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51章 王妃她,这是要生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51章 王妃她,这是要生了吗?

    魏俦是真的难受,他与钟自羽相交多年。

    很多时候他也看不上钟自羽那些草菅人命的做派,但他自己也不是完全洁白的人,早年时,他也没少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虽说现在已收手不干,但或许生长环境不同,他对钟自羽杀人这件事,一直持着不算厌恶,也不算支持的态度。

    他只是没想到,这人会突然悄无声死的死掉。

    还是被他最在意之人亲手手刃的。

    岳单笙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岳重茗的死,分明只是产后病情加重,郁郁而终,岳单笙为何非要怪责在钟自羽头上,就因为他不悦妹妹同好友瞒着自己私相授受,可这也不该激动到要杀人的地步啊。

    魏俦本来就发烧不舒服,现在想了这么多,通身就更难受了。

    他靠着那细细的桅杆,努力想让自己呼吸畅顺些,可这时,一道不知从哪儿射来的白光,在他眼前一晃。

    这三更半夜的,哪来的光?

    他皱眉东张西望,却见周遭黑漆漆的,分明什么都没有。

    “难道要下雨了?”

    呢喃一声,他又看看天,猜测方才那莫非是闪电?

    正想着,一道破空之声,由远至近!

    魏俦顿时僵住,紧接着,他就感觉脸颊一凉……

    “滴。”

    水滴声落在耳畔,一滴,两滴……

    他垂了垂眸,瞧着自己的手背,他手背上,好几滴火红色的血珠,正汇成一片,猩烫刺眼。

    “敌,敌,敌,敌袭!!!”

    回过神来,魏俦立即便吼了出来。

    吼完,他又摸自己的脸,入手一片湿润,掌心全是血红。

    他哆哆嗦嗦的大叫:“我毁容了毁容了毁容了,啊啊啊啊!哪个王八蛋暗箭伤人,有本事出来一对一啊!啊啊啊啊……我的脸我的脸……”

    船舱里的众人听到动静,急忙出来查看,这一看,果真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又围来了七八艘渔船。

    有人咒骂一声:“他奶奶的,白天打了晚上还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容棱站在众人之首,显然也动怒了,经过白日的脱逃,所有人皆是精疲力竭,同时,大家心里也都憋着火,在场诸人,本就都是精锐之将,如今要在这海上藏头露尾,躲躲缩缩,已是难为了他们。

    现在敌人还趁夜偷袭,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更是让这伙铁骨铮铮的硬汉,吃足了委屈。

    当即便有人看向容棱,雄赳赳气昂昂的道:“只待主子一声令下,属下粉身碎骨,也要与那伙匪人同归于尽!”

    容棱呵斥一声:“谁要你粉身碎骨!”

    那暗卫憋了口气。

    容棱眯起眼睛:“要死,他们死便够了!”

    那暗卫立刻又亮了眼睛!

    接下来的事,就不是魏俦这个病号能参与的了。

    他被其他人推回了船舱,同老船家与小孙儿呆在一起。

    魏俦不知外头发生了什么,但那些刀剑碰撞声,却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传入他的耳廓。

    小孙儿很紧张,抓着爷爷的手,担心的问:“爷爷,大哥哥们会没事吗?”

    老船家也抓着孙儿的手,肯定的道:“他们都是勇士,必然会全胜而归。”

    小孙儿纳纳的听着,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阖闭的舱门,他似乎很想出去看看,看看那些勇士们,是如何奋勇杀敌,大获全胜的。

    魏俦是江湖人,他没有这些淳朴的渔民想的那么简单,容棱他们的战斗力,不过八人,敌方却有八艘船,哪怕一艘船里只装了五人,那加起来,也有四十人,是他们五倍,加上对方还有长箭,而他们这边,别说箭了,趁手的兵器,怕是也就随身所带的匕首了。

    那短匕在这种长战环境上,根本没有丝毫用处,他们如无法近身敌人,这场战斗,输赢,便已经定下了。

    魏俦想着,若是这艘船真的沦陷,自己该怎么做?与他们一同抗死?还是暗戳戳的独自跳水离开?

    若是以前,魏俦必然会选择后者,他是一个自私的人,他从未加以掩饰。

    可今日,大概因为好友身死的消息对他的打击太大,他心中,竟凭空生出几分慷慨激昂来。

    他丹邪老祖以前也是有些名头的,虽说金盆洗手多年,但看家老本事,可还没忘光。

    ……

    “啊……”

    隐忍的尖叫,终究自口中溢出。

    柳蔚浑身大汗的躺在床上,双手双脚,都被明香惜香按住。

    整条大船的人,现在都站在舱房外,小妞将刚烧好的水端进去,路过大门时,吼了声:“让开让开!”

    众人急忙让出一条道,有紧张的暗卫心惊肉跳的问:“小妞姑娘,柳,柳……不是,王妃,王妃她,这是要生了吗?”

    小妞没好气的白那人一眼:“不是要生了我烧水做什么,你们都是男子,不准凑上来,都走远些,冲撞了小姐我不放过你们!”

    暗卫们急忙又退开好几步,他们都很着急,站在舱门外走来走去,好几个胆小的,一听到里头的尖叫声变大,便跟着打颤发抖,那模样,比让他们自己生还害怕。

    小妞将水端进去,看见小姐捂着肚子叫的声嘶力竭,她也被吓了一大跳。

    这里四个姑娘,却惟独没有产婆,四个姑娘都没给人接生过,一时间,手忙脚乱的,根本不知该怎么办。

    要说他们上船前本来是要找产婆的,就是担心小姐会在海上生,可是小姐走得急,一落地青州,就立刻上船,哪里给她们安排产婆的时间,这一耽搁,现在就成了这个样子。

    小姐还特别慷慨激昂的说,她生过,知道怎么生,不要产婆。

    生过是生过,可小姐现在都叫的跟杀猪似的,没有产婆,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明香惜香这两日也恶补了些生产知识,惜香一边把手放进水盆里试试水温,一边拿着剪刀,哆哆嗦嗦的说:“剪,剪脐带,我知道剪刀是拿来剪脐带的。”

    明香忙问:“脐带,脐带在哪里?怎,怎么剪?”

    大妞看不下去了,冲上来道:“我在家里跟大人曾给母猪接生过,我知晓脐带是生下宝宝后,连着宝宝与母亲的那根线,但是现在宝宝还没出来,要先接生才能剪脐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