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78章 怕是,要步前人的后尘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78章 怕是,要步前人的后尘了

    丑丑乱动,柳蔚险些没抱好,赶紧低头瞧女儿是不是不舒服,又伸手摸女儿的小脑袋。

    容棱也看过来,大手抚了抚女儿的脸,问道:“是不是吹风了不舒服?”

    柳蔚也不知道,说:“我先进去。”

    可她刚进船舱,怀里的丑丑就扭动得更起劲了,还瘪着小嘴,随时一副要哭的样子。

    柳蔚不知丑丑这是怎么了,没饿也没拉,就是一个劲儿的扳腾。

    她只好换了个姿势抱孩子,嘴里哄着:“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难受啊?”

    小黎正好从屋里出来,听到动静蹬蹬蹬跑来,踮着脚问:“小夜怎么了,娘,小夜怎么了?”

    儿子呱噪,女儿闹腾,上上下下的弄的柳蔚头大,她只好蹲下身,让小黎看妹妹。

    小黎支着脑袋往前瞅,见妹妹粉粉嫩嫩的,小眉毛皱成一个结,心疼的伸手去摸:“小夜,我是哥哥,你快看看我。”

    几个月的婴儿哪里分的清人,情绪一上来张嘴就是哭。

    丑丑莫名其妙的开始闹脾气,哭声很快惊动其他人,大家围在一起,用尽各种方式,就是无法让小婴孩展露欢颜。

    容棱也听到了动静,顿时顾不得岳单笙,将地图往他手上一塞,迈步进了船舱。

    岳单笙拿着地图,还在看海面的形势,刚才那股小风吹来了大雾,可这天,雾气聚得快,散的也快。

    等到包裹着大船的白雾渐渐消去,船舱里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女婴,也停了泪水。

    容棱回来前还听到女儿在哭,一进舱房女儿又不哭了。

    他走到柳蔚身边,柳蔚也懵懵懂懂的,不住的在给女儿探脉。

    丑丑像忘了自己之前多闹腾似的,上眼睫上挂着两颗泪珠,一眨眼,泪珠沾到了下眼睫,衬得她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粉粉的小嘴抿了又抿。

    柳蔚不明白,捏捏她的小脸问:“怎么又笑起来了?”

    丑丑听不懂大人的话,只噙着闪闪发亮的明眸,盯着娘亲不放。

    看孩子没事,其他人也散了,岳单笙此时进了舱房,说:“前面再走一阵,应当有个荒岛。”

    有个小岛,至少能够上岸,落脚也好,观望也好,总比在海上飘着强。

    从地图上看,这个传说中的荒岛,离他们现在的位置真的不远,顶多三五天就能到。

    但真找起来,别说三五天,过了十天,连片树叶子都没瞧见。

    柳蔚怀疑是不是走错路了?

    可根据那像假冒伪劣的地图来看,又没错。

    他们现在就在深海的边界线与小岛的中间,而边界线和小岛图上的距离就小指头半片指甲片那么远,但真找起来,感觉又能横渡一个洋,所以地图这东西,比例太重要了!

    又过了七天,他们终于遥遥的看到远处的海平线有一坨绿色。

    柳蔚拿望远镜看了又看,激动的跟容棱说:“就是那里,绿岛!”

    这望远镜是柳蔚自制的,因为要找容棱,她用现有的琉璃材质,做了好几个,但毕竟做的赶,也粗糙,可视距离并没有后世的望远镜远,但放在这个时代,也够了。

    当时离京太急,柳蔚找到容棱回了青州又没停留太久,否则把设计图给金南芸,让她加紧做几个性能好的望远镜应该是没问题的。

    没有好的望远镜,差的也就凑合用。

    容棱看着远处那朦朦胧胧的绿色,结合经验猜测,那应该的确是个绿岛,只是从位置上来看,与地图上所标示的,有不小的距离。

    “先去看看。”

    这头下了令,那头舵手便把方向往绿岛驶。

    在水里呆了太久,这一听要上岸了,全船上下都有些振奋,毕竟不是正经的海军,大多数兵士对陆地更有归属感。

    望山跑死马,这小岛也是,看着挺近的,真的驶可没那么快。

    一连就是两天的全速前进,终于在第三天,全船人都上岸了。

    这个小岛的确很小,整片岛屿就像浮在大海中央的一叶孤舟。

    有经验的舵手上岸看了看,就笃定的说:“不能在这岛上过夜。”

    众人不明所以,好不容易脚能踩着土地,大家都想休息两天。

    “这是浮岛,岛基低,不遇到风浪还好,一遇到不好的气候,便容易涨潮,潮一涨,整个岛屿都得淹没!”

    会淹没,那可真是不能呆。

    柳蔚跟容棱、岳单笙商量了一下,又多问了舵手几个问题,最后决定,大家在小岛休息半天,天黑之前上船继续走。

    好歹已经落了地,总要站过瘾了再起航。

    能上岛半天也不错,兵士们也好,船工们也好,就连训练有序的暗卫们都美滋滋的高兴,上了岛就去生火,找果子,各忙各的。

    岛上的植物不少,但多数不结果。

    最后找到一片树木,只结一种巴掌大的红果子,柳蔚查看一会儿,无奈的宣布——不能吃。

    为啥不能吃?有毒!

    这的确不是一座能让活人生存的岛,岛上虽然没什么猛禽虫兽,但也没有食物水源,正常人就算真的流落在此,也活不过去多少天,这还得是这些天不起风浪,不涨潮不淹水。

    岛上什么都没有,大家刚上岸的热情一会儿就消散了。

    容棱还在研究那张地图,岳单笙也在地上写写画画。

    柳蔚走过来坐在两人身边,指着地图道:“我还是觉得,这个岛不是上面标注的。”

    方向差得太多了。

    岳单笙此时抬起头,手里拿着根树枝,用树枝点点自己画的某个东西:“该在这边。”

    柳蔚偏首去看,看了良久,才赞同的点头:“对,应该是这边。”

    话落,三人都沉默下来。

    片刻,还是岳单笙说:“我们偏航了。”

    从进入深海开始,他们在寻找地图上标示的小岛时,已经不知不觉,迷路了。

    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不在地图所示范围内,而图上那座小岛更不知在何处,甚至,他们现在就算想原路返航,回到深海边界线以内,说不定,都回不去了。

    “我现在好像知道,容家老祖宗那数十万海军,还有我外祖父,是如何失踪的了。”柳蔚觉得,他们,怕是也要步这些前人的后尘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