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15章 我娘亲才是最有本事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15章 我娘亲才是最有本事的!

    过了一刻钟,小黎才跑回来,回来时他身上有些脏,小脸上都是灰,看得出来,以他现在的本事,还做不到在树海中穿梭而片叶不沾身。

    云楚云觅都在等他,一见到那小小的身影,便赶紧冲过去迎接。

    小黎笑眯眯的看着他们,问:“你们没事吧?”

    云觅难掩激动的握着拳,拼命点头:“我们没事,车夫大叔崴了脚,在那边休息!”

    小黎放心了,跟他们叮嘱:“这边的山多陡峭险峻,天黑了最好不要走山道,那四头大熊已经被我引开了,你们要走就赶紧,不要逗留了。”

    云楚一脸崇拜的对着小黎捧脸:“你真的好厉害,你的轻功好轻盈,还有那些石子儿,都把树干劈断了!”

    “只是内劲而已。”小黎羞涩的红了红脸:“我没有很厉害,我娘亲才厉害,如果是我娘亲,明天我就能吃红烧熊掌了,我还杀不死它们的,只能远远的丢暗器,近身就不行了。”

    云楚还是很佩服:“我都不知道内劲是什么!”

    小黎被吹得有点飘飘然,就抖抖耳朵道:“你们要出林吗?我刚才就是从正道穿进来的,我知道怎么出去。”

    云楚赶紧答应,马上就去跟牛车老汉说。

    云觅没去,他就站在原地,一脸紧张得不得了的样子,盯着小黎两眼发光。

    小黎被他看得有点害怕,轻轻问:“你怎么了吗?”

    云觅赶紧蹲下身,跟小男孩平视,疯了似的摇头:“我没事我没事我没事!”

    看起来不像没事啊……

    小黎也不知该说什么,就悄悄往旁边挪了两步,离他远点。

    云觅人没跟过去,视线跟过去了,痴痴的目光简直如影随形!

    小黎有点慌了,咽了口吐沫,揪着自己的小手问:“小哥哥,你有事吗?”

    云觅又疯狂摇头:“我没事我没事我没事!”

    小黎都要哭了:“那你别看着我啊……我,我害怕……”

    最后云觅是被云楚撵走的,漂亮的少女站在一大一小中间,把他们强制隔开,又偷偷跟小黎说:“你别理他,他就是佩服你,又不会说话,跟个二傻子似的。”

    云觅听到了,但他却没像平时那样又吵又闹的要揍云楚,而是闷着声低头不语。

    云楚就拉着小黎一起,离云觅有多远隔多远,走远了后,她又问小黎:“你说的内劲是什么?我们家也有师傅教导我们自小习武养身,可我们习的外家功夫。”

    外家功夫习的形,内家功夫习的劲,正统的武艺,其实是内外结合的,内以蓄劲为力,再佐以外形之架,达到内外兼备。

    若说单练外家功夫,那只是好听一些的说法,难听一点,没有内力灌输,外家不过是个花架,三脚猫功夫而已。

    小黎没有说出来,而是跟她解释了一下内劲的意思。

    云楚听得恍然大悟,回头跟云觅道:“那不就是父亲那样?父亲也有这么厉害吗?”

    云觅没回答,他也不知道,他们从未见过父亲用武,父亲的所谓内劲,是在施针时使用的,父亲总说,蓄了内力的针,方才是治病救人的针,起死回生的针。

    但他们根本不懂。

    “你年纪这么小,武艺就这么高,你真的很有本事,那你师父是谁?”

    “我娘亲。”小黎说着,脑中便闪过一道纤细素白的身影,他满脸微笑:“我娘亲才是最有本事的!”

    “真好。”云楚羡慕:“我娘亲只会骂我罚我,老让我抄书……”

    小黎一僵,干巴巴的摸摸鼻子:“其实,我娘亲也会让我抄书……唔,很多很多的书。”

    云楚惊讶:“那你还觉得她好?”

    “当然好啊。”小家伙一脸理所当然:“她是我娘亲嘛,我娘亲就是最好的,全世界最好最好的!”

    云楚理解不了,娇生惯养,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姑娘自小就有很多人疼宠,因此严厉的娘亲,便让她本能的感到害怕与抗拒。

    “那,那你爹呢?”一直没找到机会搭话的云觅耐不住寂寞了,悄悄的插了一句嘴。

    可谁想到,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小家伙,顿时就乌云密布,晴转冰雹!

    “不要跟我说他!他是世上最坏最坏的人,我如果见到他,我就把他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云觅:“……”

    云楚:“……”

    远在县城客栈,病得要死不活的容棱:“阿嚏……”

    云觅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顿时就慌了,手忙脚乱的想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但还没来得及开口,赶车的老汉突然道:“小弟弟,你是不是指错路了,俺看这道儿不对啊……”

    小黎这才回过神,定定的看了会儿前面的树林,又看看背后的树林,然后,木在了原地。

    事实证明,让一个不是本地人的小孩带路,真的不是明智之举。

    突如其来的迷路,让四个人面面相觑,小黎脸都涨红了,坑坑巴巴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老汉虽说拉了几十年牛车,对附近山道都熟,但之前还好,偏偏让这小孩瞎带了半天路后,现在他也找不着了。

    云楚云觅更别说了,两人宛如废物,一点忙也帮不上。

    牛车找了棵大树停下,老汉摸出他的烟袋子,沧桑的抽了口烟:“看来,今夜得在林内过了。”

    云家姐弟面露惨色,这是他们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但很快他们又想开了,尤其是云觅,看小黎的目光熠熠生辉,他说:“没关系,我最喜欢在野外过夜了,小……小黎弟弟,你要是害怕,我们一起睡吧,我,我睡山风口,我能给你挡风!”

    小黎之前还挺不喜欢这个奇奇怪怪的小哥哥,现在一下就被感动了,红着眼睛的拼命点头。

    云觅高兴极了!

    气氛松缓下来后,面临的就是饥饿。

    小黎自告奋勇去找食物,云家姐弟则去找干草,好晚上当床用,老汉则一边引着老牛去吃草,一边看看附近有没有可以生火的柴火。

    大家纷纷散开。

    小黎之前就听到周围一直有动静,他知道这片山林很野,林内有松鼠也有兔子,他不求打头鹿来吃,烤两只山兔也够饱了。

    可走了许久,或许是天黑的缘故,他一只兔子都没见着。

    小黎觉得奇怪,刚才过来的时候,明明漫山遍野都是兔子,怎么走到这边,一只也瞧不见了?

    正捉摸着,他听到右边有声音,转首去看,是一块石缝里传来的。

    他跑过去蹲着往缝里瞧,这一瞧就乐了,嘿,小豹子。

    有吃的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