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79章 魔鬼海,为何叫做魔鬼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79章 魔鬼海,为何叫做魔鬼海

    在大海中失去方向,这对所有人而言,都是致命的。

    将熟练的舵手们召集来,商量了一阵后,舵手们得出的共识是,原路返回。

    哪怕不一定能顺利的回去,至少比漫无目的的继续越走越远要好。

    原本定下的在岛上休息半日,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不得不提前起航。

    因为航线的不明确,舵手们结合自己多年经验,加上对海上天气的预测,画出了另一张地图。

    谁也不知道这张图是否能带他们脱离此时的困境,但在这种情况下,外行人也只能听取内行的意见。

    丑丑被娘亲抱在怀里,一双圆溜溜的眸子好奇的瞧着天上的白云。

    柳蔚点点女儿的鼻尖,将女儿的视线吸引过来。

    丑丑望着娘亲,小嘴咧了一下,露出没有牙齿的牙肉。

    容棱此刻还在舵手舱,岳单笙也在。

    一大群男人凑着头对着前面的行驶方向指指点点,柳蔚就在舵手舱外,她能看到,海面倒是平静无波,可谁知道这会不会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娘亲。”小黎拿着颗好不容易找到的没毒的果子,一边咬着一边蹭到娘亲跟前。

    柳蔚顺手摸摸他的头:“怎么了?”

    “我看到起雾了。”小黎指指甲板的方向,他刚才就是从甲板过来的。

    柳蔚顺势往甲板那边瞧去一眼,果然看到一团白雾飘飘荡荡的。

    海上气候就是这样,只是起雾还没什么。

    “别去外面了,去房里呆着,你成日没事,找几本书看看,别以为你容叔叔忙,不管你了你就轻松了。”

    小黎撇了撇嘴,闹不明白怎么话题就转到看书上面去了。

    但他不敢反抗,只能闷着头“嗯”了声,一抬眼,又对上自家妹妹的眼睛。

    “娘,我要抱妹妹。”

    小黎手稳,抱小孩姿势也好,柳蔚顺势就把丑丑给他。

    如愿以偿讨到了妹妹,小黎小嘴一笑,就搂着妹妹出去玩。

    可刚走没多久,柳蔚就听到婴儿哭声。

    她急忙过去,却看小黎把丑丑抱到了甲板,这会儿正借着阳光,让妹妹看风景。

    可小丫头什么也不看,只盯着自己的头顶,哇哇大哭,哭得声嘶力竭,跟被人虐待似的。

    小黎也慌了,不知妹妹哭什么,

    柳蔚上前将女儿抱过来,在怀里哄了哄,小黎急忙道:“娘,我没让太阳晒着妹妹,我带她出来看鸟的。”他说的是天空中正好飞过的一群鸿雁。

    柳蔚看了雁群一眼,那雁群很远,绝对不可能吓着丑丑,那丑丑哭什么?

    “算了,进去。”可能小孩只是不想吹风。

    进到船舱,丑丑还在哽咽,看她哭得难受,小黎也难受,心疼的捧着妹妹的脸亲。

    柳蔚则看看女儿,又看看甲板方向,片刻,又抱着女儿出去。

    一出甲板,丑丑又开始哭,进船舱,又不哭了。

    如此来回两次后,柳蔚的目光就定格在半空中飘飘荡荡的白雾上。

    “明香,惜香。”柳蔚唤了一声。

    正在房间里做小衣服小鞋子的二香闻言跑了出来,柳蔚将丑丑交给她们,然后拉着小黎,道:“去准备试管烧杯还有干支液。”

    小黎愣了下,傻傻的“哦”了声,乖乖的跑进房间。

    没一会儿,他捧了一整套试管,针筒,甚至酒精灯过来。

    柳蔚拿过一个铁质的管子,又抽了个针筒,上了甲板。

    一个时辰后,柳蔚拿着一个烧红的琉璃杯,急匆匆的跑进舵手舱。

    容棱看她满头大汗,问:“怎么了?”

    柳蔚眼里带着光,将琉璃杯举起来。

    杯子里有小半杯澄蓝色的液体,不知是什么,但在光照下显得晶莹透亮。

    “这是?”

    大自然很神奇,你能在自然界找到世界上最美好的生物,也能找到最恐怖的生物。

    晦涩幽暗的森林里,必然有一片潮湿发寒的土地,适合浑浊狰狞的野兽居住,这些野兽享受着大自然的污染带给他们的保护,在最劣质的环境里,他们过得比所有光明生物还好。

    柳蔚晃着手里的琉璃杯,倒了一小点在白瓷盘子里,对容棱道:“沼气我见过许多,但从未见过一种沼气,这么干净,这么漂亮。”

    容棱眉头蹙在一起,拿起那盘子,放在鼻尖嗅了嗅。

    “有毒?”他问。

    柳蔚摇头:“没毒,但这的确是沼气,里面有瘴空气的污染因子。”

    想到这是他们每日所见的海上雾气所凝成的,容棱的表情就很差,即便柳蔚说这没毒,但既然是污染,就必然对人体不好。

    “船上工具有限,我解析不出液体里的污染源,但我想,应该与海洋生物有关,我们迷路的原因,或许就在这里。”

    容棱不太明白:“具体些。”

    柳蔚道:“在我看来,这种污染应该是海中某种鱼类释放,鱼类将自身某种毒素蔓延进了海水里,而当海水凝结成雾气时,这种污染变成了空气,进入了我们的呼吸道。”

    容棱眉头皱的更深了。

    柳蔚急忙又说:“当然,我用毒素来形容,并不是说就有毒,至少我个人感觉不出身体有什么变化,我在想,这应该是一种分泌障碍,我在陆地上就见过一种动物,它们因为生活环境不同,天生而来,自体就会释放一种被学家称为‘幻觉剂’的物质,这种物质被其他生物或者人类吸收,便会让人产生幻觉,但没有性命危险,这种动物因为太过弱小,只能依靠这种分泌物质,在遇到危险时,用来迷惑敌人,从而逃生,你懂我意思吗?”

    容棱沉默片刻:“你手上这个,也是这种?”

    “八九不离十。”柳蔚道:“魔鬼海,为何叫做魔鬼海,因为进来的人,无法离开,什么会让人无法离开?那只能是失去方向,方向为何会失去?是海域的问题,还是生物的问题?我想,世界上没那么多百慕达三角洲,所以我更倾向于后者。”

    容棱对她的话,有一半是没听懂,但他没有问,柳蔚时常说出一些他不明白的词,他已经学会习惯:“那我们应当如何?”

    柳蔚信誓旦旦的眯了眯眼,斩钉截铁的道:“钓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