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65章 你猜它现在怎么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65章 你猜它现在怎么了?

    玉染忍不住一阵担心,待亚石匆匆上了客船以后,她急忙上前去问:“芳鹊呢?怎么没跟你一起?”

    亚石久违的看到了相熟之人,心中正是难得欢喜,听玉染这么一问,便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这一看,却并未在甲板上看到芳鹊。

    他皱了皱眉,说道:“方才还在那边。”

    “那现在呢?”玉染有些着急,问不出答案,索性抬脚就上了接板,蹬蹬蹬的跑去了对面的船上。

    玉染进了船舱,挨着一间一间的看,那渔船毕竟不比客船,地方小,舱房也少。

    看了三间,玉染就找到了。

    只见靠船尾的小房内,芳鹊正趴在床榻上,脸对着枕头,不知在做什么。

    “芳鹊?”玉染唤了声,上前两步。

    听到熟悉的声音,芳鹊顿时抬头,一瞧是玉染,惊喜的蹦跳起来:“玉染,你怎么在这儿?”

    说完,又看看窗外:“啊,已经到了吗?那师父呢,师兄呢,嫂嫂呢,都在吗?”

    玉染进了舱房,拉着芳鹊的手:“他们都在另一艘船上,大家都在等你,你呆在这儿做什么呢?”

    一说到这个,芳鹊脸上就露出迷之笑容:“玉染,你看这是谁?”

    她指着自己枕头上摆着的一坨黑色的东西,满脸柔和。

    玉染扭头看了眼,立刻认出来了:“这不是,乌星鸟吗?嫂嫂也养了一只。”

    “这就是珍珠,嫂嫂的那只鸟。”芳鹊说着,语气就开始兴奋:“你猜它现在怎么了?”

    玉染看着黑色的鸟儿耷拉着身子,懒洋洋的缩在枕头中央,模样瞧着非常憔悴,她忍不住担心:“是不是病了?赶紧交还给嫂嫂看看,嫂嫂的小宠,嫂嫂定然会治。”

    “你也觉得它病了是不是?”芳鹊咯咯咯的笑:“我跟你说,咱们都让它骗了,它不是病了,它是怀孕了!”

    玉染眼睛瞪得大大的:“啊?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芳鹊说得振振有词:“我捡到它的时候,那会儿它突然没气了,我还当它受了伤还是得了病,要死了,可谁成想,咱们船上的岳公子,医术不错,竟将它活活救过来了,只是救好了后,珍珠还是郁郁不振,一幅提不精神的模样,后来我就找岳公子要了几本医书自己看,其中一本书上就写,食欲不振,精神萎靡,膳食不荫,精气不足,这些,均乃怀孕初期的表状,玉染,珍珠快下蛋了,这几日我都在照顾它,你说它下了蛋,孵出的小鸟,也是黑色的吗?万一鸟爹爹不是乌星鸟呢,万一是喜鹊呢?又万一是燕子呢?你说它会不会生一只红色的鸟?那一定很漂亮……”

    玉染看芳鹊说得喜不自胜,又想到了自己因为前朝之事误会嫂嫂,犹豫一下,就道:“芳鹊,你可能还不知道,嫂嫂给咱们生下小侄女了。”

    芳鹊的确不知道,闻言愣住了:“小侄女?”

    “对啊,都满月了,我昨晚看过一眼,特别可爱。”

    芳鹊顿时抓住玉染的手,急匆匆的道:“在哪里,在哪里,我也要看!”

    “你等一下。”玉染按住她,让她别这么激动,又说:“芳鹊,你看,嫂嫂要照顾小侄女,必然抽不得别的空,若珍珠当真怀了崽,咱们帮着照料照料好不,咱们让嫂嫂少操劳些,为她分担一些琐事。”

    “当然好啊。”芳鹊想也不想的应了:“能帮嫂嫂的忙,又能在师兄面前邀功,一举两得,而且我也特别喜欢珍珠,它特别乖。”

    玉染看她答应得痛快,也放心了,她是想做点事弥补嫂嫂,芳鹊若能配合,那是再好不过的。

    “那咱们就把珍珠带过去吧,珍珠怀孕了,嫂嫂必然也很高兴。”

    两人说着,就喜滋滋的拿了个软垫,将珍珠轻放在垫子中央,抱着它出了船舱。

    柳蔚之前就听说玉染去接芳鹊,这会儿看她们一道回来,便笑起来:“是不是太久没见,想的紧?”

    玉染脸颊红红的点头,然后拉拉芳鹊的袖子。

    芳鹊就挺胸抬头的抱着软垫走过去,将垫子往前一摊。

    柳蔚垂首一看,就看到垫子上,那闭着眼睛,缩成一团,睡得极熟的黑鸟。

    她一愣:“珍珠?”

    芳鹊笑眯眯,把珍珠连同垫子,都塞到嫂嫂怀里。

    柳蔚忙抱住,再三确定这真是珍珠,忙问:“它怎么了?”

    芳鹊嘻嘻的笑:“嫂嫂,珍珠,它怀孕啦!”

    柳蔚一滞,迷茫的看着她。

    芳鹊捂着嘴偷笑:“嫂嫂也惊喜是不是,我刚知道,也吓了一跳呢!”

    柳蔚还是迷茫的看着她。

    芳鹊一脸真诚的道:“嫂嫂,你放心,我知晓你刚生了小侄女,身子正虚,也忙,珍珠下蛋前,我和玉染会帮你照顾它,你不用担心照顾不过来,有什么事,尽管使唤我们就是……”

    玉染急忙插嘴:“嗯嗯嗯嗯嗯。”

    柳蔚继续迷茫的看着她,而后又看看玉染,接着,再看看怀里的珍珠。

    在缄默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后,柳蔚,沉沉的开口:“芳鹊,珍珠……是公的。”

    芳鹊:“……”

    玉染:“……”

    ……

    无论如何,珍珠是不可能怀孕的。

    将珍珠抱回舱房,柳蔚立刻替它检查,翻动间,黑色的鸟儿被惊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柳蔚立刻喊了声:“珍珠?”

    珍珠像是还未反应过来,恍惚半晌,直到眼珠聚焦片刻,才挣扎着半坐起来,对着柳蔚叫:“桀……”

    柳蔚心疼的摸着它的背毛,轻声问:“你这是怎么了?吓死我了。”

    珍珠一看到亲人,立刻委屈上了,啜泣着叫唤两声,而后整个身子攀爬着往柳蔚手心里钻。

    柳蔚索性将它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哄。

    珍珠被顺毛顺舒服了,才细声细气的把这半个月吃的苦,都吐了出来。

    柳蔚听它说的颠三倒四的,也迷糊了:“你说你看到了海上有艘船,正要飞过去时,却不知为何突然使不上力,一下子便落进了水里?而后再起来,也只能勉力飞到船帆上方,之后更是彻底晕死了过去?”

    珍珠连嘴的答应:“桀桀桀。”

    柳蔚不解:“可,为何会这样?”

    珍珠可怜巴巴的摇头,它也什么都不知道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