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57章 为什么妹妹叫容夜,我叫柳小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57章 为什么妹妹叫容夜,我叫柳小黎

    在将小孩抱出舱房,给其他人看时,所有看到小郡主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长得太好看了!”

    柳蔚沉默的听着,然后对容棱道:“你小心一些,你的这些下属,似乎都是颠倒黑白之辈。”

    容棱一直陪着柳蔚,听她这么说,只是笑着,再亲亲她的嘴唇,也不反驳。

    柳蔚让他亲着,眼神柔和得宛若一汪水,她看着他,就像看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当真只有分别过,方知重逢的欢喜。

    柳蔚此刻劲儿还未缓过来,她现在下半身还都是麻的,但她不愿休息,她就想这么抱着他,抱着这个消失了近一个月,让她牵肠挂肚,魂牵梦系的男人。

    正在两人腻歪着时,舱房门,被推开了。

    小黎一脸匆忙的走进来,他强行挤开容叔叔与娘亲,钻到两人中间,然后眼睛里挤出了眼泪泡泡。

    柳蔚愣了一下,问:“怎么了?”

    小黎吸吸鼻子,问娘亲:“我有妹妹了?”

    柳蔚觉得自己似乎猜到了儿子为什么哭,她一脸温柔的道:“小黎,不管爹娘有几个孩子,你都是我们的宝贝。”

    她故意用了爹娘,说到“爹”字时,还看了容棱一眼。

    容棱也看着她,目光柔软极了。

    但小黎显然没体会到娘亲话语中的暗示,他只是问了一遍还不止,还反复的朝娘亲确定:“我真的,有妹妹了?”

    柳蔚点点头,然后笑着给他灌鸡汤:“你有妹妹了,以后你就是哥哥了,你要保护妹妹,照顾妹妹,娘将妹妹交给你了,好不好?你要疼她,爱她,哪怕她长得不好看,也不能嫌弃她,好不好?”

    小黎眼角的眼泪泡泡终于破了,他“哇”的一声大哭出来,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为什么妹妹叫容夜,我叫柳小黎,娘,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不是她的亲哥哥,哇……”

    柳蔚:“……”

    容棱:“……”

    ……

    月明星繁,同一时刻,同一片海域的另一方向。

    “桀,桀,桀……”

    鸟儿尖锐的叫声,穿过黑夜迷蒙的浓雾,钻入船舱内某些人的耳中。

    在这大海之上,四面环水,谁能想到,半夜三更,竟会有鸟叫声?

    亚石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等再静下心来,竟连鸟儿扑扇翅膀的声音也能听到。

    他愣了楞,下了床榻,朝舱外走去。

    芳鹊还没睡熟,这阵子,因为身子未好全,她一直不拘小节的同亚石同房而住,此刻听了隔壁床的动静,她也起来了,问:“怎么了?”

    亚石拧了拧眉,道:“你可有听到鸟叫?”

    芳鹊一滞:“鸟?”

    亚石有些迷糊:“我听错了吗?”

    正好此时,舱外又响起鸟儿尖利的声音。

    芳鹊直了直眼,坐正了些:“还真是鸟叫,难道附近有什么小岛?”

    亚石抿紧唇,拉开舱门,走了出去。

    他刚穿过走廊,就看旁边一扇门,也开了。

    那间舱房是那位岳公子的房间,果然,舱门内,披着深色外衫的冷峻男子,走了出来。

    看到门外的亚石,岳单笙也愣了下,然后,朝着甲板方向走去。

    甲板两旁,挂着两盏灯笼,在这深海中央,四周漆黑的环境下,这两盏灯光微弱的灯笼,就像黑幕中的两颗星。

    岳单笙站在甲板上,迎着徐徐的海风,仰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亚石跟在他后面出来,见状,问了声:“岳公子也听到了鸟叫声?”

    岳单笙没做声,只是在环视了周遭两三圈,却并未瞧见半只鸟影后,垂了垂眸,似乎在思索什么。

    “桀……”

    正在这时,鸟叫声又起了。

    亚石和岳单笙同时抬头,这回,他们看到了,只见船帆高高的桅杆尖上,一只浑身漆黑,双眸锐亮的尖嘴鸟儿,正低着头,用一种睥睨天下的姿态,冷冷的看着他们。

    “珍珠!”

    吃惊的女音,自身后传来。

    亚石回头一看,就看到芳鹊提着裙摆,急急忙忙的跑出来。

    她穿的很单薄,亚石正要提醒她不要着凉,却见她站到桅杆下面,仰着头,认真的问那鸟儿:“你是珍珠?我家嫂嫂养的那只极通人性的乌星鸟?我认得你,我还曾喂你吃过虫子,你记得吗?”

    鸟儿怎么可能回答她的话,亚石正欲轻斥芳鹊胡闹,却见桅杆上的黑鸟,突然通了灵一般,歪了歪脑袋,然后扑扇着翅膀,飞了下来。

    亚石错愕的看着那鸟儿落在芳鹊的手臂上,随即,就听到芳鹊的惊叫声:“你的羽毛怎么都是湿的?你怎么这么烫?你是不是病了?”

    亚石忙走过去,伸手碰了碰那鸟儿,果然,一摸就摸到它全身湿润,并且整个身子滚烫滚烫的。

    “你真的认识这鸟?”亚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它怎会在此处?这附近可都是海。”

    芳鹊担忧的将黑鸟抱紧,认真的说:“它一定是珍珠,你看,我叫它名字它听得懂,一定是嫂嫂将它带来的,我们落船的消息,嫂嫂定然知晓了,嫂嫂肯定来找我们了!”

    亚石没有做声,只看了那黑鸟半晌后,问:“那它怎会弄成这样?”

    芳鹊也不知道,在她印象中,珍珠是只很聪明的鸟,师兄还曾说,珍珠能替代信鸽,甚至能帮忙提送一些不太重的东西往返来回。

    “珍珠,你到底怎么了?”芳鹊将黑鸟捧得紧紧的,心里又惊又慌,她很害怕这鸟会出个什么三长两短,这可是嫂嫂最喜爱的小宠,她还曾见过珍珠站在嫂嫂肩膀上,与嫂嫂同出同进。

    “桀桀……”黑色的鸟儿大概因为见到熟人,眼神已不似之前那般锐利,它窝在芳鹊的手心里,懒洋洋的闭了闭眼,许久,都没睁开。

    “死了?”亚石问。

    芳鹊狠狠的瞪向他。

    亚石一脸无辜:“也不是我弄死的,它是不是飞来的时候落水了?这鸟如此娇小,掉进水里,哪怕立即飞出,怕也活不了多久。”

    芳鹊也说不准,她想了想,竟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岳单笙:“岳公子,您能救救珍珠吗?”

    岳单笙沉默的看着她,又看看她手上的鸟儿。

    芳鹊上前一步:“您是好人,我知道的,我,我认得黄儿,她提过您,是您救了她……”

    岳单笙眯了眯眼,眉宇里,多了两分危险。

    芳鹊忙又说:“您的容貌同嫂嫂那般相近,您又坦言自己姓岳,我当日便猜到了,只因不敢僭越,强行追问,可若您真的我知晓的那位岳公子,请您一定要帮帮我,救救珍珠,好歹,您同嫂嫂,也是表兄妹关……”

    “不算表亲。”岳单笙的音色微低,语气里,蔓出几分凉薄:“我与她,亲属关系极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