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44章 小黎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大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44章 小黎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大事

    三王爷失踪,这是大事,又是在海上不见的,谁不知海上多灾多难,一个大浪拍过来,人和船恐怕都是要沉的。

    莫非当真出了什么意外?

    留在青州的人可谓是焦躁不安,一边派人出海继续寻找,一边让人回京都禀报柳司佐。

    从京都去青州的时候,他们绕的小道,再加上日夜兼程,是六日赶到的。

    回来禀报的时候,这些人不眠不休,马都跑死了三匹,硬生生是在四日内赶回。

    其中辛苦不多赘述,但说柳蔚听到容棱失踪的消息,脑子有片刻,都是空的。

    柳蔚不自觉的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掌心有些汗湿,指腹都在发麻。

    当夜,柳蔚就做了个梦,梦里还是那个狼人脸。

    只是这回,那狼脸不是在看她,而是盯着远方的弯月,狼脸的人背后,一只面目狰狞的野狼,正一步一步,虎视眈眈的朝人靠近,狼走到了足够近的地方,狼脸的人似乎还没发现。

    而那真狼,已经一个狠扑冲上来,自后面,将狼脸的人啃倒,牙齿一撕,撕开了狼脸的人后脖子一片血肉。

    那狼脸的人临死之前,眼睛又对准了前方,那个方向,再一次同柳蔚对视。

    “嚯。”

    柳蔚坐了起来,伸手一摸,满头是汗。

    耳房的惜香听到声响,踩着鞋就跑出来,看到小姐坐起来了,忙端了水过去问:“小姐怎么了?”

    柳蔚接过那杯水,咕咚咕咚喝光了。

    惜香看得担心,伸手一摸,哎呀一声:“怎么这般凉?小姐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大夫。”

    “等等。”柳蔚没让惜香走,叫住她后,转头,黑漆漆的眸子,就盯着对方的脸。

    惜香被她盯得发麻,人也慌了:“小,小姐,您到底怎的了,您可别,可别吓我。”

    柳蔚闭了闭眼,将眼底的慑意掩盖,再睁眸时,就说:“准备车马,明日一早,出城。”

    “什么?!”

    ……

    翌日一早,三王府后门窄巷外,就停了三辆样式不起眼的马车。

    仆从手脚麻利的进进出出,将其中两辆车都填满了,又给第一辆车铺了许多软垫,备了许多软枕,甚至连窗棂的部分,都拿羊毛毡子细细缝了一遍,确保行走起来,车窗不会漏风。

    柳蔚面容沉静的坐在厅堂中央,听着管家明叔苦口婆心,喋喋不休的劝她不要冲动,又说这个时候动身,身子吃不消,至少也要等做了月子后。

    明叔还再三保证,三王爷洪福齐天,定然安然无恙,但若知晓您不顾身子车马操劳,不知得多心疼云云。

    柳蔚三言两语将明叔的话都堵了回去,又抬眼对四个丫头道:“此次出门,我会备二十暗卫,身边服侍的位置,却不多,大妞一个,惜香一个,另两个,在府里好好呆着。”

    小妞和明香都备好行李了,她们昨夜半夜听到的消息,起来也是先劝了小姐,但看小姐主意已定,知晓自己说不动,只好不管不顾,先将行李收拾好,反正小姐去哪里,她们就要去哪里,决不能让小姐在生产前出现任何纰漏。

    但这会儿,小姐突然说只带两个走,小妞和明香当即就不肯干。

    明香背着大大的行李包袱,眼睛红彤彤的说:“小姐若不带我们,那就谁也别想去了,我这就一脑袋磕在这门栏上,小姐要走,就从我尸身上踩过去吧。”

    明香说的决绝,小妞听了,赶忙也点头,甚至身体力行,直接就往门栏上扑。

    幸亏惜香眼明手快,把小孩拉住,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柳蔚吐了口气,跟明香道:“你都要嫁人了,我若找不到王爷,一时也不会回来,你同我离京,婚事又该如何?”

    明香同镇格门东营三队齐副将早便是郎有情妾有意,明香精灵调皮,那齐副将哄她都哄不过来,好不容易谈妥了亲事,这就要过门了,若是这会子新娘子再跑了,那齐副将还不得委屈得大哭一场。

    明香却仰着脖子道:“嫁人罢了,他若等不起我,那尽管娶别人好了。”

    柳蔚觉得这对齐副将太不公平,但明香又死活不松口,不带她走,她就要闹。

    柳蔚现在急着出城,想尽快找到容棱,多说了两句,也没心思同她辩,只好道:“你要跟便跟吧,回头告吹了婚事,莫要赖我。”

    明香立即应了,急急忙忙把自己的行李也往马车上搬,就怕小姐又给反悔。

    明香给带上了,小妞就更不肯一个人留下了,最后没办法,拉拉杂杂,还是带满了四个人,加上小黎,一行六人,上了马车。

    暗卫行的是暗道,除了三人假扮车夫与六人同路,其他十七人,都是前后侧随。

    马车上路后,柳蔚的心就揪着没放松过,那个狼人的梦,她做了很久了,但却一直没往容棱身上联想过。

    她也私下翻了一些解梦的书,看到有人说,梦见狼是厄运,寓意身边人会遭大祸或是大疾。

    柳蔚以为那是说外祖母的老人痴呆症会加重,却没想过,应梦的会是容棱。

    一个梦若做一次,是上天给你的警惕,但若做十次,二十次,那又是什么?

    柳蔚坐在车里,一闭上眼睛,脑中就冒出那狼人的脸,还有那狼人临死前,瞧着自己的眼神,灰蒙蒙的眼珠,那道视线,似乎是想对她诉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柳蔚心急,命人快马加鞭,但顾忌到她的身子,赶车的暗卫始终有所收敛。

    但也不知是不是心态变化,马车加快后,柳蔚并未感到不适,好像那些所谓的孕妇反应,在容棱的安危面前,早已变得不足轻重。

    其实也是这个道理,柳蔚头胎怀小黎时,就没讲究过,这回是让容棱给宠出了娇气毛病,可真到了关键时刻,她也不是豆腐做的,赶车的又不是她,只是坐坐车,没什么难受的。

    小黎倒是不明白,为何好好的又要离京。

    娘亲没同他说缘由,只是道,有急事要回青州。

    小黎同小乞丐分别后就想他,这回回去,能再见见小伙伴,他也高兴,但路途上,敏感的小家伙还是发觉了不对。

    首先,咕咕和珍珠都没跟着他们,好像是娘亲将它们都派遣出去,让它们先一步去了青州。

    其次马车赶得很快,仿佛所有人都在赶路似的,而明香惜香,大妞小妞,一个个都是眉头紧皱,就连他娘亲,也从出门到现在,一个笑脸都没露过。

    小黎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大事,可他不知是什么,只好得空,就抓着蜘蛛小花唠叨,问它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小花理都不理他,除了给虫子的时候出来吃饭,平日就窝在小黎的头发里打瞌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