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11章 我们小黎是灵童转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11章 我们小黎是灵童转世!

    因为云席不赞成明日再去,所以云觅云楚还是出了门。

    马车早已在门口等候,这车是云想今日包的,就是为了接云席他们,而现在又多了一个任务。

    县城要去下属的村庄,一般不会用马车,都是用牛车或者驴车,因为乡里路难走,用马儿反而走不稳。

    但是给钱的是老大,车夫也不说这些,拿了钱高高兴兴的上了路。

    不出所料,出了县城,刚走了小两刻钟,问题就来了,车轮陷进了一处泥坑,出不来了。

    云觅云楚都被逼下车,而车夫则慢条斯理的在哄马儿。

    两姐弟都不高兴,又看旁边路过的都是驴车牛车,更觉得这个车夫不厚道,驴车牛车的价钱比马车便宜岂止一倍,这车夫想做生意,就拿他们的时间来耽误。

    云觅是个暴脾气,看车夫哄了半天哄不好那马儿,就恶声恶气道:“到底还能不能走?”

    车夫看了他一眼,钱已经进袋了,是不可能再拿出来的,但雇车的是客人,做生意也不能撵客,他就讨笑道:“这位小公子,当真对不住,这坑太深了,马儿怕是有些吃力。”

    云觅鼻子都气出火了:“那总不能大路上这么干等着吧?”

    车夫转着眼珠说:“小公子若是不嫌弃,我找个熟人送你们去可好?”

    云觅这才消气了点:“那你快找。”

    云觅以为车夫是去找别的车夫来接班,结果那车夫独自去了远处的茶寮一会儿,再回来竟然牵了个牛车回来。

    那赶牛车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汉,抽着大烟袋显然是知道这两个白俊小孩又是被城里的马车夫给坑了的,他抽了口烟,也顾忌这车夫算是给他接了个生意,没说什么,操着乡音问:“去哪儿?”

    马车夫道:“黑水村。”

    老汉皱了皱眉:“可远咧,一两。”

    马车夫在云想那里收的车费是五两银子,现在路才走三分之一,走不下去了,他也不提自己付钱给牛车老汉,反而对云觅道:“小公子,一两是划算的。”

    云觅听出他的意思,更是生气得不得了,但那边云楚不当家不知油盐贵,竟然直接从怀里掏出钱袋,要拿钱。

    云觅一把按住姐姐的手,瞪着马车夫道:“我不喜欢坐牛车,我就等你的马车好,钱都给了,何苦多付一份。”

    马车夫尴尬的涨了涨脸,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他的马车是卡在泥坑里,但并不是出不来,他这是故意走到半道给人撂下,就是为了省自己的功夫,又拿全程的钱。

    他还打算一会儿回县城再找两个业务,美美的工作到傍晚就回家吃饭抱媳妇呢。

    这要是真为了五两银子去一趟最远的黑水村,那怕是明日晌午才能回来了,而且夜里在村中过夜,这过夜费还得自己花销。

    吞吞吐吐的,马车夫还是忍痛自己摸出一两银子,塞给牛车老汉:“是小的车未赶好,怎可能让小公子付钱,自然是小的付。”

    牛车老汉拿了钱,也不管是谁给的,慢悠悠的上了车。

    云觅心气这才顺了点,又看了马车夫一眼,跟着上了牛车。

    云楚从头到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天真无邪的又把钱袋塞回怀里。

    坐牛车和坐马车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牛车特别慢,而且没有棚顶,风吹日晒。

    云觅是个小少爷,身娇肉贵,一点不喜欢这破烂的牛车,但云楚不在乎,她还没心没肺的跟旁边路过的驴车牛车打招呼。

    “小妹妹,你好啊。”路走到稍微狭窄的小道,云楚就看到了离他们不远处的那驴车。

    驴儿没有牛那么有劲儿,那驴车一行是三个人,一个中年男子带两个小孩,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可中年男子和小男孩都走着,唯有小女孩被安置在车上。

    云楚跟小女孩打了招呼,那小脸黑乎乎,双眼亮晶晶的小女孩就朝她笑了一下,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干饼子掰了一半给她。

    云楚惊喜:“请我吃吗?”

    小女孩害羞的点头。

    云楚伸长了手去够,但两车之间有距离,她够不到。

    驴车边的小男孩就接过,传给云楚。

    云楚对小男孩笑:“谢谢你。”

    小男孩也微笑着回:“不客气。”

    声音清脆,音色软糯。

    云楚这才仔细看这小男孩,和车上的小女孩不同,小女孩小脸是黑的,一看就是从小被晒的,但这小男孩却白白嫩嫩,近看脸颊水得比她还莹润。

    她不禁问道:“你是县城的孩子吗?”

    小男孩耸耸肩,没有说是,也没说不是。

    倒是小男孩身边的中年男子道:“我们小黎是灵童转世,哪是县城孩子能比的。”

    小男孩特别害羞:“大泰叔,你这样人家要笑话了。”

    中年男子却哈哈大笑:“本来就是,还怕人家知道。”

    小男孩不跟他说了,红着脸闷着头往前走。

    云楚看得稀奇,推推身边的弟弟:“灵童誒。”

    云觅早就一肚子火,这会儿被她一推,都爆炸了,张嘴就吼:“人家的事,干你什么事,你好好坐着别乱动行不行!”

    他这一喊,整条小道都静了。

    驴车三人组也被吓到了。

    中年男子呆了呆,也不敢招惹这些锦衣华服的陌生少年,赶紧牵着车,带着小男孩,过了小道就走了另一条岔路。

    云楚特别生气:“你把人家吓到了!”

    云觅老神在在,哼了声,仰躺在牛车上,闭着眼睛假寐。

    赶牛车的老汉这会儿就抽了口大烟,慢条斯理的吐了句:“刚才那对父女,是柏三村的。”

    云楚不解:“柏三村?”

    “黑水村的兄弟村,挨着的。”

    云觅一下子腾坐起来,瞪着眼睛呆了。

    云楚骂他:“你看你看,大好的机会,既然是兄弟村,那肯定知道容大嫂的消息,你把人家得罪了吧!”

    云觅也有些心虚,但他还是鼓着腮帮子反驳:“一个,一个村那么大,说是兄弟村,也不是同村,又不见得,就一定知道……”

    牛车老汉又抽了口烟,插嘴:“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那是陈泰父女,陈泰是柏三村村长。”

    云楚又吆喝:“傻了吧,傻了吧!人是村长!村长什么都知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