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17章 自己最小的崽子不长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17章 自己最小的崽子不长毛!

    “小黎弟弟回来了!”

    云觅最先发现小黎,立刻就站起来隆重迎接。

    可等他看到小黎怀里抱着的那个竟是个婴儿后,他又呆在了原地,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跟着小黎一路回来的两只小豹子,此刻已经跌跌撞撞的往拴在树干上的成年豹子那边跑去,小黎怀里的小女婴也张牙舞爪的挣扎,要跟着跑过去。

    小黎心中全是疑问,但还是赶紧抱着妹妹过去,把她放到成年豹子身边。

    成年豹子是头母豹,看到了小豹子和小女婴后,它不再挣扎,也不再想办法站起来,而是趴在地上,把自己的肚子敞开。

    三个孩子围着它“呜呜呜”的叫。

    母豹子也不管自己腿上的伤,低头就给它们舔毛,舔到小女婴时,它格外小心,因为它知道自己最小的崽子不长毛,所以害怕舌头上的倒刺割坏它的肉皮,就舔得非常缓慢。

    三个小家伙温暖的靠在一起,在母豹子肚子下面拥挤的抢着吃奶。

    而云觅云楚这时也迟钝的走了过来,两人看看地上母慈子孝的画面,又看看立在边上的小男孩,干哑的问:“这是,什么情况?”

    小黎看向他们,问:“这只大豹子是你们找到的?”

    云觅得意极了,邀功似的道:“我们本来去找干草,但走远了,走到一个山坳附近,就发现这只豹子,它的腿被捕兽夹夹伤的,不知在山坳里躺了多久,我们一看还没死,就给它带回来了,山里猎食不容易,有它在,我们今晚肯定都能吃饱!”

    小黎闷闷的没有作声。

    云觅一时不知他这是什么意思,就看向云楚。

    云楚就小心翼翼的问:“小黎弟弟,这个小女孩是谁?”

    小黎抬头道:“我妹妹。”

    云楚呆了一下。

    云觅也不明所以:“你妹妹,为什么在这里?”

    小黎摇头,他也不知道,明明当初龙卷风袭来,小夜是跟娘亲还有容叔叔一起的,后来大家都淹水了,可就算获救,也应该像他一样,给飘到海边,小夜怎么会在山上?

    虽然这里离渔村很近,但是飘到岸上,跟飘到山上,这可是两回事!

    还有这只母豹子为何要喂养小夜,是母豹子发现了小夜,把她叼到山上去的吗?

    但是豹子是野兽,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跑到山下去?

    小黎有很多疑问想问,但小夜只是个婴儿,根本不会回答,他愁心的蹲下身来,盯着妹妹狼吞虎咽喝奶的背影,觉得又欢喜又担心。

    能见到小夜,真是意外之喜,可是小夜到底经历过什么,娘亲和容叔叔又在哪儿,这是小黎此刻更想知道的。

    如果他和小夜都能活下来,那其他人,是不是也都活着?

    如果是,那他们,会来找自己和妹妹吗?

    “小黎弟弟?”看小男孩一声不吭,只是抱住自己的膝盖发呆,云觅有些担心。

    小黎被他叫的回过神来,仰起头,指着几只豹子说:“云觅哥哥,我们可以不吃它们吗?”

    云觅哥哥?

    小黎弟弟居然叫他云觅哥哥!

    叫了他的名字,还带上哥哥两个字!

    不是像之前那样生疏的统称“小哥哥”,而是云觅哥哥,亲昵的“云觅哥哥”!

    云觅被振奋得浑身发抖,什么都答应了:“不吃不吃,你不想吃,我们就都不吃,我们不饿,都不饿!”

    饿得都快死了的云楚:“……”

    小黎看他这么好说话,又赶紧保证:“我再去找,东面有豹子窝,兔子都不在那边落居,我去西面就能找到了,我很快回来!”

    小黎说完,拔腿就不见了。

    云觅还想叫他别着急,他们刚才去找干草也摘了很多野果,吃果子也是一样的。

    但小黎已经跑得没影了,他就也不说了。

    蹲下身来,云觅喜滋滋的看着在喝奶的小豹子和小女婴,抬头问云楚:“他们是不是很可爱?”

    云楚:“……”这个云觅是不是个假的呀……

    如小黎所言,他的确很快回来了,回来时就提了一只山鸡,一只山兔。

    火很快升起来,在烤肉的时候,小黎就走到已经喂完奶的母豹子身边,看着它后腿的伤。

    那个伤口附近已经发黑,不知伤了几天,看起来经脉已经坏死了,这条腿怕是废了。

    小黎伸手去碰了碰,母豹子立刻警惕的耸了一下,似乎是想站起来戒备。

    小黎忙安抚道:“我没有恶意,我给你看看伤,你喂了我妹妹,我不会害你的。”

    母豹眯着眼睛看他,眼里全是不信任。

    小黎知道不能来硬的,只好暂时退开。

    过了一会儿,眼看着母豹子已经把两只小豹子和小夜都哄睡着了,小黎突然就跑出去,等他再回来时,手里又抓着两只兔子。

    把兔子杀了,他剃干净毛,将生兔肉递到母豹子嘴边。

    “给你吃,就算不看伤,也要保持体力,你很多天没吃东西了吧?这样奶水是不够的。”

    母豹子没有立刻吃,而是等到小黎离开后,才叼着兔肉,三下五除二咬碎了咽下去。

    小黎又端了水,送过来。

    眼看着把母豹子喂好了,等他最后一次靠近时,母豹子似乎知道他真的没恶意,对他轻“呜”了一声。

    小黎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伸手去碰碰它的头,母豹子没有躲开,让他摸。

    小黎乐了,赶紧坐下,试探性的去摸它的腿。

    母豹子痉挛性的抽动一下,但最终也没怎么反抗。

    小黎如愿以偿的给它检查伤口。

    这一看才发现,虽然外面的毛黑了,但伤口却没有意料中的那么严重,至少经脉没有坏死,处理好了,不会影响之后恢复。

    他翻出刚才抓兔子时,顺便采的山草药,又找了两根木棍,又撕开自己的衣服,给母豹简单的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后,才摸摸头上的汗,停了下来。

    母豹似乎不舒服,舔了舔上了夹板的腿。

    小黎忙拦住它,道:“不可以碰,也不可以用力,要好好养。”

    母豹不知听懂没有,倒是没有再舔了,而是用鼻子拱了拱怀里的三个小崽子,让他们更紧凑的挤在一堆。

    这是动物们取暖的方式,也证明了它们是一家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