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40章 这野心,的确是让柳蔚吃了一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40章 这野心,的确是让柳蔚吃了一惊

    小矜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父亲娶了侧妃娘娘,她……叫我回去。”

    柳蔚皱眉,隐约记得谁跟她提过这个所谓的侧妃。

    “可是,秦家的?”

    小矜点头,说:“侧妃娘娘,让我称她母亲。”

    这个,柳蔚倒是挺意外。

    秦紫嫁给太子冲喜,这事本来就透着古怪,要说以前可没听说秦紫对太子有意思,怎么人都病得下不来床了,却好好的一个大户嫡女,要这么自降身份的去给人做妾?

    虽说侧妃好听,只比正妃低一点,但那也是纳进门的,跟娶的,是两码事。

    柳蔚可从来不觉得秦家是会这么糟蹋女儿的,再说,那是秦徘的亲妹妹,秦徘怎么舍得?

    侧妃进门,不知道图什么也就算了,还突然把相公跟前不得宠的儿子招揽到身边,说不通啊。

    柳蔚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原因。

    最后又问了小矜几个问题,小矜一一回答后,柳蔚才感觉到了点苗头。

    看来,秦紫还真是在培养小矜。

    小矜说他回府后,太子妃仍是不待见他,但因为太子妃事前滑了胎,身子不好,好不容易养好了点,太子突然给娶进来一个小的,年纪比她轻,样子比她好,把她气的哪里还有对付小孩的心思?!

    一颗脑子都在钻营怎么斗狐狸精。

    而面对太子妃的诸多刁难,秦紫这个新宠,端的是大气恢弘,不跟人计较,也不跟太子吹枕边风。

    反倒是把太子目前为止唯一的亲儿子招到身边,最好的先生给请着,好学问给教着,连衣食住行都亲自过问照料。

    比教养什么都精心。

    太子妃自从孩子掉了后,太子情绪也受到了影响,毕竟那是他即将出生的嫡子。

    但嫡子现在说没就没了,身边唯一剩下的,竟只有容矜東这个庶子。

    以前再不喜这个儿子,眼下也只能念在好歹是唯一的子嗣,又逢秦紫对这孩子尽心,他对秦紫的喜爱也更多了,对庶子也多有和颜。

    小矜在太子府现在的生活水平,那是相当的好,甚至都开始有人称他“世子爷”了。

    太子妃背后气的要命,但当面又不敢发火,毕竟肚子里空了,她着实被太子怨了好些日子。

    而秦紫与小矜在太子府如日中天,一开始小矜还是叫秦紫侧妃娘娘,这两日对方突然提出让他改口,他还有些别扭,恰好师父回来,他就跟师父说了。

    柳蔚已猜到秦紫打的什么主意了,虽然心里惊讶此人的野心勃勃,但觉得此事对小矜百利而无一害,便道:“改口也没什么,但你要顾及你亲娘,觉得心里不舒服,不认别的娘,这没有错。”

    小矜埋着脑袋,没有吭声。

    柳蔚摸摸他的脑袋,道:“师父给你讲个故事,关于,明太祖朱元璋,与建文帝朱允炆的故事……”

    小矜好奇这两人是谁。

    柳蔚讲道,朱允炆是朱元璋的亲孙子,朱元璋这个皇位,当初是要传给太子朱标的,奈何朱标早亡,朱元璋考虑了剩下的几个儿子后,竟并不将皇位传给二皇子朱樉,也不考虑德才兼备的四皇子朱棣,竟将皇位传给了皇长孙,也就是朱标的儿子,朱允炆。

    隔代传位,这可是件大事,叔叔辈奋斗了一生追求的东西,一个孙子辈竟就这么唾手而得了。

    朱允炆的结局不好,最后是让逃亡回北平的朱棣给自立成王后,烧死在皇宫的。

    从此,朱棣即位,朱允炆成了个过去。

    但历史,总有它出现的原因与逻辑,隔代传位虽然有人想到,有人实施,但真的去做,阻力却非常之大。

    就拿眼前来说,乾凌帝病重,太子病重,三王爷容棱,七王爷容溯,虎视眈眈的权王容煌,哪个都是大麻烦。

    而偏偏这个时候,秦紫竟越众而出,鼓捣到了另一条路去。

    秦家应当是支持七王的,但秦紫,却没考虑如何嫁给容溯,以谋妃位,而是把念头打在了容矜東这个“皇孙”头上。

    是啊,太子的亲子,哪怕是庶出,但目前来说也是太子唯一的儿子。

    看太子这样子,也生不出第二个了,可不就是现成的皇长孙?

    秦紫这野心,的确是让柳蔚吃了一惊。

    这么一个身份高贵,花样年华的姑娘,自甘堕落嫁给一个病怏怏的太子当妾室,为的,可不就是冲这一把?

    若最后,秦紫也能弄出个皇长孙即位,再由小矜改口称她母亲,那她这个太后娘娘,可就出炉了。

    一国之母,天下之尊。

    需知那还在寺里头的太妃娘娘,磨磨蹭蹭了几十年,不也还是个太妃?

    为了那太后之位,她用尽了手段,甚至连自己的亲孙女都下得了手,到头来,却还是一事无成,苦伴青灯。

    秦紫若成了太后……

    柳蔚想到这里就笑了。

    看了眼小矜,柳蔚将小孩上下打量一番,最后点点头道:“师父就你一个徒弟,就算你斗不过你父亲,你两位皇叔,你那位皇太叔,师父也不怪你,不过我的徒弟竟有一争大位的本事,师父还是觉得与有荣焉。”

    说到这儿,柳蔚就鼓励起来:“加油,好好听秦侧妃的话,她让你学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学,那是为你自己好,你可明白?”

    小矜懵懵懂懂的点头,有点不明白师父突然的一脸“翘首以待”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就听他家师父说:“若你真能当皇帝,师父就把小黎送给你当将军。”

    小矜一听,吓得后背汗毛都竖起来了,立刻看看左右,惊慌的道:“师父,莫要胡言乱语啊!”

    柳蔚又笑了一声,伸手弹了弹他的脑门。

    小矜被她弹得脑袋歪了歪,抓抓头,又说:“师父,我想了一下,我还是不想叫侧妃娘娘母亲,我只有一个母亲,我就叫她侧妃娘娘可行?”

    其实小矜以前管太子妃,也叫过母亲,但被对方嘲弄得不行,后来他每次称呼,心里都充满了排斥,在外面,更是只敢称其娘娘,不敢半点僭越。

    柳蔚想着小矜的生母,那也是她的表姐,叹了口气,道:“回去商量商量,光侧妃这么称呼,还是生疏了,看看叫姨娘,她可同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