孙女。

    若有这孙女庇佑,自己怕是百年之后,也会荣登九宫,上顶天庭。

    而有了付府两个大人物撑腰,付子茹将来怎会过得不好?

    哪怕无父无母,付子茹至少能凭着这个仙子身份,在府中安然无恙,甚至对将来的婚事,也大大有利。

    事情落定后,在付鸿望带着付子茹亲自登门道谢时,付子茹这个仅仅几日,就好像成长了十岁的小女孩,猛地扑到柳蔚跟前,抱住她腰,哽咽着反复呢喃:“谢谢大哥哥,谢谢大哥哥,谢谢谢谢谢谢您……”

    柳蔚温和的摸着付子茹的头,她其实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出了个主意,但能为这苦命孩子做点什么,她也很高兴。

    或许真的有天神庇佑,在将付子茹安顿后,付鸿望的人,终于传来消息,他们找到了付子青。

    付子青是个聪慧的姑娘,从付子辰的形容中就能看出,她机敏狡黠,重情重义。

    面对贼人的束缚,胁迫,甚至伤害,她能用尽一切方式为自己争取时间,争取机会。

    假的付子青落网后,便将真付子青的关押地点坦白了,在冷意这位悍将手上,还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真正的宁死不屈。

    可是付鸿望的人前往时,并没有找到付子青,他们在连续于周边搜查了足足十日后,终于,在一处农庄,瞧见了一个行为举止虽然刻意收敛,却依旧能看出大家闺秀气质的姑娘。

    再三证明他们的确是付鸿望派来的人马后,那位姑娘才半信半疑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同时表明,她是趁关押她的贼人饮酒不醒时,用瓦片一点一点慢慢磨破了手上的绳索,得以逃出的。

    而那家收留她的农家,也得到了大笔酬谢金银。

    在付子青被接回青州的途中,付子秋那边也有了回信,她愿意和离,也愿意回青州。

    为了这事,付子辰亲自赶往其地,亲自为他这位姐姐撑腰,他那积存多年的怨气与自身威压结合,直吓得夫家那边的人瑟瑟发抖,甚至连求情都不敢,哆哆嗦嗦的签订了和离契书。

    看着姐姐明显比出嫁时更清瘦憔悴的面容,付子辰眼眶红了,他很难得的露出脆弱的样子,但如今,他真的忍不住。

    付子秋是个温婉的女子,常年的逆来顺受,让她看起来比正常女子更显娇弱,她瞧着弟弟那高大的身姿,伸出手,小心的碰了碰他的头,用很久没用过的亲昵语气,轻轻的说:“子辰长高了。”

    这一刻,付子辰鼻尖一酸,狠狠抱住这个从小就疼爱他的亲姐。

    柳蔚在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付子秋,但见到真人,却是第一次。

    付子青是付子辰的妹妹,柳蔚在付子青回到付府的第一日,就亲自登门,为她探脉。

    被人关押多月,柳蔚担心这小姑娘身上会有伤。

    而如她所料,付子青身上的伤口很多,大大小小,有些是鞭子印,有些是棍子印。

    这个开朗的女孩并不叫疼,只稀奇的不断打量她,然后问:“您就是四哥提到的柳先生?奇怪,四哥信里明明说你身姿清雅,怎么这么胖?肚子也很大,就跟我那个爱酒如命的大舅舅一样……”

    柳蔚:“……”

    从那以后,柳蔚给这丫头擦药的力道,都没轻过。

    与付子青不同,付子秋是个远远一看,就惹人呵护的女子,她身子很弱,有些贫血,胃也不好。

    柳蔚为她细心调理,看着这个婉约如清风的女子时,总忍不住想到金南翩,付子秋与金南翩很像,但金南翩是外弱内强,骨头比男子的还硬,付子秋,却显然内外如一,外表软,心肠也软。

    总之,是个再没良心的人,见了也不忍伤害的女子。

    柳蔚想不到这样的女子为何会婚姻不幸,贤淑漂亮,又柔和温顺。

    付家这边暂且安定,皇后那边的调查,却如火如荼。

    托了容棱的福,秦徘、方若竹终于回到京都,其后跟着暗卫回来的,就有容溯寄来的两封信。

    一封给容棱的,一封给柳蔚的。

    没有任何隐私观念的容三王爷,先打开了寄给柳蔚的那封信,在看到里头那一系列的邀功后,容棱面色深沉。

    容溯其心可诛,在信上一会儿说替柳蔚照料了柳府,一会儿又说知晓小矜是柳蔚的徒弟,一直对小矜关照有加,没让任何人欺负他,容棱看得一气,直接一把火将信纸烧了个灰飞烟灭。

    他再打开自己那封,这封是容溯与他谈正事的。

    容溯先道谢他送回秦徘、方若竹,又提到太子那边的情况。

    说太子如今已半个月没露面了,应当是病入膏肓,下不得床,不过为了冲喜,太子已定月后,迎娶秦徘的妹妹秦紫为侧妃。

    而关于秦徘、方若竹提到的皇后的私兵,他说他会尽快调查。

    两封信看完后,容棱提起笔墨,给容溯回信。

    回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三行——我与她受天地之命,父母媒妁,已于日前青州成婚,七弟贺礼请送达三王府。

    注:贺礼不得少于三万两。

    再注:银票也收。

    将信寄出去后,容棱走到隔壁房间,看着正在督促儿子练字的妻子,上前,坐到她旁边。

    青州最近这好一大段日子耽搁,柳蔚如今已经快八个月了,肚子大得怎么掩都掩不住。

    她看容棱过来,顺手摘了颗葡萄喂他,容棱吃了,被酸的有点难受。

    柳蔚问:“容溯寄信来了?说了什么?”

    容三王爷喝了口茶,将嘴里的酸味冲散,才道:“提了些朝堂之事,说我们不在京都,他眼不见心不烦,过得很好。”

    柳蔚嗤了声:“见不到他我才高兴,那人就长了一张欠扁的脸,我见他一次,就想打一次。”

    容棱放下茶杯,又摘了颗葡萄,觉得这葡萄突然变甜了。

    偏偏小黎此时也仰起头补充一句:“对,是坏人,想打他!”

    容棱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揉了下儿子脑袋上的呆毛,觉得整天插在自己与妻子中间碍眼的儿子,今天也格外顺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