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2章 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脱衣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02章 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脱衣服?

    村口发现死人的消息,不过一会儿,便传遍整个柏三村。

    村长陈泰因为前两日海上暴雨,今个儿涨潮捕鱼,迟迟未归。

    等到他与其他渔民回来,下了船正要回自己家时,却见远处自家长子急匆匆跑来。

    陈忠看到陈泰正要说话,又瞥见陈泰身后的黄大,顿时噎了一下,才说:“黄大叔,你家……你家二宝姐出事了。”

    黄大愣了一下:“二宝出啥事了?她不是去她姑家,下月才回来吗?”

    陈忠埋着头道:“就,就因为都以为二宝姐出了远门,所以没人找……柳小哥说,二宝姐已经……已经死了三天了……”

    “你说啥?”黄大被惊得手里的鱼箱整个掉了。

    其他渔民也吓住了。

    怎么出去打了一天鱼,回来就听到这消息,黄二宝好端端的怎会死?到底出了什么事?

    陈忠三言两语的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又指着远处道:“就在那边,最亮的地方,柳小哥说要验尸,大伙儿点了篝火还举了火把在给他照亮。”

    “二宝!”黄大啥也不管了,抬腿就往村口跑去。

    其他人也三三两两跟去。

    等到了村外,就看到村口那棵百年大树旁,当真围了密密麻麻的人,还人人都举着火,映得那片天空都仿佛亮如白昼。

    黄大嘶喊着过去。

    黄大嫂听到丈夫的声音,便哭着扑上来,抱着丈夫哽咽着道:“我们二宝……我们二宝命苦啊……”

    黄大紧紧的抱了妻子一下,便推开人要往树下走。

    走到人圈最里头,黄大也看不见其他,就看到自家二姑娘死不瞑目的躺在树影下,整张脸因为暖红的火光照耀,而显得诡异。

    “二宝!”黄大喉咙滚动间,就要扑上去。

    关键时刻,旁边却有无数人七手八脚将他抱住。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黄大喊。

    黄大嫂擦着眼泪过来,也抱住黄大,跟他解释:“柳小哥在给二宝验尸,咱们不能过去。”

    其他村民也煞有其事的点头,人人都是一脸愤慨:“不能让二宝枉死!”

    “一定要抓到那个凶手!”

    “柳小哥说能查出凶手!”

    黄大愣了片刻,这才看清,自家闺女尸体边,正蹲着个模样还没他小儿子大的小男童。

    那男童长得白白净净,面生得很,怎么看都不像他们渔村中人。

    “那是谁?”他问。

    有村民就说:“这是黑水村的柳小哥,是大虎家的亲戚,是他最先发现的二宝。”

    村民说着,又唏嘘一声,指着树顶道:“二宝就被吊在这树上三天,我们竟谁都未发现……”

    这是棵参天大树,粗壮,枝繁叶茂,一个年轻女子被隐藏在层层树影中,若没人抬头特意去看,的确没人会发现。

    今夜发现是个巧合,而这个巧合,终于结束了黄二宝遗体三日来的风吹日晒。

    小黎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没管周遭的一切动静。

    直到两刻钟后,他才放下手中临时借来的短刀,叹了口气,抬起头来。

    所有人都立马看向他。

    童稚的男孩开口道:“果然不是窒息而亡,致命伤在肚子上。”

    他说着,将尸体的层层衣物掀开,众人便看见,黄二宝的腹部,有一个已经干涸的刀印。

    “我的二宝啊……”黄大嫂再次声泪俱下,哭得泣不成声。

    黄大将妻子扶住,不放心的看着那年幼孩童,问:“我家二宝是被人捅死的?”

    小黎点头道:“按照尸体表征来看,这个刀伤,的确是致命伤,不过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

    有人问。

    小黎道:“第一,衣服外表没有丝毫破损,也就是说,被害者在遭到杀害时,她没穿衣服。”

    “荒唐!”黄大立刻瞪圆了眼睛喊:“瞎说什么?我的女儿可是黄花大闺女!”

    “对,她是。”小黎平静的看了黄大一眼,又说:“第二,凶手并没有奸污她。”

    黄大气得颤抖:“你……你……你一个孩子,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小黎不耐烦的皱皱眉:“我是不是一个孩子,死者的事实都是如此。我之前假设过,凶手是在杀害二宝姑娘后,给她换了套衣服,但除非这个凶手十分高明,高明到,能反分析侦破案件之人的心理,如果凶手没这个能力,那凶手给二宝姑娘穿衣服系的结扣,就肯定是跟本人穿衣系的相反。”

    众人不明白他的话:“柳小哥,你到底什么意思?”

    小黎站起身来,把大虎拉过来,道:“把衣服脱了。”

    大虎吸着鼻子:“干,干什么……”

    “让你脱你就脱。”

    大虎敢怒不敢言,悲愤的咬着下唇,宽衣解带。

    小黎用手做了个刀的动作,一指头往大虎肚子上戳,然后道:“你死了。”

    大虎红着眼睛:“哦。”

    小黎又道:“把衣服穿上。”

    大虎赶紧把衣服拢上,可刚系一个扣子,就被小黎按住手。

    大虎疑惑。

    小黎道:“你都死了,怎么自己穿衣服?”

    “啊?”大虎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小黎看向其他人,指着二宝的尸体:“衣服是二宝姑娘自己穿的,伤口却在衣服里面,所以,她是在受害之后,还自己穿上衣服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这个逻辑怎么说都说不通。

    “肯定是别人给他穿的。”有人开口道。

    小黎摇摇头,衣服不是别人给穿的,这个他刚才已经说了。

    不过,他脑海里迅速搜罗娘亲曾经遇到过的事迹,赶紧试探的说:“我还未解剖尸体,也不知在受害时,二宝姑娘身体里是否还有别的东西。这么说吧,如果人在麻痹无知觉的状态下,就算被捅了一刀,她暂时还能若无其事的继续做自己的事,这也并非不可能,所以只有检测出二宝姑娘身体里是否有麻醉类药物的成分,才能证实这个判断是否属实。”

    大家都没听明白,含含糊糊的挠头:“那到底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需要进一步验证,但是这个挪后。再说第二个疑点,二宝姑娘没有被奸污,那她死之前或者死的过程里,脱衣服做什么?洗澡?不对,观察二宝姑娘皮肤表面,死前她并没有洗过澡,人体每天都产生新陈代谢,这个轻易可以看出。可是二宝姑娘死前若不是在洗澡,那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脱衣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