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53章 在这一刻,似乎终于到了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53章 在这一刻,似乎终于到了头

    魏俦努力平复呼吸,没让自己的愤怒,表现得太过明显,他刻意明示:“我也发烧了……”

    暗卫说:“那你去歇息吧,我的伤我自己包。”

    魏俦红着眼睛瞪着暗卫,瞪得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

    暗卫却看都没看,只低着头,去拿布和伤药。

    魏俦气的要命,他霍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容棱,握紧双拳:“那退烧药,能给我一颗吗?”边说,边浑身发抖:“我烧的很严重!再烧下去,脑子都得烧坏!”

    容棱看他一眼,蹙了蹙眉。

    另一个暗卫却说:“想什么呢,那是柳大人给我们王爷备的,你和咱们又不熟,怎么可能给你。”

    魏俦差点吐血:“好歹同甘共苦两天两夜,一颗药都舍不得?”

    暗卫嗤了声:“你啥都没干,怎么就同甘共苦了?”

    魏俦气的险些哭出声,他脚一转,什么也不管了,埋头冲出了船舱。

    舱门被砰得一声关上,舱内的几人面面相觑,半晌,一位暗卫真心实意的问:“王爷,这人事儿真的挺多的,咱不能半道给他扔下吗?”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和,同时发表评论:“一点忙帮不上,还老拖后腿。”

    “夜里总咳,吵得人觉都睡不好。”

    “不知多久没洗澡了,闻着臭臭的。”

    容棱在众怨下思索片刻,才道:“先留下吧。”

    其他人都不乐意:“为什么呀?”

    容棱说:“那人外号丹邪老祖,你等可听过?”

    暗卫们愣了一下,随即惊讶:“门内通缉榜上,排第一的那个?”

    “我记着两个月前,大理寺的通缉名单更改,那丹邪老祖的通缉金额,又涨了五千两。”

    “那就是三万五千两?抓到他,能得三万五千两?”

    话题到这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随后,几个暗卫纷纷起身,前前后后的出了船舱。

    魏俦站在船头发脾气,一张脸绷得紧紧的,暗卫们出来,突然将他团团围住。

    魏俦冷哼一声,倔强的道:“别以为道歉我就会接受,我才不……”

    话音未落,突然,有人朝他出手,魏俦平时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但这不是发烧,又熬了一整夜,精神本就不济吗?

    对方一击即中,直接打中他后颈,他眼前一花,直直倒了下去。

    容棱再看到他的同伴们时,就看到他们拖着已经五花大绑好的魏俦,正把人往一个麻袋里装。

    老船家听到动静过来看,很惊讶:“这是,这是怎么了?”

    暗卫们嘿/咻嘿/咻的将麻袋扎了口,心满意足的对老船家道:“没事,不是怕他冷吗?袋子里暖和。”

    老船家满脸忧愁,觉得他们不对劲。

    暗卫们却不说了,托着老船家,把人往另一头带,嘴里还问,饼子泡好了吗?

    没一会儿,饼子端上来了,打发了老船家和小孙儿去睡会儿,以容棱为首的八个人,开始凑在一起说小话。

    经过昨夜的一场恶战,这些精通陆战的武功高手们,突然被打开了一扇门。

    他们缩在一起开会,开着开着,味道就变了。

    等到会议结束时,所有人脸上,都挂着轻松的笑,这些日子无奈缩在渔船的困窘与憋屈,在这一刻,似乎终于到了头。

    他们已经想到,如何让事情,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了。

    五日后。

    一艘船帆上挂着血斧图样的黑色海船,从海平之外,远远驶来。

    穿着丝绣松衣,一脸吊儿郎当的男子,混混似的翘着二郎腿,盯着远处的海船,呲笑一声:“那不是老黑的船吗?哟,怎么从深海方向过来?那边也有买卖?”

    男子身边的小工嬉皮笑脸道:“这黑船长必定是让咱们打怕了,不敢在内海这块找生意了,这才往那穷乡僻壤的鬼地方跑,深海那边都没海线了,过往船只也是零零星星,能遇到肥羊?做梦去吧。”

    男子摆摆手:“别这么说,人家黑船长可是咱们这行的老前辈,你问问看,两江海盗,几个知道咱们红蛇的,人家都只知道血斧老黑,黑船长去深海,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年轻人谦虚一点,走,咱们过去,同黑大哥打打招呼。”

    小工笑的幸灾乐祸:“那要怎么打?咱们船上还有两门火炮,都是上个月从去定州的那艘官船上打劫下来的,这不是一直没找着机会用吗?”

    “那今个儿天气好,就试试火,我倒要看看,这官家出的火炮,比咱们自个儿造的,到底能好多少。”

    小工哈哈大笑:“好好好,我这就去准备准备!”

    一刻钟后,眼看着远处那艘血斧黑船,越驶越近,男子一声令下,只听“砰”的一声,天地间,仿佛突然被炸开了一般。

    男子仰头瞭望,只见那血斧黑船似乎是被击中了,船身摇晃片刻,船尾都冒出了黑烟。

    男子恣意大笑,旁边的其他人,也笑的腰都直不起了。

    而远处那血斧黑船在刚开始的漂泊之后,竟很快维持了平衡,然后云云的,朝着他们的红蛇船驶来。

    男子眯了眯眼,旁边的小工说:“这是不服气,要找咱们对峙呢?”

    “对峙,就老黑那点人手?船长,咱们要不再开一炮,让他们吃吃厉害?”

    几个人七嘴八舌,被唤作船长的男子却只是停顿片刻,便大手一挥,慷慨的道:“开,想怎么开,就怎么开。”

    手下们被振奋了,嘻嘻哈哈的又去装炮火。

    只是他们第二炮还未来得及开出去,远处的黑船就已经加快速度,驶到了他们跟前。

    红蛇船长探头探脑,嬉皮笑脸的等待迎接气急败坏的血斧船长,可他看了半天,却没瞧见对方黑船的甲板上出现人。

    他正狐疑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他回头一看,听见那尖叫声是从炮火台方向传来的,他忙皱着眉去看,可还未近前,就感觉一道冷意,从后颈窜了上来。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素来以敏锐见称的红蛇船长,失去了镇定。

    他急切的想看清楚胆敢袭他船的贼人面孔,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柄利刃,那利刃银光熠熠,在掠过他视线时,已经刺向他肩胛。

    两刻钟后,将红蛇船上,前前后后六十多人捆绑好,扔进底仓后,某位暗卫,一边拍拍手,一边面带笑容的走出来。

    走到门口,他看到自家主子,便恭敬的禀报:“算上这次的,咱们五日共遇到三伙海盗,抓敌一百五十一,其中八十四人,还在血斧船内被关押,这六十多人过去怕是住不下,只能安置在这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