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76章 那石头里,怎会孵出一条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76章 那石头里,怎会孵出一条虫?

    另一边。

    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在耳边响起。

    浅眠的纪茶急忙腾跳而起,几步跑到塌边,小心的看着床上的老人:“表姑奶奶?表姑奶奶?”

    连叫了好几声,睡得极不安稳的老人才虚弱的睁开眼,满头大汗。

    纪茶喘了口气,拿了杯水过来,一边喂,一边问:“您又梦到什么了?不是吃过药了吗?怎么还是老做梦……”

    老人迷茫的瞧着她,嘴里呢喃了两句什么,纪茶仔细听,才听到又是表姑爷爷的名字。

    她皱了皱眉,心疼的将表姑奶奶抱紧:“咱们不想了,不想了好吗。”

    老人不知听明白没有,又开始满床的翻找什么。

    纪茶忙按住表姑奶奶的身子,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黑色石头,递上前:“在这里,在这里,别着急。”

    老人捏紧那个黑石头,摸着石头上斑驳的纹路,轻轻啜泣:“南峥……南峥……”

    纪茶叹了口气,想再劝两句,却猛地听到“咔嚓”一声。

    深更半夜,房间寂静,又哪里来的声响?

    纪茶不觉屏息,眼睛看向表姑奶奶手上的黑色石头,那石头,刚才是不是动了一下?

    不可能吧,石头怎么可能动?哪怕那之前是个活蛊,可已经死了这么多年……

    “咔嚓。”

    细弱的声音再次响起,纪茶不禁瞪大眼睛,她怀疑自己眼花了,但,但她又分明看到,那黑色的石头,那石头……出现了裂缝。

    使劲揉揉眼睛,纪茶又靠近一些,然后,又听到一声咔嚓……

    接下来的一炷香功夫,纪茶就像疯了一样,她眼睁睁看着那石头像鸡蛋一样,从些许的裂缝,到整个破开,破开完了后,就从里面钻出条毛毛虫。

    她发誓那一定是毛毛虫,绿油油的身子,蠕动的条形状……

    纪茶揪住自己的头发,眼睛瞪得溜圆,她怀疑自己在做梦,除了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无法解释!

    “南峥……南峥……”偏偏,表姑奶奶还欣喜的捧着那条毛毛虫,甚至将虫放到自己脸颊边蹭。

    纪茶快崩溃了,她抖着手想去碰那毛毛虫,却在即将碰到时,被表姑奶奶狠狠的推开。

    精神萎靡了好几个月的老人,此刻分外有劲。

    老人警惕的看着纪茶,又宝贝一般的将毛毛虫往自己怀里藏,甚至整个身子都往床榻里头退,等退到角落后,就把自己团起来,还背过身去,拿屁股对着纪茶。

    纪茶很想再看看那虫子,她觉得现在的情况不对,那石头里,怎会孵出一条虫?

    那是什么虫?有没有毒?能不能用手就这么随意的捧着?

    可表姑奶奶那姿态,是压根不准她靠近半分。

    纪茶深吸一口气,决定去找人,这件事上,族长知道得应当最清楚。

    这么想着,纪茶便不敢耽误,将房门紧闭后,匆匆就往族长家赶。

    族长一家早便睡了,听到敲门声,迷迷糊糊的起来,一听纪茶的话,都呆了。

    “那石头?蛊虫化石?”

    纪茶使劲点头:“就是那个,真的破开了生出一条虫,您赶紧去看看吧,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疯了!”

    苗族素来神秘,但那蛊虫的确是早在多年前便死了,怎么也不可能还活着,甚至孵出一条虫。

    族长来不及细想,一边拿着外衫,一边跟纪茶往外走。

    可当两人赶回表姑奶奶的住所时,却发现房门是打开的。

    纪茶连忙跑过去看,只见屋子里空空如也,表姑奶奶,不见了!

    纪茶慌了,族长毕竟是长辈,冷静下来赶紧吩咐去叫人。

    没一会儿,纪家堡家家户户都被惊动了,等到大家知晓事情经过,不敢置信的同时,更多的是担心老人家的安危。

    “今日守夜的家兵我差人去问了,没听说有人进出,表姑奶奶必然还在堡内,咱们分头找找,找到就放烟火信。”

    众人都没意见,提着火把蜡烛,三三两两的寻起来。

    这一找,就找到天亮,别说身影了,连个脚印都没找着。

    “人还能凭空消失不成?”有人发出质疑,又问纪茶:“房间你都看清楚了,每间屋子都瞧清楚了,确定没人?”

    被人这么一说,纪茶也迷糊起来,道:“我看了两间寝房……难道……后院……”

    “回去看看。”族长立刻道。

    众人连忙又往回赶,可找了一圈儿,还是没找着,只是后院低处的栅栏被推开了,那里也能瞧见蹒跚的脚印。

    “看来是从这离开的,顺着这条路走是哪儿?”

    没有人知道答案。

    别人家的后院通向何处,其他人又怎可能知晓,加之纪家堡本身占地面积就大,又是依山而建,周遭有许多树林。

    大家只得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走到尽头时,便发现了一处断崖,崖下是湍急的水流,汇入大海……

    纪茶几步跑过去,趴在崖边红了眼睛:“表姑奶奶……”

    有人走到纪茶身边,将她拉稳,防止她也掉下去,同时看着底下的水流,道:“这么急的水,若真是掉下去了,恐怕……”

    “不会的,不会的……明知是山崖,表姑奶奶不会往前走的……不会的……”可是痴呆的人,又有什么是不会的。

    慢慢的,纪茶哭出了声,心软的姨婶将她抱住,纪茶就在姨婶怀里流泪,嘴里不断的自责,都是她不好,都是她没照看好表姑奶奶……

    “我派人下去看看。”最后,族长一声令下,安抚住族民躁乱的心:“终归,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整夜的寻找,所有人都没休息好,族长安排了家兵下海寻人,便让大家先回去歇歇,纪茶不肯走,非要跟着家兵一起行动,族长看她那近乎绝望的模样,只得同意。

    这么急的水流,加上周遭怪石嶙峋,悬崖峭壁,找人的小船根本不敢在河中央停,只得将船停得远远的,人爬上山壁,沿路边喊边看。

    这种寻人的效率无疑是很低的,但已是大家最尽力的方法,毕竟,一个大浪打来,家兵们或许也有生命危险。

    纪茶跟着家兵找了三天,不吃不喝,甚至连觉都没睡。

    直到三日后,纪槿回来了,知道了此事,慌忙的也赶到山崖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