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45章 柳蔚的心,乱七八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45章 柳蔚的心,乱七八糟!

    同一时刻,两江临近上延府的海港小岛上,亚石浑身湿透的,一边拧着手里的帕子,一边对身侧的芳鹊问:“好些了吗?”

    芳鹊唇色是青的,脸色极白,她虚弱的靠在一旁的桅杆上,点点头。

    亚石将帕子拧干,给她盖在额头上,又看看她身上的衣服,仰头望了望四周:“这岛是个停泊岛,若遇到较差天气,会有船只停泊暂休,岛上应当也有民居,再不济总有房子,你在此地等我,我去瞧瞧。”

    他说着,就要起身,芳鹊却伸出手指,拉住他的衣角。

    亚石回头,盯着她莹白的小手看了会儿,伸手握住,拍了拍:“我去去就回,不会丢下你。”

    芳鹊半开着眼睛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手指。

    这个小岛不大,虽说因落水,泄了不少真气,但真将这岛走完,也走不了多久。

    亚石很快回来,脸色有些差:“林子深处是有个木屋,但看来已经荒废,年久失修,屋顶都缺了一块,里头也全是蛇虫鼠蚁。”

    芳鹊没做声,抿紧了生白的唇,转眸看向身后湛蓝色的汪洋大海。

    “师父……师兄……玉染……”

    她喃喃的喊,喉咙也生了哑,说话的声音,又低又弱。

    亚石听得有些难受,将她扶住,往怀里抱了抱:“没事的,都会没事的,他们落水的地方离我们应当不远,我们被飘到这边,他们没准也会来这座岛,我们就在此地等。”

    芳鹊没有答应,只是眼眶发红,泪珠子一颗一颗往下落。

    亚石将她抱起来,抱到林子深处那破败的木屋里,先找了些木柴,生了火,让芳鹊烘烘,又去外头找吃的。

    这野岛之上,不怕没地方住,就怕没东西吃。

    索性他们运气不是很差,附近的林子里结了酸果,那果子没毒,可以吃。亚石抱了好多果子回来,又去海边抓鱼,抓了两条活鱼,就着酸果汁,让芳鹊吃。

    芳鹊吃不下这些东西,她现在整个人就像进了水,动一下体内就叮叮当当,根本咬不开果子。

    亚石就给她找了两片干净树叶,用来压酸果,压出了酸果汁,一滴一滴往她嘴里喂,鱼也是撕了细细的鱼肉,一口一口往她嘴里塞。

    这么慢慢的来,好歹多吃了两口,脸上没先前那么白了。

    等到亚石给芳鹊喂完,自己也吃完,就开始打量这烂木屋,然后叮嘱了芳鹊睡一下,就出去砍树。

    这里没有工具,他砍树都是用的功夫,砍下两棵,又开始理切,最后做出许多整木条,小心翼翼的一条一条往烂木屋上盖。

    在一个连水源都没有的小岛生存,绝非易事。

    亚石在照顾芳鹊的三日后,已经摘光了林子附近的酸果。

    这小岛气候不稳定,连着三日都没下雨,只有每日清晨那么点露水可以收集,根本不顶什么用。

    在没有酸果,没有雨水的情况下,他们只好用鱼血解渴。

    但生鱼毕竟腥臭,亚石自己吃吃还好,让芳鹊也吃,却总免不了姑娘家喝不惯,再说芳鹊又体内积水,身子一直难受。

    在第四日,芳鹊的情绪已经很差,一来因为身体吃不消,二来则因为过了三日,却还没见着一起落水的另外师兄妹三人,她非常担心。

    亚石虽以前同她不对付,但孤岛之上,只有他们二人相依为命,自然多为她考虑。

    思忖再三,他提到:“今日我便伐木,过两日应能造出木筏,届时我们便离开。”

    芳鹊脸色惨白,这三日亚石的辛苦她也看在眼里,单看他把这破败的烂屋,一点点的补得能够住人了,就能明白他多么费心费力。

    而这下又要伐木造筏。

    要知制造木筏要用的树木长短宽厚都需尽量一致,在没有丁点工具的情况,这些全要由亚石双手完成,实在是让她于心不忍。

    “不如再等等。”芳鹊看着头上朦朦的天空,声音细细小小的:“或许,有旁的船只路过。”

    这里是废弃海岛,若是有船只路过,这木屋也不至于年久失修至此。

    不过他们落水的地方,是上延府附近,就算在水上飘了两日,应当也不会偏离海航太远,说不定真有运气,能等到偏航的船只?

    亚石答应了,同时打算去林子更深处看看,瞧瞧有没有什么别的野果能解渴。

    就这样,两人在岛上又呆了六日,期间下过一回雨,是半夜下的。

    亚石听到雨声就醒了,拿白日编的的树叶篓,在里面垫了许多叶片,装了许多雨水。

    有了这些雨水,好歹芳鹊就不用吃鱼血了,而经过几日的调理,芳鹊体内的积淤也好了许多,至少能帮着亚石做一些轻巧的活。

    可是总在岛上呆着,始终不是办法,在第十天,芳鹊已经恢复了三成功力,她提出,造木筏吧。

    两个人的劳动力,始终比一个人好,亚石砍树,芳鹊编绳,两人搭配,虽然有些磕绊,但还是在两日内把木筏建好了。

    下水的时候,两人都有些紧张,反复检查,深怕什么地方绳结松散,确认再三后,才进了水。

    这木筏的承载力,比他们想象的好。

    猜测没有偏离海航多远,因此,两人也没打算乘着木筏回到青州,而是盼望着能在路上遇到大船借坐。

    可是不知是不是他们运气不好,木筏行了一天一夜,竟也没瞧见一艘船只。

    二人禁不住便有了不祥的预感,难道他们真的偏离海航很远很远了?

    木筏在巨浪滔滔的海上,根本行驶不了太久,再又过了三日后,木筏已经有松散的迹象,而他们带上的吃食,也已经吃光了。

    亚石又开始抓鱼。

    饥寒交迫的情况,让芳鹊的身子又开始不好,还发了烧。

    亚石没办法,只能时时刻刻抱着她,用体温烘着,让她舒服些。

    ……

    “小姐,您进船舱歇歇吧,甲板风大,别伤了身子。”惜香拿着一条毯子,披在自家小姐身上,又看开始起风了,忍不住开口劝道。

    他们日夜兼程抵达青州后,便直接上船出海。

    惜香一开始反对,长途跋涉后又猛地坐船,小姐身子哪里吃得住,但她的反对没起到任何作用,小姐甚至生怒了,让她不想跟着便别跟了。

    惜香哪里肯干,只好继续跟着。

    而直到今日,她们已经在海上行了三日了,这船从一开始的正航,现在越走越偏,已经不知拐到哪儿去了。

    惜香心里很担心,海上风云莫测,他们若是离附近港湾太远,只怕真有个什么风吹雨打,连躲命的地方都没有。

    柳蔚的视线还停留在眼前的海平线,海风吹过她的脸,将她本就烦躁的心,搅得更是乱七八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