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68章 她在容棱的世界里,非常有分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68章 她在容棱的世界里,非常有分量

    晚上用膳时,柳蔚才知道岳单笙也在。

    柳蔚的目光中带着打量,将岳单笙这人上上下下都看了一圈儿,对方倒也没避,更无半点不悦,只是目光,却看向首席那位白须白眉的老者。

    一餐过后,众人落筷,老者最先起身,想了想,突然叫了三个徒弟,同他回房说事。

    芳鹊、玉染屁颠屁颠就跟了上去。

    容棱看了岳单笙一眼,又看了柳蔚一眼,才后半步跟去。

    等其他人都离开,餐桌上只剩柳蔚与岳单笙两人。

    四目相对,柳蔚没话找话的道:“都说你我长得像,这么看来,的确很像,那我们是什么关系?表亲吗?出五服了吗?”

    岳单笙抬起眉眼,瞧了她一下:“出了。”

    柳蔚略微讶异:“出了五服容貌还如此相似,当真不易,那你是纪家哪一支?”

    岳单笙没由来的冷笑一声:“我不姓纪。”

    柳蔚不解,看着他。

    岳单笙似不想说了,端起手边酒杯,温吞饮下,又夹了块菜,慢慢咀嚼。

    柳蔚听出此人言语内对纪家的不喜,她后面的话就不知该如何接了,犹豫半晌,她才咳了一声,重新找了个话题:“我知道你前阵子去了青州,真是不巧,若你晚几日走,还能见着纪冰,你应当挺想他的吧。”

    提到纪冰,岳单笙果然又有了反应,他放下酒杯,表情有些慎重:“你见了他?”

    柳蔚笑着点头:“他很好,很聪明,也很乖顺。”

    岳单笙不知是放心还是不放心,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柳蔚又说:“他在医毒之术上的确很有天分,辅之本身的五感之术,只要好好培养,将来前途,必不可限量。”

    岳单笙垂了垂眸,半晌,“嗯”了声。

    要严格说起来,这世上,纪冰怕是岳单笙仅有的亲人了。

    话题到这里,柳蔚也不知还能说点什么,岳单笙明显不想跟她聊天,她这么硬聊,其实挺尴尬的。

    正捉摸着找个什么借口离开算了,对面的男子,突然开口了:“你同容棱,成婚了?”

    若几个月前,柳蔚对此事,怕还会遮遮掩掩,但经历了容棱失踪一事,她反倒庆幸,庆幸两人有着这个她以前一直觉得可有可无的所谓名分,庆幸在他出事时,她能够用妻子的身份,去关心他,担心他,这种心态,是与曾经完全不同的,就像体悟了另一个人生。

    柳蔚还记得,以前在现代时,妈妈因为她一直不交男朋友这事,找她谈过一回话。

    当时她挺倔的,态度很强硬,只说缘分没到,不想强求,妈妈哪里看不出她这是敷衍,但并不戳破,也不立刻逼她,只是问她:“小蔚,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嫁给你爸吗?”

    柳蔚说:“不知道。”

    妈妈就说:“因为他胆结石做手术时,突然发神经,自己不签字,不让家属签字,非拉着我,要我给他签手术同意书。”

    柳蔚不明所以,但一板一眼的道:“胆结石只是小手术,爸是研大特聘医学教授,他很清楚,无理取闹是不对的。”

    妈妈笑了:“那么小的手术,他却不肯签字做,非得把我叫去,然后硬拉着我,要我给他签字,可那时候我们还没结婚,我根本没资格签,因为这个,他在病房耗了一天,不肯进手术室,最后把你奶奶都惊动了,结果你知道他说什么?他说,我就是他的家属,他的手术同意书,只给我签。”

    柳蔚不明白,拧着眉说:“占用、滥用紧缺术房超过二十四小时,已经属于违背人道主义行为。”

    妈妈似乎噎了一下,然后摸着她的头说:“看来你还是没开窍,等你将来遇到喜欢的人就明白了,有些事啊,情侣不能做,只有夫妻能做,你爸那会儿,是把我当他妻子,将自己交托给我,我其实吓着了,觉得这人怎么这么莽撞?可细想一下,又觉得,有个人那么急切的非把自己托付给我,真的很好。”

    柳蔚还是不太明白,关注点仍在上一件事上:“最后爸跟院方道歉了吗?同一天使用手术室的其他患者,因为他的无理取闹,受到影响了吗?”

    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满脸无奈:“道歉了道歉了,你爷爷还拄着拐杖去医院打你爸,差点把你爸打死。”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柳蔚心满意足,转头又问:“所以妈,你为什么嫁给爸?”

    妈妈:“……”

    如今已为人妻,柳蔚再回忆到这件事,不觉想笑。

    当初的自己,根本不理解情为何物,也不明白,情侣、夫妻的区别到底是什么。

    甚至几个月前,她的观念都是,两个人在一起,所谓的名分,根本不重要。

    可实际上,两者之间的差距,根本是天渊之别。

    用女朋友的身份去担心容棱,跟用妻子的身份去担心,两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后者,会更慎重,也更正式,她喜欢后者的感觉,那样会显得,她在容棱的世界里,非常有分量。

    她喜欢这个分量。

    也喜欢她与他的名字,以夫妻的名义,交叠得不分彼此。

    因此,这会儿的她,面对岳单笙的询问,脸上露出满足的笑,甜甜的说:“嗯,成婚了。”

    岳单笙看着她张扬而轻快的脸,愣了一下,才点头:“祝贺。”

    柳蔚问他:“你呢,有心上人吗?”

    岳单笙的脸微微沉下:“没有。”

    柳蔚忍不住念叨:“赶紧找个合心意的女子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看我们都有两个孩子了……”

    突然就被人催婚的岳单笙:“……”

    为了将这个自己并不愿讨论的话题结束,岳单笙咳了一声,问道:“那张地图,你有何看法?”

    本来还想在自己身边找找,看看有没有适龄女子可以介绍给岳单笙的柳蔚,闻言顿了一下,反问:“什么地图?”

    岳单笙一滞,下意识的看了眼舱房方向。

    之前他将地图与容棱都留在房间,自己去了甲板,其后便一直在外面,没回过房,他以为容棱将地图拿走了,也猜测,那图容棱是肯定要给柳蔚看的。

    但现在看来,容棱没给柳蔚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