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66章 珍珠好像,小肚子真的有些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66章 珍珠好像,小肚子真的有些大

    珍珠身体之事,就像个迷,柳蔚将它前前后后检查了好几遍后,愣是除了体虚,没发现半点不妥。

    但珍珠的样子又的确是大病初愈,可那莫名其妙的病,又始终找不到症结。

    唯一一点,珍珠好像,小肚子真的有些大。

    “你不会真是雌鸟吧?”柳蔚半信半疑。

    珍珠虽然虚弱得不行,但为了捍卫自己的鸟汉子尊严,还是勉强跳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仰天长鸣:“桀——”

    柳蔚赶紧安抚它:“好好好,我说笑的,你躺下来,别乱动。”

    珍珠又焉巴似的倒回床上,懒洋洋的把自己陷进枕头里。

    珍珠平安归来的消息,没一会儿便传遍了客船,小黎难得的从妹妹身边离开,屁颠屁颠的跑到娘亲的舱房来,当看到珍珠病了时,他吓了一跳,忙上来心疼的摸摸黑鸟的背毛,一个劲的问它难不难受。

    咕咕也跟着扑腾了进来,它一进来就像雷达反射似的,笔直的找到了被小黎挡住的珍珠,而后一言不发,就团吧团吧,让自己上了床榻,沉默的躺在珍珠旁边,端直了上半截身子,就这么守着它。

    柳蔚摸摸咕咕的头,咕咕任它摸,自己却低头,用尖隼小心翼翼的刮蹭珍珠脑门的细毛。

    珍珠还没睡,它看看小黎,又看看咕咕,最后身子稍微往咕咕那边靠了靠,才缓缓闭上眼睛。

    体虚气若,加上船只颠簸,小黑鸟现在只要有机会,就想好好睡一觉,不会被吵醒那种。

    等珍珠睡着了,柳蔚就写了张药方,同儿子一起去客船的杂物舱,想找找看,被他们带上船的行李里,有没有符合的药材。

    而同一时刻,客船二层的大厅里,岳单笙同容棱对着而坐。

    容棱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岳单笙,事实上,他同对方的最后一次联系,还是在青州,对方送回来的那封书信,信中提到了玉佩与地图之事,并且点名,钟自羽已死。

    自此之后,他们再无联系。

    应当是岳单笙始终未解出地图之谜,可如今,在这茫茫大海,两人骤然重逢了。

    警惕与防备在空气之中流转,过了不知多久,才听容棱问了一句:“阁下,要去何处?”

    能在偏离海航的水域救到芳鹊与亚石,那说明,岳单笙是要去某个地方,一个,与正统海航,背道而驰的地方。

    容棱对那个地方有一些猜测,但不确定。

    岳单笙知道他在猜什么,端起手边温热的茶杯,啜了一口,开门见山:“地图之谜,还未解开。”

    容棱挑眉:“地图何在?”

    “三王爷看得懂?”

    “可以看看。”

    “看了便能明白?”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一问一答,仿若试探。

    半晌后,岳单笙没有再问下去,而是将茶杯搁下,问:“你要一人看,还是同她一起?”

    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容棱没有犹豫的起身:“一人。”

    岳单笙也起身,神色莫名的扫了对面的冷峻男子一眼,转身,朝着容棱为他安排的舱房走去。

    舱房里,小喜子正在铺床,看到公子同另一位器宇轩昂,一身贵气的男子进来,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老实的站到一边。

    “你先出去。”岳单笙道。

    小喜子乖乖点头,临走前,却又偷偷瞧了那俊逸男子一眼。

    小喜子离开时顺道关上了舱门,房间里有着淡淡的海腥味,并不好闻,但总的来说,比之前那艘破小渔船要好上千万倍。

    岳单笙走到床榻边,将随手搁在那儿的行李打开,从里面找出个牛皮小包。

    再把小包打开,里头是一团皱巴巴的暗黄色皮纸。

    说是皮纸,但从材质上来,不像羊皮,也不像猪皮,倒有点像……

    随着那皮纸被慢慢展开,最后铺成一整块,摊放在床上,容棱看着那个形状,眼里露出诧然,不自觉的看向岳单笙:“人皮?”

    “嗯。”岳单笙回复得很快,似乎并不觉得一张镌刻在人的整块背皮上的地图,有什么不妥。

    他应完,还邀请似的指指自己对面,示意容棱,坐。

    容棱从来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手上的鲜血比之岳单笙,只会多不会少,一块人皮罢了,还不至于让他过于惊愕。

    在短暂的沉默后,他坐到了床榻对面的木椅上,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句:“谁的皮?”

    这回岳单笙没有立刻回答,直到过了许久,久到容棱以为他不会说了,才听他吐出一个名字:“钟自羽。”

    容棱一下看向他。

    岳单笙抬起头,对他忽而一笑:“放心,皮是在他死前割的,死后的皮硬,割不到如此轻薄整洁。”他说着,还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般,手指缱绻的摩挲着那块人皮的边角纹络。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对于钟自羽,容棱一千万个没有好感,但对方生前被人剥下整块背皮,这让他不禁想到,世上是否当真有报应一说?

    古庸府案,到现在于他心中,也还蒙着一层阴影,他还记得当时搜查山洞时,看到了多少盏人皮灯笼,也清楚的记得,调查结果显示,钟自羽用这种变态的方法,杀了多少无辜女子。

    那是个不能被任何人原谅的杀人犯,死不足惜,甚至到最后,那人大胆的竟还敢把念头动到柳蔚身上……

    容棱恨不得将其手刃,千刀万剐,而如今,那人死了,且以同样的方式,被人剥皮,他说不出是高兴还是痛快。

    只觉得,还是太轻了……

    就如柳蔚所言,不该一死解脱,就该让他活着,生不如死,苟延残喘……

    “怎么?”看容棱迟迟不语,岳单笙唤了一声。

    容棱回过神来,对他摇头:“无事。”

    岳单笙也不在意,指着地图上的最中心处,道:“此处,便是目的所在。”

    容棱朝那被特意标出的形状看去,却看不出周围哪一条路,能通往那处。

    岳单笙道:“按图所视,要想前往,必过前头这大片海域,此海域名唤魔鬼海,我已问过两江船家,皆无能抵达之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