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7章 说话,我问你看到没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07章 说话,我问你看到没有!

    黑船逐渐靠近,云楚对着镜子照个没完,云觅有些烦躁的靠着门板喊:“再磨蹭人就走了!”

    云楚连忙跑出来,又问弟弟:“我好看吗?”

    云觅:“……”

    云楚双眼亮晶晶的,抚了抚自己特地沾了水,给贴得规规整整的鬓髻,轻轻挑眉:“嗯?”

    到底是亲姐,云觅忍下了这口气:“还行。”

    云楚当即乐呵,迈着小碎步,提着裙角跑到甲板。

    正好此时,远处的黑船已经靠近,离他们的船只有十来米的距离,声音大一点,足够两艘船的人隔空交谈。

    云楚探着脑袋往黑船的甲板上看,看了半天只看到忙碌的船工,没瞧见自个儿的心上人,她有些着急,害怕一会儿两船擦身而过错过搭讪的机会。

    她苦兮兮的回头望着云觅:“怎么办啊。”

    云觅跟欠了他姐似的,左右看看,瞧见了甲板角落固定帆布的板砖,拿起块砖头,估摸了位置,他一个使劲,就砸进黑船的甲板里。

    “妈的,你干什么?!”云楚吓得跳起来。

    云觅老神在在的抬高下巴:“看着吧你。”

    说话间,黑船上的船工也被这从天儿降的板砖吓懵了,虽没砸到人,但这动静也太大了。

    几个人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的往云家船这边看,然后,有个小气的船工直接跑进船舱,看样子是找自家主子告状去了。

    云觅得意洋洋:“看到没有。”

    云楚恍然大悟,又心生敬佩,冲着云觅直点头。

    而另一边,黑船上,柳蔚水也喝了,头也醒了,她揉了揉自己的眉角,半晌,瞥向身边的男子:“你倒是说句话?”

    小凳子上的清和男子一脸僵麻,装死似的动都不动,连眼珠子都不转。

    柳蔚蹙了蹙眉,看看左右,问:“是你救了我?”

    男子没吭声,眼睫闪了闪,像是在思考。

    柳蔚道:“别想撒谎,我看得出。”

    男子咽了咽唾沫,又沉默了。

    柳蔚又问:“可瞧见其他人了?”

    男子不说话。

    “只见了我一个?”

    不说话就是不说话。

    “钟自羽?”

    还是不说话。

    “不想说话,要不要我帮帮忙,把你毒哑了一劳永逸?”

    钟自羽顿了一下,犹豫了半晌,才张口:“只……只见了你……”

    柳蔚拧眉思考,昏迷前的事她还记得,但之后的记忆便断断续续,隐约只感觉自己在水里飘荡,飘着飘着身边便没了人。

    想到落水时容棱被船身砸中,胸前被插了一条尖铁,鲜血直流,而小黎则被龙卷风袭击,整个人陷进黑色的飓浪中了无音讯,还有丑丑……

    “丑丑!”她喊了一声,急忙去看钟自羽:“看到一个婴儿吗?女婴?看到过吗?”

    钟自羽半埋着头,摇头。

    柳蔚看不得他这个不紧不慢的样子:“说话,我问你看到没有!”

    钟自羽忙开口:“没,没有……”

    柳蔚深吸口气,握住拳头道:“船往回开,回你救我的地方!”

    钟自羽犹豫着,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这时,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一个身穿棕色衣裳,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窜了进来,一进来他就嚷嚷:“阿羽,你快出来看,我们对面那艘船上,好像有两个疯……”

    “子”字还没说出口,中年男子便意外的看着床上那已经苏醒的女子,后半截话,生生卡在喉咙。

    他咳了一声,摆摆手,回过神似的道:“醒,醒了啊,你们忙,你们忙……”

    “魏俦?”柳蔚盯着那中年男子,错愕了片刻,就眯着眼看向钟自羽:“你把他救了?劫狱?”

    中年男子突然被点破身份,吓得眼睛都瞪大了,他摸摸自己明明与曾经截然不同的脸蛋,惊慌极了:“你怎么知道是我?”

    柳蔚没有回答,只看着钟自羽,认真说:“这些闲事我不管,不管你为何出现,不管你是不是劫囚杀人,我只要你马上将船开回去,我要找他们!”

    “找谁?”魏俦小声的问了声,而后又想起来:“容都尉啊?算了吧,找不到了,发现你时我们就猜到你们的船怕是遇到风浪,我们在附近找了小半天,除了你,谁也……”

    “开回去!”柳蔚母豹子似的抬头打断他的话。

    魏俦被她这泼妇似的样子镇住了,连忙大事化小的答应:“成成成,我让人开回去,开回去,真是的,凶什么……我还是你救命恩人呢……你的药方都是我开的……”嘟嘟囔囔的走出门口,半晌又跑回来,对钟自羽道:“对面那艘船上的小姑娘,好像是上回在及江码头的那个,你最好去看看,他们那边砖头也不知道为何那么多,丢个没完了。”

    钟自羽听着,觉得这是个台阶,就揉揉自己发麻的双腿,站起来,小声气的跟柳蔚道:“我,我出去看看……”

    柳蔚垂了垂眸,突然道:“岳单笙也在船上。”

    钟自羽眼瞳一缩,立刻看向她。

    “你不想救他吗?如果,他还在那片海域飘着……”

    钟自羽没做声,只沉默半晌,将眼睑阖上,复又睁开:“你不是说,他杀了我……”

    “你还没死。”

    “差点死了……”他苦笑,声音很干:“他是,当真想要我的命……”

    “那你为何还活着?”柳蔚半坐起来,音色认真:“他如果真的要你非死不可,你是活不下来的。”

    钟自羽不再看她,转身,离开了舱房。

    ……

    云家船上,云楚眼睛都盯绿了,也没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出来。

    她着急的问身边的弟弟:“你说这到底什么意思呢?他怎么就是不出来?”

    云觅把甲板上压帆布,压桅钩,甚至固定尾板的砖头都扔了,现在没有砖头了,他就环着双臂,假装深沉的说:“可能是欲拒还迎。”

    云楚不解:“那是什么?”

    “就是……”云觅一脸鄙视:“就是有这么个词儿,让你多念点书。”

    云楚愧疚的低着头,又问:“那现在怎么办?”

    云觅摸摸下巴:“让我想想。”

    正想着,对面黑船的甲板上,突然走进来一个人,素衣长衫,容貌清隽。

    云觅来精神了,得意得不得了:“看,这不是出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