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47章 是不是要找你相公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47章 是不是要找你相公呀?

    想到这些,再看那满桌吃食,亚石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了,他说自己不饿,让青年慢用,自己则转身回了芳鹊那间舱房。

    亚石进去后,青年就盯着那关闭的房门看了会儿,然后对身边的小厮道:“你吃。”

    小厮笑呵呵的坐到对面,愣头青似的抓着筷子就开吃。

    一边吃,小厮还一边问:“公子,咱们为何要救他们?我看他们怪里怪气的,那青年身怀武艺,那烧晕的女子,我探脉时,也感觉到了内力之息,这两人都不寻常,咱们为何多管闲事。”

    青年没做声,只拾筷,给小厮夹菜。

    小厮忙说够了够了,又捧着自己的碗,不让公子靠近,而后咕哝:“公子您别对我这么好,我怕,您最近也是怪怪的。”

    青年笑了一声,将筷子放下,问:“哪里怪?”

    小厮嘟嘴:“您从上回在古庸府见了那两人后,就怪怪的,公子,那两人到底是什么人?”

    青年垂了垂眼,表情变得淡了:“不相干的人。”

    小厮不信:“不相干的人您会特地去找他们,还同那个姓钟的公子在房间里呆了一日一夜?不过第二日咱们为何要急着走,还有那姓魏的公子,为何一直追着咱们?”

    青年抬了抬眼,看着小厮的目光,夹杂了些腥火。

    小厮一吓,赶忙垂头,抱着碗,闷闷的不敢吭声。

    “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青年又拾起自己的筷子,夹了块烧红的肉块,放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我杀了他的好友,他自要追我报仇。”

    小厮眨眨眼:“您是说那姓钟的公子?您杀他做什么?”

    青年音色黯哑,眸色变深了:“讨厌,便杀了。”

    小厮嘟嘟哝哝的咬着筷子:“公子脾性这般好,您讨厌之人,必然是该杀,杀得好,杀的没错。”

    青年又让他逗笑了,看了小厮一会儿:“这世上,就只是你,说我脾性好。”

    小厮仰着脖子道:“公子是难伺候,是刁钻,是鸡零狗碎的事情多,是少爷脾气,还爱娇惯,但您脾性不差,小的说的是事实!”

    青年:“……”并不觉得多开心。

    ……

    亚石这一日都没睡好,他怕门外那主仆二人当真有古怪,因此生生睁着眼,守了芳鹊一夜。

    第二日,过晌午时,芳鹊迷迷糊糊地醒了,亚石那会儿却因扛不住,歪在椅子上厥了过去。

    芳鹊迷蒙的视线在周遭扫了一圈儿,又看到亚石眼眶底下,那浓黑的眼圈,一时不忍叫醒他,只摇摇欲坠的又躺了一会儿。

    片刻,有敲门声响起。

    芳鹊扭头看向门板方向,而此时,亚石也被敲门声惊醒了。

    他睁开眼,下意识的先看了眼芳鹊的位置,这一看,惊喜起来:“你醒了,可好些了?”

    芳鹊脸色还是很白,但烧已经退了,她含糊的点点头,小声的问:“可以,喝水吗?”

    “有水,有水。”亚石连忙在旁边的壶里倒了半杯水,扶起芳鹊,一口一口的喂她喝。

    芳鹊润了润唇,觉得舒服了许多,呼吸也畅顺了不少。

    此时,敲门声又响起,亚石道:“昨日你昏死过去后,咱们让路过的船只救了,你先躺会儿,我去看看。”

    芳鹊点点头,又睡回床上,歪在那里。

    门扉打开,舱外,是个小厮模样的少年,他手里捧着个托盘:“这是公子您的午膳,我家公子说,您放心不下您妹妹,在屋里吃也是一样,饭总要吃,不然太难受了。”

    亚石不管是否心生忌惮,但还是礼貌的接过托盘,道了谢。

    那小厮透过门缝看到里头床上,正看他的芳鹊,讶然一声:“您妹妹醒了,那可太好了,我家公子懂些粗浅医术,可要我禀报公子,让他来给令妹瞧瞧?”

    亚石皱着眉,立刻说:“不劳烦了……”

    小厮却摆摆手:“不劳烦,不劳烦,我这就叫公子去……”

    他说着,一溜烟就跑没了,亚石叫也叫不住。

    芳鹊看他表情不好,问:“怎么了吗?”

    亚石沉声道:“那主仆二人,有些古怪,我是想,少接触些为好。”

    芳鹊倒是没想到这个,在她看来,对方出手相救,应当是好人才是。

    没一会儿,那青年公子来了。

    对方神色清淡,表情凉漠,但芳鹊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实实在在愣住了,这人的容貌,同她嫂嫂,至少有三分相似。

    亚石同嫂嫂只接触了两次,但芳鹊不同,她很早以前就识得嫂嫂,对嫂嫂的真实容貌五官可谓非常清楚。

    她脱口而出:“公子,莫非姓柳?”

    青年姿态清雅的站在这狭小的舱房内,对上床上那隽美女子错愕的眸光,随意的,扯了扯嘴角:“在下,姓岳。”

    ……

    青白交错的荒野,涩涩昏黄的天空,柳蔚陷入梦境。

    她站在草耕田的深处,她身边,蹲着一头褐麻色的大狼,她有些懵懂的盯着前方的风景,却看到巍峨的高山上,有几缕炊烟升起。

    她情不自禁的往那炊烟方向走去,还未走近,就听到耳边有道声音:“你在这里做什么?”

    稚子童嫩的音色,令柳蔚回了神。

    柳蔚看向不知何时走到自己背后的男童,瞧着男童与中原人相异的服貌,回答:“我来找人。”

    小童眨眨眼睛,问:“你要找谁?”

    柳蔚停顿片刻,然后看看天空,有些迷茫:“我……忘了我要找谁。”

    小童嘻嘻一笑:“是不是要找你相公呀?”

    柳蔚一愣,而后又点了点头:“好像,是吧。”

    “你这样不行哦。”小童走上前,蹲下身,摸摸柳蔚脚边那麻色大狼的头,大狼蹭蹭他的手掌,模样并不凶恶。

    “什么不行?”柳蔚问。

    小童抬起头:“怎么可以忘记你的相公?你都要生宝宝了呢。”

    柳蔚恍惚一下,垂首看看自己的圆鼓鼓的肚子。

    小童站起身,伸手,贴着她的腹部,闭着眼睛,用奇异的音色,喃喃的念了几句什么。

    柳蔚问:“你在做什么?”

    小童片刻睁开眼睛,笑笑:“给你的女儿祈福。”

    “这是女儿?”柳蔚摸着肚子。

    “是个很漂亮的,孝顺的孩子,她在你肚子里会领着你,找到你相公。”

    柳蔚神色微顿,盯着自己的肚子不做声。

    小童又问:“你还没想起你的相公吗?”

    柳蔚皱紧了眉宇,声音有些飘忽:“总是,记不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