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60章 柳蔚,是人外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60章 柳蔚,是人外人

    柳蔚忙坐起身,想下床去看。

    容棱将她按住,道:“莫要下地,小心吹了风。”

    柳蔚只好不下床,却催促道:“你快去看看,是不是咕咕回来了,它与珍珠之前去海上找你,它们毕竟是不是人,这附近岛屿又少,我一直担心他们不知何时才能飞回来。”

    容棱让她不要激动,随即便拉开门,脚步匆匆的出去。

    不多久,他又回来,身后还跟着体型硕大,一直扑腾翅膀的大鹰。

    “咕咕。”柳蔚叫了一声,咕咕立刻“咕”了起来,挥着翅膀往她这儿飞。

    “小心。”容棱猛地一步上前挡住。

    柳蔚如今体弱,她怀中还抱着小夜,咕咕若是没轻没重的飞过去,冷不丁便会将人伤着。

    咕咕被挡住了,还有些懵懂,放下翅膀,站到旁边。

    容棱将柳蔚搂住,将她护好,又为她捋了捋耳旁的发丝,动作细致认真。

    柳蔚忙对咕咕招手,让咕咕上前。

    咕咕瞅瞅容棱,又瞅瞅柳蔚,最后收敛了翅膀,用走的,走到了床跟前。

    柳蔚将女儿塞给孩子他爹,拉住咕咕,摸来摸去,检查它有没有受伤,发现没事后,她松了口气,拍拍大鹰的头,问:“珍珠呢?”

    咕咕乖顺的任主人摸着,随即听到熟悉的名字,似乎想了一下,然后歪了歪脑袋:“咕咕咕……”

    柳蔚听不懂它的话,只认真猜测:“珍珠没同你一道回来?”

    “咕咕咕……”

    “叫,是有还是没有?如果有你就扇扇翅膀,没有你就不扇。”

    咕咕没有扇翅膀,只是还在叫:“咕咕咕……”

    柳蔚皱了皱眉,语言沟通真是大问题,以前珍珠在身边时,她就没这些困扰,当然,她能听懂珍珠的话,这本来就是个解释不了的奇迹。

    “咕咕咕……”

    咕咕看柳蔚不懂,着急了,忍不住原地蹦蹦跳。

    缩在容棱怀里的小夜倒是不怕大鸟,见咕咕跳,她没表情。

    柳蔚实在无法理解咕咕的意思,连猜带蒙了好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她摆摆手,疲惫的道:“珍珠应当无事,珍珠陪了我十多年,我与它早便心灵相通,它若出事,我不可能不知。”

    说到这里,她又愣了下,想到自己这两日的不祥预感,心口忍不住跳了跳。

    莫非,那不祥之感,指的会是珍珠?

    这么想着,她胸口突然一滞,冷不丁的,心脏疼了一下。

    她忙按住心脏位置,眼瞳里露出惊恐。

    难道……真的会……

    珍珠……

    ……

    已进入西海之域的小渔船上,玉染把船舱里还剩下的干玉米煮熟,递给了她家师父。

    白须白眉的老者接过玉米,一粒一粒的掰开,慢慢的吃。

    玉染坐在船头,双脚晃在船外,悠悠哉哉的问她师父:“师父,你上回说的什么天命星,伴月星,子母星,到底是什么意思?”

    慈眉善目的老者闻言轻哼一声:“如今相信为师了?”

    玉染轻笑:“反正无聊,听师父胡说八道也算解个闷。”

    老者满脸不善的瞪着她。

    玉染催促:“师父快说,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您说伴月星黯淡,子母星璀璨,还说子母星会取代伴月星,成为天命星的守护星,且不说师父您是不是当真会观星,但这些名字,您倒是取得不讲究,伴月嘛,月亮呢?”

    老者叹了声:“是啊,月呢?”

    玉染不懂。

    “伴月,自然是该,回到月亮身边去了。”

    “月亮?”玉染忍不住瞧了瞧天空,如今还是白日,天上只有蔚蔚蓝天与白云。

    老者轻轻一叹:“相传,天空中的每颗星星,便是凡世间的每个人……”

    人自出生起,便会在天上留下一抹星,这星,叫做天命星,乃是你一生辉煌衰落的记录,天命星耀眼,人便健康安乐,天命星黯淡,人便疾病痛苦。

    古早之前,人都是以星观人,那时的天空,比现在洁净,一到夜里,入目繁星,密密麻麻,远的近的,层出不穷,亮的暗的,星光闪耀。

    天命星是人映照,有见识的学者,能通过奇门遁甲,天地五行,推测哪颗星,对应哪个人。

    当然,这仅限于当时代的人上之人,比如,帝王,帝后之类,这些在人间出众不凡的人物,他们的天命星,也与其他星星大相迳庭。

    “那师父能看到嫂嫂的天命星,是说嫂嫂也与众不同?”

    老者点头:“你嫂嫂自然不同,自你同我提过她的姓名年纪,生辰八字,我便推算出,她,是人外人。”

    “咦?”玉染纳闷:“不是人上人,是人外人?”

    老者看向徒弟:“你嫂嫂命运多舛,她现在的命,不是她自己的,按我所瞧,她应当于早年便过世才是。”

    “嗯?”这个说法实在出乎玉染的意料:“过世?”

    老者沉了沉眼:“有人用自己的命,为她续了命,所以,她成了人外人,命宫里已经截了生息,天命星却依旧辉煌。”

    “续命?”这个词当真是把玉染吓住了,她咬着手指,声音虚弱:“那不是妖怪吗?”

    “这你错了,一命换一命,算什么妖怪?”

    玉染还是不懂:“那到底什么意思,人真的能续别人的命?怎么可能?”

    老者叹了口气,“天佑痴儿啊,不是她要了那人的命,是那人主动将命续给了她,简单而言,你嫂嫂并非自己在活,她活了两个人的人生。”

    玉染玉米都不吃了,把腿从船头缩回来,盘在一起,专心听师父说下去。

    “那是什么人给她续的命?”

    老者看了眼天:“月亮。”

    玉染也跟着他看去,咕哝:“月亮?”

    老者云云发问:“若说每个人对应天上一颗星星,那又是谁,对应月亮呢?”

    玉染沉默起来,半晌道:“您是说,对应月亮那个人,他将自个儿的命,续给了嫂嫂?他是谁?”

    “血脉相连的亲眷。”

    玉染更懵了。

    老者道:“为师也瞧不出那是她的谁,但总归是近亲,或许父母,或许兄弟,但那人,若他还活着,必会成这天下的主宰。”

    “做皇帝?”玉染讶然。

    老者摇头,随即又一声喟叹:“天下,何时只是人类的天下了?山林风雨,天地万物,那才是天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