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48章 爹已经给小宝宝取好名字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48章 爹已经给小宝宝取好名字了?

    “哎。”小童叹了口气,又摸了摸柳蔚身边的大狼,道:“看来还不认可你的相公,我还是把它先带走吧,等它认可了你相公,我再将它送回来。”

    柳蔚讶然:“这头狼是你的吗?”

    “不,它不属于任何人,它是神,是我们的守护神,守护我,也守护你。”

    柳蔚看着那头狼:“我们?”

    小童又笑了一下:“我们云家啊,你也姓云,你不记得了?”

    柳蔚反驳:“我姓柳。”

    小童摇头:“不,你姓云,只是日子太久了,那些背叛者,窜改了祖神的命令,他们以为躲在大海之外,就能逃避圣神的惩罚,不可能的,圣神无处不在,他们总会付出代价,你看,他们不是灭朝了吗?”

    柳蔚听得不是很明白,愣愣的看着那小童。

    小童又说:“你快些回家吧,领路的人已经出现了,我们在家等你。”

    “我……”

    柳蔚还想说些什么,周围却哪里还有人?

    她还是站在满野的草耕田里,天边的风景,还是那样干枯昏暗,但那个小童和那头狼,却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消失得无声无息。

    ……

    细汗,将人的头发都打湿了。

    柳蔚坐在床上,回忆着刚才那迷迷糊糊的梦,隐约记得,梦中,有人跟她说了什么话,但具体是什么,她又想不起来。

    惜香在她身边打盹儿,听到动静,睁开眼,就看到小姐醒了,忙紧张的问:“小姐可是不舒服?”

    柳蔚看惜香一眼,而后闭上眼睛,摆摆手。

    惜香却还是很担心,起身给柳蔚倒了杯水,喂到她嘴边。

    柳蔚喝了,又问:“什么时辰了?”

    惜香走到窗前,打开木质的窗扇,朝外看了一眼:“四更吧。”

    柳蔚又问:“到哪里了。”

    惜香叹了口气,将窗子关了,说:“小姐您莫要着急,船长不是说了,就算海面平静,也要明日晌午才能到最近的海岛。”

    柳蔚没有做声,沉默的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这夜,柳蔚再没有睡过,她睡不着,脑子里混混沌沌的,闭着眼睛,便有一头狼脸,浮现于她的眼前。

    与之前梦到的狼人不同,这头是真的狼,有褐麻色的毛,站在那里,虎视眈眈的姿态,宛若森林之王。

    柳蔚觉得,那头狼看她的眼神很怪,也很复杂,就像人一样,平静,又巍峨。

    天刚蒙亮的时候,明香来敲门,惜香去给开门,门外,明香端着早膳进来,轻手轻脚的搁在案桌上。

    侧身躺着的柳蔚,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明香忙道:“可是吵着小姐了,时候还早,小姐再睡会儿?”

    柳蔚本就只是假寐,闻言摇摇头,下了床。

    两个丫头忙伺候柳蔚洗漱,又给柳蔚将热粥端出来,让她慢慢喝。

    船上条件有限,吃的一切从简,柳蔚不贪口腹,随口喝了两下,便没胃口,出了船舱,又往甲板走。

    这会儿还是清晨,雾气都没散开。

    惜香怕小姐吃了雾不舒服,一心想让她进去,柳蔚却不进去,就站在船头,望着这片深蓝色的海。

    “爹。”细弱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柳蔚转首,就看到小黎穿得歪歪扭扭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过来。

    柳蔚对他招招手。

    小黎走到船头,把小身子歪在娘亲身上。

    “怎么起来这么早?”柳蔚问。

    小黎张张嘴,正要说什么,眼角却瞟到趴在船舱门边的大妞小妞,只好把要说的话憋回去,闷闷的道:“我来陪爹。”

    小家伙说谎的本事拙劣,柳蔚怎会看不出,她笑了下:“是大妞小妞把你抓起来的?爹没事,你回去再睡会儿。”

    小黎当即就高兴了,“嗯”了一声,麻利的转身,刚转身,就对上舱门后头,两双凶狠猩烈的眸子。

    他僵了一下,咽咽唾沫,回身道:“不,我就陪着爹,我不困。”

    柳蔚摸摸他的头,扫了眼舱门方向。

    这一看,就对上两张如沐春风的温和脸庞,两个小姑娘正甜甜的望着她,见她看过去,就朝她眯起眼睛笑。

    这些孩子……

    柳蔚叹了一声,索性也不说了,只搂着儿子,轻轻的问:“你说,你容叔叔现在在哪儿?”

    小黎知晓容叔叔不见了,娘亲带他出来,就是来找容叔叔的,他心里也难受,容叔叔对他可好了,他也很怕容叔叔出事。

    如今娘亲问了,他就说:“容叔叔肯定好好的,他又本事又厉害,肯定比我们过的都好。”

    这些童言童语,柳蔚是不信的。

    但儿子这么说了,她竟也突然着了魔般,望向自己的肚子,摸了两下,问:“小夜觉得呢?”

    这一说,她就愣住了。

    小黎稀奇的看着她的肚子:“爹已经给小宝宝取好名字了?小夜,咦,真好听。”

    明香惜香也笑了起来:“容夜,真是个好名字。”

    小黎跑到娘亲正面,抱住娘亲的腰,把下巴放在娘亲的肚皮尖尖上,细声细气的问:“小夜小夜,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我可是你哥哥,你是我弟弟,听得到吗?”

    “是妹妹。”柳蔚脱口而出,说完,又愣住了。

    明香惜香捂着嘴笑:“是是是,王爷之前给小小姐准备的小衣裳小裤子都是粉色红色的,必然也是想生个女儿,不过女娃娃叫小夜,是不是太生冷了,难道不是夜晚那个夜?是树叶的叶?”

    容棱之前就说,柳蔚肚子里这是个女儿,他盼了数个月,就盼着这胎生个女儿。

    可柳蔚始终觉得,这只是他的期望,她自己有感觉,总觉得这胎肚子里的,没准也是个儿子,但她没说出来,看容棱那么傻傻呆呆的给宝宝准备小玩具,小衣裳,她就觉得好玩,由着他也就罢了。

    可是刚才,她怎会脱口而出,说这孩子是个女儿呢?

    明明,她一直与容棱想得不同的。

    她感觉,冥冥中,似乎有个声音告诉过她,说她肚子里的就是个女儿,还是个孝顺的女儿……

    可是,是谁说的?

    柳蔚吐了口气,且不论那是谁说的,但,若这女儿真是个孝顺女儿,那么,能先将她爹,找回来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