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87章 这就是所谓的‘森林之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87章 这就是所谓的‘森林之王’?

    容棱不想干什么,他就是带了头狼回来,还很早就站在柳蔚舱房门口,等她睡醒。

    师父和小黎都不在,周遭没有别的人,明香惜香本来在屋内伺候,见到门口这情况,也识趣的缩着脖子离开。

    柳蔚盯着那头白狼,白狼也挺着脖子看她。

    一人一兽四目相对,白狼大概走累了,琢磨一下,身子下伏,挺大一团,就这么趴在走廊。

    还把后腿往旁边瘫了瘫,正正经经的把整个通道都堵死了。

    柳蔚又看向容棱,手指指着白狼:“你把它带进来做什么?”

    容棱没做声,视线扫了眼走廊另一边的某间舱房门。

    那是师父的舱房,一刻钟前师父和小黎一起进去,之后就把门从里面反锁,到现在也没出来。

    “它挡着我路了。”柳蔚平稳的陈诉事实。

    容棱不知说什么好,只得低下头,对白狼道:“起来。”

    白狼极有灵性的爬起来,端端正正坐直,让出半条通道。

    看着一人一兽默契十足的样子,柳蔚皱眉,压着气问:“这就是所谓的‘森林之王’?”

    容棱“嗯”了声,轻声道:“师父想养。”

    柳蔚磨牙:“养狼?哪儿?这儿?船上?”

    容棱也不太敢说多了,眼睛又看向师父的房间,那扇舱房门还是关的紧紧的,里头一点动静没有。

    “师父说,它极听话。”

    柳蔚冷笑:“师父不是被追着咬了半座岛吗?哪儿听话了?”

    容棱忙倾身,鼓励似的拍拍白狼的头。

    白狼明白了,慢悠悠的起身,往前走了两步,把前腿抬起来,对着柳蔚伸在半空。

    “它会握手!”遥远的走廊另一头,紧闭的房门内,传出师父苍老的声音。

    柳蔚太阳穴的筋一突一突的跳。

    容棱看她这样子,也不敢真让她同白狼握手,他又拍拍白狼的脑袋,暗示它换个才艺。

    然后,便看见站起来至少有一米半高的大白狼把自己立得直直的,两只前爪相互交叠,对着柳蔚伏了两下。

    “它还会作揖。”这回是小黎的声音,一样从门扉后传出来,本人是连根头发丝都没露出来。

    柳蔚不想说话,转身回了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容棱没有完成任务,白狼也老实的恢复了四脚着地,一人一兽在舱房门口干等着。

    他们都知道,这扇门内的那个女人不点头,这狼就是黑户,不允许在船上存在,甚至带狼过来的男人,没准也得成为黑户,往后只能睡甲板。

    这扇门一关,就关到了天黑,直到明香惜香端了晚膳过来。

    门打开一个小口时,柳蔚看到了门外还站得笔直的容棱,还有他旁边同样站得笔直的大白狼。

    柳蔚觉得头疼死了。

    明香悄咪咪的把从外面听来的八卦跟自家王妃报告:“听说王爷他们白日进林后,的确是遇到一些凶险,大家都武艺精湛,原以为对付一些山野禽兽不会费劲,可谁知道别的动物还好,就是那狼群,着实厉害。

    那些狼不知吃什么长大的,一个个比虎还大,又凶又悍,看了生人就扑上来,足足上百头啊,四面八方的围着你,当真是可怖极了,尤其是那白色的头狼,个头虽然不是最大的,但听说牙齿是最利的,那头狼还咬了老先生一口,亏得老先生有神功护体,只伤了皮肉,要换个人,说是一口下去,整条胳膊都得断。”

    明香说完,惜香就接茬:“那白色的头狼就是房门口这头,也不知怎么被王爷驯服的,突然就乖了,也不伤人了,呼和一声,就将群狼喝退,自己还屁颠屁颠的跟着咱们王爷回来。老先生说想养这头狼,王爷似乎也与它颇为投缘,小公子更是爱凑热闹,直说要养要养,小姐,咱们真养吗?这狼现在看着是乖,但毕竟是畜生,还是野兽,所谓野性难驯……”

    “不养。”柳蔚拍板做主,眉头拧成一个结:“也不看看是什么环境,养什么狼,胡闹。”

    惜香点头道:“那奴婢出去跟王爷说,趁着天刚黑,把这狼放回去,还能同狼群团聚。”

    她说着就去开门,明香却把她拽住:“王爷都在门口站了这么久了,能不知道王妃心意吗?可王爷硬是没走,怕是真想养。”

    这么一说还真是,惜香也不急着出去了,转头又问王妃:“咱们真不养吗?”

    柳蔚:“……”

    容棱平时也没个爱好,也不爱提什么要求,夫妻两相识这么久,一贯都是容棱依着她,她很少为他做点什么。

    难得他有个想要的东西,其实,这头狼虽然大,占地方,但咕咕也不小,咕咕都能养,那这狼……

    柳蔚心里过了几道坎儿,琢磨了半天,等到用过晚膳,明香惜香收拾东西离开时,她也跟着走出去。

    走廊里,容棱打起了精神,站得笔直。

    白狼也把后背崩成一条线,标标准准的姿势。

    柳蔚舔了舔唇瓣,勉为其难道:“养在甲板,不得伤人。”

    容棱眼中迸出湛黑的璀璨,薄唇唇角微微扬起,说道:“好。”

    柳蔚惆怅的视线正好看着那头狼,白狼似乎还未明白现状,只歪了歪头,琉璃样的眼睛剔透明亮的看着她。

    柳蔚上前,半蹲着对它伸出手,道:“握手。”

    白狼老实的抬起自己前爪,稳稳的搁在柳蔚手心,面对面看她,还对她吐出舌头,咧嘴笑。

    “真傻。”柳蔚评价一句,揉揉白狼的脑门。

    他们这边的动静虽然小,但都是耳力不俗者,走廊另一头的师父与小黎也听到了。

    两人当即欢欣的开门跑出来,师父脸皮最厚,像没事儿人一般,自然无比的说:“好了好了,该用膳了,让白狼同我们一起。”

    说着,还伸手也想撸撸白狼的头。

    岂料刚才还温顺乖巧的大狼猛地一呲牙,后背瞬间拱起,背毛直竖,对着师父“吭哧”就是一口。

    师父动作快,手一收没被咬到,但还是后怕的倒退数步,喊着:“容棱,你把它拉住,拉住!”

    容棱拍拍大狼的头,道:“这座岛归它管,师父杀了它的兽民,他很记仇。”

    师父:“……”

    小黎害怕的也缩到墙根,委屈的扁嘴:“我没有杀它的兽民……”

    容棱道:“狼嗅觉灵敏,你同师祖爷爷一道,应是沾了他的气味。”

    小黎立马冲到娘亲背后去,并且用看敌人的目光看师祖爷爷,决定以后再也不和师祖爷爷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