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39章 本王出行,柳司佐自要随行在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39章 本王出行,柳司佐自要随行在侧

    柳蔚一愣,抬眼看容棱。

    容棱眼底有些倦色,伸手想将妻子抱住,可是因为肚子太大,隔在中间,他抱得就不敢用力。

    “今日我会安排好,若是有事,立即谴人通知我。”

    柳蔚连忙点头,这两日的气,一股脑的全都消了。

    她回抱着男人道:“你出去也要当心,我在京都帮你盯着一切,皇后那边到底是个什么主意,也盘算盘算。”

    容棱立刻五官严肃的道:“不得涉险!”

    柳蔚又点头,从善如流的说道:“我不出面,就悄悄的打听打听,绝对不涉险。”

    容棱还是皱眉:“不行!”

    柳蔚怕这人再犟,只好妥协:“好好好,什么都不打听,就在府里呆着,等你回来。”

    容棱这才算是舒了口气,可大概还是不放心,放开柳蔚,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久,犹豫的问:“我,该不该信你?”

    这人搅风搅雨的本事不少,自己不在她身边,就怕她没了约束,坐不住,出什么乱子。

    真出了乱子捅破天还不怕,怕就怕她以身犯险,那才要命。

    柳蔚赶紧保证:“信信信,我可自觉了。”

    这么听着,没不可靠了。

    容棱都有点后悔了,好在最后没有反悔,只是,风尘仆仆刚回京,他连休息都没休息一下,就去了镇格门,还进了宫,又去了内阁,总之不到两个时辰,满京都,都知道三王爷回来了。

    而他就趁着这一天,做了很多细致功夫,先是柳蔚的人身安全,其次是朝堂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

    容棱回京一天,又大张旗鼓的离京。

    离京时,柳蔚只把人送到王府门口,却意外的看到大门外有整整三列侍卫开列。

    她愣了一下,小声问:“你要这么去安州?”

    说好的低调出巡,突然变成尊驾亲征了?

    容棱“嗯”了一声,又道:“我有分寸。”

    柳蔚也就没多问了,她还想送容棱出门,容棱却拒绝,不让她出去,反倒是一直跟在队列里的一个身材清瘦的青年,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袍,头上戴着竹笠,这时突然走出来,对容棱恭恭敬敬的道了句:“王爷,该走了。”

    那声音,细细轻轻的,柳蔚觉得听得好耳熟,她忍不住问了句:“这位是?”

    容棱身边亲近的几个人,她都认得,声音也记得,但这人,明显很生。

    对方闻言,看了柳蔚一眼,轻声道:“鄙人姓柳。”

    柳蔚惊讶,不知这是什么情况。

    容棱却道:“本王出行,柳司佐自要随行在侧。”

    柳蔚愣了好片刻,才明白过来,顿时惊奇的看向那戴着羽笠的青年,对方的面容她看不仔细,但身形,的确跟她很像,连身高都差不多,还有刚才的声音,她就说怎么觉着耳熟,这人,分明是在模仿她男装扮相时的声音。

    这人显然是容棱早就安排好的替身,因为看对方连声音都装的这么像,不像临时拉来凑数的。

    容棱也没跟她隐瞒,稍显亲密的贴着妻子耳朵,道:“早就安排好的,从知晓你怀孕开始。”

    柳蔚一时惊讶,实在没想到容棱能想到这个事情上来。

    不过要说也是,大了肚子,出行肯定不便,身边有个“替身”,在一些必要的场合,也好应付应付,至少能保证身份不曝光。

    就是不知,这位“替身”,对她的身份又知晓多少?

    似乎猜到她的顾虑,容棱又道:“此人,可放心用。”

    柳蔚点头,对他的决定没有异议。

    这个所谓的替身,的确是容棱精挑细选的,要找和柳蔚身材相近,音色相近的,满世界找也许好找,但在暗卫库里找,就没那么容易找到了。

    眼前这个,是容棱培养出来的。

    要求了是什么体重,什么身高,什么音调,仪态举止都是特地命人磨练的,只要戴上羽笠,放出去,多少也能以假乱真。

    况且,柳蔚刚来京都时,的确有戴羽笠的习惯,所以这人再戴,也不会显得古怪。

    容棱高调回京,再高调离京,回来时是与柳司佐一道的,离开时也是同“柳司佐”一道的,所谓灯下黑,这样打掩护,直接就把柳蔚彻底隐藏起来了,谁能想到,已经离开的“柳司佐”,原来并未离开。

    眼看着容棱离开,柳蔚有些不舍,等到列队走远了,她才在明香惜香的搀扶下回到房间。

    如果说上次离京之前还能隐藏一二,那现在她肚子都成这样了,明香惜香两个丫头就是再傻,也都知道了。

    但最惊讶的还是大妞小妞。

    两个小妮子一直称柳蔚公子,乍然公子成了小姐,还要生宝宝了,两人都有些手足无措。

    两个丫头手巧,着急忙慌的就开始剪缎子,找针线,要给未来的小公子或是小小姐做衣服尿布。

    知晓师父回京了,容矜東来过一次。

    但他显然已经被打过了招呼,知晓不能暴露师父身份,因此,在上门之前,都是说的来见小黎。

    等到了,容矜東看到了小黎,先就教训了小孩一顿,说他偷跑出去,如何如何危险。

    小黎好久没见着小矜哥哥了,想得不行,黏黏糊糊的把人胳膊搂着,又撒娇又讨好,好歹是把人的气说消了。

    小矜也是没骨气,让小黎缠两下就又心软了,泥巴脾气,自己还不觉得。

    小矜来给师父请了安,看着师父那又圆又大的肚子,结结巴巴,张口结舌了一会儿,才懊恼的改口:“师……师娘?”

    柳蔚笑出了声,说他:“什么辈分,我是你师父,还是容棱是你师父?”

    小矜脸顿时涨红了,半大小子,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以前以为师父同三皇叔关系亲近,是好兄弟,但现在,一男一女,还大了肚子。

    再加上三皇叔以前跟师父的种种亲昵动作,他再猜不到,就真是傻子了,最后硬邦邦的又改了个口:“三……三皇婶。”

    容棱要是在,怕是得高兴得笑出声。

    他不在,柳蔚就笑道:“往日一样叫师父就成,别拘谨。”

    小矜耳根都是烫的,老老实实点头,又叫回了师父。

    柳蔚这个师父不太负责,上回刚被拜师,就走了这么长时间,也没真正教孩子些什么本事,不过现在也不迟,反正临盆还有月余,她正好教教孩子,打发时间。

    但小矜却表示,最近怕是没办法回三王府住。

    柳蔚想起了什么,问:“听说,你是上个月搬回太子府的,缘何要回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