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49章 三王爷,求你行行好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49章 三王爷,求你行行好吧……

    魏俦这三日过的,都不是人过的日子。

    船刚刚落水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死定了,趴在一块浮木上,苟延残喘的不知自己在往哪儿飘,等到他昏昏沉沉的清醒过来时,就感觉周身发烫,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救了,此刻正在发烧。

    救他之人并非一个,而是七个,其中一个他有幸认识,虽不知此人为何也在此处,但他还是很上道的喊了对方一声:“容三王爷。”

    之后的日子,就刺激了。

    七个人紧巴巴的缩在一条不大的渔船上,渔船里满是腥味,船上一共住了十人,七人不说,还有一个是他,另外两人,则是船家祖孙俩。

    魏俦很感激这些人救了自己,正在抹泪花的时候,一柄长箭,突然破空而来,直直的朝他射去。

    他听到箭声时,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那箭就要扎进他的眉心了,突然,有人拉了他一把。

    拉他的是个孔武有力的男子,应当是容棱的侍卫,那箭没有刺入他的眉心,而是射在了他背后的桅杆上。

    惊魂未定的看着那骤然冒出来的长箭,魏俦拍着胸口,虚弱的问:“这是……”

    周遭九人还未来得及给他答案,就听“嗖嗖嗖”,又是几道破空声扑面而来。

    魏俦抬头一看,这才发现,他们周遭,远远近近,竟立有七八艘样式不同的渔船,而这些箭,便是从那些船上射来的。

    魏俦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抓住他的孔武男子,已喝了一声:“先进舱!”

    而后,他就像鸡仔似的,被人拉进了船舱。

    十个人缩在那无比闭塞的小舱里,转个身都困难,而此时,一直没说过话的容三王爷,开口了:“按事前所定,五人先走,四人断后。”说着,他又看了魏俦一眼。

    抓着魏俦的男子突然道:“王爷,这人是捡来的,不如丢他出去迷惑匪贼,我们趁乱逃走?”

    魏俦心里一咯噔,连忙看向那男子,心惊肉跳:“什么丢出去,你们要做什么?三,三王爷,我们认识的,你忘了,我们在古庸府见过,你不记得我吗?你再想想!”

    孔武男子怀疑的瞪着魏俦,似乎觉得这个替死鬼话有点多。

    魏俦本来就发烧了,现在更被吓得三魂丢了七魄,他一把抓住容棱的衣袖,啜泣起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都救我一回了,也不在乎多一回是不是,三王爷,求你行行好吧……”

    容棱挥开他的手,抿紧了薄唇,思忖片刻,道:“将他带走!”

    孔武男子撇撇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答应了。

    魏俦感激的捂住脸,险些哭出声来。

    之后的脱逃,也是惊险连连,薄弱的小船,被七八艘中型大船自四面八方围剿,这样的情况下,又是大海中央,要如何逃,才能逃掉?

    魏俦忍不住思考,而在他还没考虑出个结果前,他就感觉背后有人推了他一把,接着,他一个重心不稳,掉出了船舱……

    他刚一出舱,远处又有利箭射来,魏俦心口直跳,条件反射的想跑回舱里,背后却突然出来五人,连推带挤的,把他推到船边,接着,一个使劲,把他直接推下海。

    魏俦连“救命”两个字都没来得及喊完,就被海水连呛了好几下,差点呼吸不过来。

    但饶是如此,还有人不满意:“你叫什么,还不潜进水底,脑袋立这么高,给人当靶子是不是!”

    那人说着,就按住魏俦的头,把人往海底塞了好几米。

    魏俦都要疯了,手脚乱晃,鼻边嘴边都在冒气泡。

    跟着他一起潜水的另外五人都有些惊讶,彼此用手势交谈。

    ——这傻子不会闭气?

    ——咋办,现在不能上去,露了水面会被看到。

    ——可人就要憋死了怎么办,他好像认识王爷?

    ——真是麻烦,是谁把他捞上来的,一点忙帮不上,还拖后腿!

    魏俦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现在严重缺氧,若再不呼吸,怕是过不了片刻,就得溺死了。

    最后,在他已经开始翻白眼时,终究有人自脚底下拖住了他,把他推回了水面。

    终于探出水面,魏俦狠狠的呼了好几口气。

    可气还未喘匀,又是“嗖嗖”箭声而来。

    这会儿魏俦是半点力气也没有,眼瞅着箭要扎他心口了,还是其他人把他又拉回水里。

    就这样,说是逃亡,但是六人根本是在水里漂,其他人还好,一直在水底,游得挺自在,魏俦不行,他一会儿露头呼吸,一会儿下水跟着别人屁股后面游,好几次差点跟不上大部队,让人给扔在半道。

    就这么游了不知多久,天都黑了,才有另外一艘船,将他们接上去。

    上船的时候,魏俦已经只剩半条命了,发烧烧得开始意识模糊,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之前渔船上看到的那船家祖孙俩一瞧他这模样,就不落忍,老船家说:“还是给换身干衣裳吧,要不怕是得烧出毛病。”

    赤着膀子,正在拧自己衣服的孔武男子,不在意的说:“老人家莫要管他了,咱们这儿哪有干衣服给他,烧出毛病那也是他的命,是人就得服命。”

    老船家还是叹气,不过客观事实就是这样,他们从之前那艘小渔船逃脱,现在这艘船里,的确什么都没有,连蜡烛都没有,想烘烘手都没法子。

    要说起来,这一整艘船的人,与老船家祖孙两,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容棱等人自从沉船落水后,便一直在水中漂浮,他们都知晓,这次船沉并非意外,是有人蓄意为之,可灾祸已经发生,他们又被困在水内,生死只能听天由命。

    而果不其然,在他们落水的第二天,便有人乘船来追杀他们,老船家祖孙两的船,就是被那伙贼人强抢来的,只是那些人不会行船,便将祖孙两留下,而当渔船靠近时,容棱等人先知先觉,已潜入水中,准备伺机杀敌夺船。

    一切都很顺利。

    敌明我暗,渔船上的贼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突然爬上船的七人反噬而灭,只是在打斗的过程中,有两名暗卫受伤,伤势还颇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