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84章 老朋友,出来见见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84章 老朋友,出来见见吧

    森林难走,越往里头,越是道路艰难。

    小黎个头小,要就他一个人,想在这比他还高的灌木丛里穿梭,怕是人都得埋进去,可他身边有大人,师祖爷爷翻袖一扫,方圆两里就没颗敢立起来的草。

    小黎喜滋滋的在前头蹦跶,老者提着腊肉,在后面跟着,眼里都是笑:“小黎喜欢野外吗?”

    通常年纪小的孩子,虽然贪玩,但娇生惯养,溜达溜达就片刻热度,吼着累要歇息,但小黎不同。

    这小孩真不愧是他徒孙,很有耐力,两人这已经快横穿整个海岛了,他一声苦没喊,还贼有精神。

    小黎眼睛晶晶亮,咧着嘴说:“喜欢,太喜欢了。”

    老者摸摸他的头:“那小动物呢,也喜欢吗?”

    小黎在自己怀里掏了掏,没掏出来,又在头顶摸了摸,把好好的发束扰得乱七八糟,才终于在束顶的揪揪里,抓出一只通体斑驳的长毛蜘蛛:“我可喜欢小动物了,师祖爷爷,这是小花。”

    小花正在打盹儿,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在晃,它终于醒了,半梦半醒的看了周遭一眼,然后瞧见了小黎,就又放心的趴下来,懒洋洋的睡了过去。

    小黎有点害羞,催了一声:“小花,这是师祖爷爷,你不要这么没礼貌,让师祖爷爷看笑话。”

    小花张牙舞爪的手脚蠕动了一下,大概是被念得烦,晃动几下,站起来顺着小黎的手腕,一路爬到他的衣领上,一股脑钻进他的衣领中,在里头找了个地方,挂着就睡。

    小黎想再把它抓出来,老者干笑着道:“让它睡吧,吵多了它不喜欢。”

    小黎答应了,拍了拍衣服外头,算是摸了小花一下。

    证明了自己很喜欢小动物,小黎又来劲了:“师祖爷爷,一会儿见了森林之王,您要吗?”

    老者眼睛看着前方,点了点头:“嗯。”

    小黎又问:“那您要哪儿。”

    老者看向他:“什么叫要哪儿?”

    小黎眨眼:“头啊,骨头啊,血啊,尾巴啊,如果是野兽,我不跟您抢,我就要兽骨就行,我喜欢骨头,如果是爬虫,看有没有毒,要是有毒的,我就要毒腺,别的都不要,要是植物,唔……您就随便给我点,我不要根,一点叶子花瓣都行。”

    小黎说得很大方,老者却愣了一下:“你要把它拆了?”

    “是啊。”小黎说的很自然:“森林之王,药用价值肯定很高,不管是兽类,爬虫类,两栖类,肯定有什么特别之处。”

    老者一时没说话,微妙的抚了抚自己白白的胡须,片刻道:“养着活的不行吗?”

    “养?”小黎看了看自己的衣领兜儿:“像养小花一样?”

    “算是。”老者点头。

    小黎鼓嘴:“小的还能养,大的不好养吧。”

    老者笑了一声,斜眼撇了下后半脚跟着的两只鸟:“谁有你家咕咕大。”

    小黎也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咕咕,这一看就咋呼起来:“咕咕好像是又长胖了,太胖了!”

    莫名其妙躺枪的咕咕:“……”

    一老一少又走了一会儿,所到之处道路一片平坦。

    终于,在一处湖潭边,老者止了步。

    小黎也跟着停下,小耳朵动了动,他感觉到附近有危险。

    “师祖爷爷……”

    “嘘。”老者按了按小家伙的脑袋,将小孩拉到自己身后,又拿出一直提着的腊肉,挂在前方一棵大树的树枝上,道:“老朋友,出来见见吧。”

    周遭一开始没声音,小黎屏息以待。

    珍珠已从咕咕的头顶飞下来,落在小黎肩上,双目尖锐清明,看着远处树木,不着痕迹的提高警惕。

    等了许久,周围还是没什么出来,甚至一路过来,他们听到的鸟叫声,虫叫声,一到这湖潭周边,都全没了。

    这里就像正常世界中分割出的一块异地,小黎知道,所谓的“森林之王”必然就住在这儿,所以才会虫兽远离,自僻一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在这寂静又诡异的气氛中,腊肉的香味,都显得那么怪异。

    又过了一会儿,老者叹息一声,喃喃自语:“罢了罢了,不见便算了。”说完,他牵着小黎,打算原路返回。

    小黎不明白,问:“师祖爷爷,不是要抓森林之王吗?”

    老者摇头:“不抓了。”

    小黎不甘心,走了这么久,怎么说不抓就不抓了?

    腊肉引诱不出来,他可有别的法子,出来前他就带药粉了,撒一点,再铺个陷阱,很容易的。

    他止住步子不想走,闷着头捏自己衣角。

    老者停下来,看他撅得老高的嘴,笑了一下,哄着:“师祖爷爷给你抓别的?”

    小黎不愿意:“别的我自己也能抓……”森林之王他也自己能抓,只要师祖爷爷别捣乱……

    这么想着,他又瞧一眼师祖爷爷,看师祖爷爷还等着他,显然是不打算放他一个小孩在这深山老林。

    早知道方才就不跟师祖爷爷一路,以为是找个帮手,结果……

    “你娘说中午吃鸡,咱们回去了。”老者非拉住小孩的手,把他往前面带。

    小黎半点不想回去,他就像个“好不容易能买玩具,结果临到付钱了,大人又说不能买”的小孩,没哭着赖在地上撒泼已经算教养很好了。

    “小黎?”老者唤了声,故意严厉:“你不是乖孩子吗?”

    当乖孩子的代价太大了!

    小黎没吭声,但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透露出“不乐意”三个字,正在这时,丛林里突然响起脚步声。

    是野兽踩踏树枝的声音。

    老者一愣,回头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小黎也急忙看过去,眼睛定定的一瞬不瞬!

    ……

    今天中午的伙食很好,柳蔚坐在沙滩上,耸耸鼻尖,嗅着明香给她烤的鸡腿。

    明香把烤鸡腿翻了好几圈儿,确保每一面都烤的焦焦的,才道:“时辰差不多了,该叫大家来了。”

    “我去叫。”惜香拍拍身上的灰,去前面喊人。

    没一会儿,两艘船加起来几十人都凑到一起,大家围着七八个篝火,一边烤着野味,一边啃着野果。

    容棱走到柳蔚身边坐下,柳蔚撕了块鸡喂到他嘴里,问:“好吃吗?”

    容棱说不错,又亲手拿着一串鸡翅烤起来。

    两夫妻挨着,柳蔚抱着丑丑敞开了吃,她自己烤的,明香烤的,容棱烤的,都进了她的嘴,她吃的满嘴是油,容棱还给她擦。

    等吃得过瘾了,柳蔚才专心给容棱烤,她督促容棱多吃点,等上了船,就没这些野味了,又得天天吃鱼。

    “小黎呢。”吃了一半,总算找回点良心的孩子他爹猛然问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