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86章 柳蔚寂寞的抱着丑丑,还是女儿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86章 柳蔚寂寞的抱着丑丑,还是女儿好

    柳蔚在小黎这儿打听清楚来龙去脉,但容棱在师父那儿却碰了钉子。

    老人毕竟不是小孩,大概觉得丢脸,怎么都不肯说。

    容棱问了一会儿得不到答案,师父又嚷嚷累了要歇息,容棱只好离开。

    一出门,就见着柳蔚在门口等他。

    夫妻二人对了对口供,柳蔚笑话道:“就是闲得慌,大的没正形,小的跟着学,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荒废的海岛,这种地方养出的动物,可比陆地上凶悍多了,这是他们有本事,还能跑回来,普通人打个照面就得把命丢了。”

    “师父似乎有难言之隐。”想着老者方才的表情,容棱觉得不像害臊那么简单。

    柳蔚狐疑:“那是什么?”

    容棱又摇头。

    柳蔚就不问了,推着他道:“回房。”

    大部队要在海岛多住几天,顺便研究下一步路线。

    一部分人夜里还是在船上睡,毕竟船上才有床,另一部分人伐木在岛周围搭了房子,在陆地睡。

    容棱柳蔚对此没有意见,安排了哨岗等人手,便不再约束,都辛苦了这么长时间,是该轻松轻松了。

    连着两天,容棱跟岳单笙几乎形影不离。

    柳蔚在路线上给不出建议,便不去凑热闹,带着老人和小孩逛沙滩。

    自从第一天刚下船这一大一小就闯了祸,柳蔚这两天走哪儿都盯着他们,就是不许两人再调皮。

    老者大清早不知从哪儿又摸出条腊肉,藏在怀里就要往林子里钻。

    柳蔚看见了,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严肃的喊:“师父?”

    老者尴尬的停步,回头看着徒媳妇:“小蔚啊,我就去转转。”

    小黎跟在娘亲身边,闻言撇嘴告状:“师祖爷爷又拿了腊肉,我闻到了!”

    柳蔚眯着眼睛盯着师父拢得紧巴巴的衣服。

    老者忙辩驳:“没有没有,我就是刚从厨房出来,沾到了味儿。”

    柳蔚不相信。

    但毕竟是长辈,她也没直接戳穿,就说:“昨夜我瞧着这边林子里有狼,师父若无要事,别靠近了。”

    老者抬头:“为师不怕狼。”

    柳蔚皱眉,没说前两天是谁被狼群追得差点丧命的,只说:“我们在岛上暂居,还是莫要与岛上生灵伤了和气的好。”

    老者听了,含糊应着:“我不进去,就随便转转。”

    柳蔚不信:“那师父同我去那边看看,有人采了蘑菇,中午吃蘑菇炖熊掌。”

    老者又把衣服拢了拢,咳了一声,妥协了:“走吧走吧。”

    拦了一回,却不一定能拦住第二回。

    柳蔚像个侦查队长,把老者当重点看守对象,可这老人家不是普通老人家,他会翻窗,还会走后门,甚至会轻功,盯了三天,终于还是让人给跑了一回。

    柳蔚沉着脸去找容棱,把师父越狱的事说了。

    容棱正在同岳单笙还有几名舵手说事,案几上摆满了各种海线图,闻言也没抬首,就说:“他有分寸。”

    柳蔚啧了声:“那走着瞧吧。”

    事实证明,柳蔚是对的。

    不到一个时辰,老者回来了,后面跟着十几匹狼,他跑得张牙舞爪,怀里没有腊肉了,衣服被咬破了几道口子,连外袍都不知丢哪儿了。

    柳蔚看得很头疼,等兵士们把狼群轰走了,她站在师父面前叉腰问:“您就非得进林子吗?”

    老者捋捋自己的胡子,说:“有事。”

    柳蔚皱眉:“何事,您说了我替您办。”

    老者顿了一下,盯着她来回看。

    柳蔚让他看。

    她就不信,老人家还真有什么正事不成?

    老者不知自己咂摸出什么了,让柳蔚等等,自己跑回了船上,回舱房一刻钟再出来时,手里提着一整袋腊肉,全推到柳蔚面前,说:“你替我将那头白狼引出来。”

    小黎在后边吼:“师祖爷爷想要森林之王,娘亲,我也要,我也要!”

    柳蔚头也没回在儿子脑袋上戳了一下,把小家伙戳的当即不敢再吭声。

    老者看小黎委屈巴巴的样子,跟柳蔚解释:“那头白狼的主人,我识得。”

    柳蔚面无表情:“您还真是交友广阔,在这荒岛上还有熟人?”

    老者听出她这是嘲讽自己,摸着鼻尖:“我就想知道它主人现今身在何处。”

    柳蔚无语:“那我将白狼带出来,您问它它就肯说了?它还会说人话?”

    老者却道:“总得试试。”

    “……”

    柳蔚正式确定这老人家就是瞎扯,她决定一会儿就找容棱告状,就说你师父疯了。

    但老者说了两句,又打量起柳蔚,意味深长的道:“打听出来,对你亦有好处。”

    柳蔚甚至懒得接话。

    不得不说,容棱对他师父是真有感情,柳蔚觉得胡说八道的事情,容棱居然信了。

    而且第二日就带着人进了森林。

    小黎一看有容叔叔,立马好了伤疤忘了疼,嚷嚷着也要跟去。

    柳蔚把他揪过来,拧着耳朵问:“是不是皮痒了?”

    小黎仗着人多,知道娘亲不敢真动手,又哭又闹,非要一起去。

    柳蔚被他吵得头疼,把小孩一拎,丢容棱怀里,恶狠狠的道:“看到合心意的野兽,把他丢出去喂了!”

    容棱接住儿子,抱怀里捏捏儿子的鼻尖,道:“别惹你娘生气。”

    小黎鼓着嘴不乐意,抱着容叔叔的脖子不放,非要跟着一道。

    等一行人走了,柳蔚寂寞的抱着丑丑,心酸的道:“还是女儿好。”

    丑丑眼睛却盯着森林方向,小嘴又弯又笑。

    柳蔚不乐意了:“你也想去?”

    丑丑不会说话,也不知听懂没有,就笑得露出牙肉。

    柳蔚彻底心塞了。

    大妞小妞倒是知道小姐不高兴,变着法的逗她笑,柳蔚看她们这么努力,就配合的笑笑,假装没事。

    但明香惜香毕竟是成年人,没有小孩那么好糊弄,两人担心王妃同王爷闹矛盾,就旁敲侧击,喋喋不休的替他们家王爷说了很多好话,把王爷叠衣服能叠四个褶的事都说了,大概真觉得那是不可多得的优点。

    柳蔚听了一会儿没听到重点,还给听困了,抱着丑丑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时,天地都变了。

    柳蔚面无表情的看着容棱身边亦步亦履跟着的那头,足有狮子那么大的白色巨狼,干巴巴的问:“你想干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