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41章 三皇叔虽然面恶,但心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41章 三皇叔虽然面恶,但心善

    在三王府呆到傍晚,小矜才跟着太子府安排过来的小厮,回到府中。

    比之早前,现在的太子府,可以说是已经换了当家人。

    回到府时,就有丫鬟来报,说侧妃娘娘有请大公子。

    小矜看了看时辰,瞧着也到了请晚安的时候,便衣服也没换,就过去了。

    侧妃娘娘住的院子,是容矜東那太子父亲,病重时还不忘吩咐人特地修建的萧雨阁,说是同侧妃娘娘娘家时的院子同名,让她住的有亲切感。

    萧雨阁同太子妃住的主院,大小自然是没得比,但精致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私下里许多下人都说,侧妃娘娘才进门一个来月,就哄得太子爱美人不爱江山了,这要是再多些时候,哪还有太子妃的立足之地。

    在太子府的下人眼中,新来的侧妃娘娘就跟狐狸精在世似的,把太子迷得晕头转向,要什么给什么。

    这里头不知有多少人害怕一贯仰仗的太子妃失势,连带自己受牵连。

    但就容矜東看来,倒是没那么夸张,他并不觉得侧妃娘娘像狐狸精,相反,她很有大家闺秀的气度。

    新配下来的小厮也跟大公子说,那是当然的,侧妃娘娘可是秦家的嫡女,自小就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主儿。

    可小矜就想不通了,条件这么好的女子,又怎会甘心下嫁给他那位已经卧榻多月的父亲为妾?

    “大公子回来了。”一到萧雨阁,就听那位跟着侧妃娘娘的张嬷嬷,笑着唤自己。

    小矜赶紧收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朝嬷嬷问了好,再恭恭敬敬的进屋,给侧妃娘娘请安。

    秦紫正在解发钗,听到动静,就出了内室,看到小矜给她行了大礼,忙将他手托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不是同你说了,在我这儿,行个虚礼就罢了。”

    小矜不好意思的点头!

    张嬷嬷含笑着道:“大公子孝敬娘娘,这是好事,别家娘娘,可是求都求不来这样的尊敬。”

    家中独子给正妻行大礼是应该,但给侧室行礼的,的确是屈指可数。

    但要说秦紫也担得起这个大礼,一来,她本身身份就不低,二来,这独子也并非嫡子,乃是庶子,可她意在同这个孩子亲近,因此,从第一回见面,就说明了,希望小孩在自己跟前自在些,莫要拘束。

    但这种事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做到的,毕竟这孩子也不知小时候经历过什么,对谁都保持着警惕。

    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下来,她愣是没找到一次机会,让这孩子同自己敞开心扉。

    将小矜拉到圆桌前,秦紫问道:“可是用了晚膳回来的?”

    小矜点点头,乖乖的说:“小黎弟弟留我用了膳。”

    秦紫知晓他今个儿是去见三王爷家的那小孩,她在进门前就打听过,知晓三王爷之前是接容矜東去王府住的,不可思议的是,太子竟然也同意了。

    简直是乱来。

    自己的孩子,竟送到兄弟家去长住,太子这糊涂蠢货,也不知是怎么长的脑子。

    但两家孩子关系好也不是坏事,她又问:“你小黎弟弟没留你过夜?”

    小黎是留了,可师父让他回来。

    但这些小矜肯定不会跟个外人说,只道:“我想回府。”

    秦紫笑了声:“总算还知道恋家了,是好事。”

    小矜没做声,其实,如果师父同意,他还是想住在三王府,他这辈子,也就是在三王府那段日子,过得最舒心。

    三皇叔虽然面恶,但心善,师父又温柔得不得了,说什么答应什么,他根本不想离开他们。

    “你既用了膳,我便不着人安排了,早些回房歇息就好。”

    小矜应了声是,又同侧妃娘娘说了会儿话,便起身回了房。

    等到人走后,张嬷嬷将门关了,叹了口气:“小姐可要抓紧些,大公子对您,可还是不太亲厚呢。”

    秦紫显然拿这些事也没办法:“慢慢来吧。”

    张嬷嬷眼珠转了一下:“不若,还是请五王爷……”

    “嘘。”秦紫皱起眉,盯着张嬷嬷警告道:“隔墙有耳……”

    这太子府里,太子妃的势力根深蒂固,她这刚进门,看着表面风光,实则府里那些龌龊事,还是掌握在太子妃手上,她没这个本事现在就同人对上,至少也得保证自己这儿不出纰漏。

    “以后莫乱说话。”

    张嬷嬷连忙点头,又看看天色,问:“您今夜也要出去吗?怕不怕太子找?”

    “他?”秦紫冷哼一声,娇美的脸上,浮出一道明显的嘲讽:“喂了药,保他睡得人事不省。”

    秦紫是三更的时候出的门,事前自然做好了一切准备。

    从太子府后门出来,过了两条巷子,就有马车等候。

    她上了车,嘱咐一声,外形毫不起眼的马车,便云云朝着京都另一头驶去。

    马车行了一个时辰,最后停在小瓷街一处别院的后门。

    下了车,敲了门,当即,便有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给她开门。

    秦紫问了声:“人呢?”

    老者道:“五王爷已等候多时,小姐快些去吧,就在前厅。”

    秦紫迈着步子过去,走近了,还听到里头有人说话,那人说道:“嗯,那就这么办吧。”

    她去敲了门,里头的声音就停了,接着厅门打开,硕大的前厅里,却只有一个人。

    但秦紫知晓,之前这里至少就有两人,只是另一人,在自己进门前已经离开了。

    “想不到王爷还如此忙碌,我这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为她开门的青年男子目光冷淡,瞧了她一下后,便步到主位,坐着问:“东西呢?”

    秦紫皱了皱眉:“没带。”

    男子登时表情不悦。

    秦紫有些来气的道:“那是你亲兄长,要什么你自个儿去拿不好,非使唤我,虽说我愿同你合作,但也不想被你呼来喝去的当跑腿儿,五王爷,咱们开头可是说好的,平等,平等!”

    秦紫说完,看端坐的男子还是那个表情看着自己,登时又有些气弱,说是平等,但从一开始,不就是她求着对方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