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18章 我就姓柳,我叫柳小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18章 我就姓柳,我叫柳小黎。

    睡觉之前,云觅如愿以偿的可以和他的小偶像同窝,一个小少年,一个小男孩,挤挤凑凑的锁在一起,还说小话。

    云觅问小黎:“你不抱你妹妹过来睡吗?”

    小黎心里也想,但还是摇头:“她不和我睡,只和豹子睡。”

    云觅又问:“她为什么这么喜欢豹子啊?”

    小黎说:“我之前找到她时,她就在豹子窝,可能是母豹子将她当崽崽养了一阵,有感情了。”

    “有奶就是娘嘛。”云觅理所当然的道:“母豹子给她喂奶了,她肯定喜欢。”

    小黎点点头,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他俩一说就没完了,明明是男孩子,却比女孩子还唠叨,睡得离他们稍远一些的云楚都不耐烦了:“就不困吗?”

    小黎赦然,红着脸道:“困了困了。”

    云觅却不给姐姐面子,张口就怼:“不乐意你去走远点,谁让你听了。”

    云楚生气,山里夜晚凉,这里离篝火近,远了会着凉的,她就和弟弟顶嘴:“那你这么多问题,怎么不想想小黎弟弟爱不爱搭理你,人家小黎弟弟忙了一天了,肯定早就累了,被你缠着啰啰嗦嗦,人家是和你不熟,不好意思说罢了,你还真蹬鼻子上脸了。”

    “你……”云觅跳起来就要打她。

    小黎忙按住暴躁的少年,打圆场:“睡了睡了。”

    少年好歹忍下了这口气,一脸不服气的躺下,可看到身边稚嫩可爱的小男孩,他又美滋滋了,心平气和的盯着小男孩的侧脸,仿佛这么光看着,就能把自己看成武林高手。

    一夜平静。

    第二日清晨,小黎还未睡醒,就听到老牛老牛闷儿闷儿的叫声。

    他睁开眼,先看到的是身边的两个小哥哥小姐姐,两人都没醒,看起来睡得特别香。

    小黎揉着眼睛,从干草堆里站起来,冲对面的老汉打招呼:“早啊。”

    赶车的老汉已经醒了,正牵着牛吃草,闻言回头也回了一句:“早。”

    而另一边,母豹子也醒了,正舔着自己的崽崽,掀开肚皮,让崽崽们喝奶。

    小黎凑过去看了看,见母豹子的后腿没有恶化,又摸了摸妹妹小夜,在小夜吃奶吃的心满意足时,起身去最近的山涧洗漱。

    等他回来时,云家姐弟已经醒了,因为刚醒,还迷迷糊糊的,半阖着眼睛,走起路来都歪歪扭扭。

    等大家都洗漱好了后,几人就打算启程,小黎把母豹子放了,让它领着小豹子们离开。

    但母豹子却没走,而是疑惑的坐在小黎面前,盯着他怀里的小人不放。

    小黎跟它解释:“这是我妹妹,不是你的崽崽,我要带她走了。”

    母豹子不明白,又往前凑了凑,还想立起上半身去够他怀里的女婴。

    小黎后退一步,没让它够到,也不和它说话,抱着妹妹就转身走。

    母豹子慌了,呜咽一声,跟在他屁股后面。

    两只小豹子也忙跌跌撞撞的跟上。

    小黎走了一会儿,被跟的着急了,回头又跟母豹子说:“她是我妹妹,她不能和你们在一起的,你们走吧。”

    母豹子不走,就呜咽着要它的崽子。

    小黎不知道怎么办,恼火得直抓头发。

    云觅看不下去了,坐在牛车上道:“它可能以为我们想偷走它的孩子。”

    “这明明是我妹妹!”小黎使劲强调。

    云觅无奈:“可野兽不懂这个……”

    小黎很不高兴,而让他更不高兴的是,他的妹妹竟然发现豹子们跟着他们后,就在他怀里挣扎,想下地跟着母豹子。

    小黎教训她:“你是人,不是豹子!”

    小女婴听不懂,“呜呜”两声,学着豹子叫,对他咆哮。

    小黎又心寒又心痛,小脸全是苦色。

    云觅忙安慰:“她又听不懂,你别着急,让我抱抱。”

    小黎把妹妹递给他,岂料在陌生人怀里,小女婴挣扎得更厉害了,一边翻腾还一边嚎叫,没一会儿就哇呜的大哭起来。

    这可把小黎吓坏了,他忙要把妹妹接回来,可就在这时,一道黄黑交错的虎斑身影矫健而过。

    等云觅回神时,手里的女婴已经没了。

    而地上,跛着脚的母豹子把自家小崽子,藏在身后,同时,用愤怒又受骗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牛车上的几人,那目光分明在说——“拐子佬!”

    小黎紧跟着跳下车,要去抢妹妹。

    母豹子护着小崽子左窜右跳,因为动作太大,后腿的伤口已经崩开了,正在流血。

    一人一豹目光对视,三只小崽子不明所以,小豹子围着小女婴呜呜的叫,小女婴也对着母豹子呜呜的叫,这声音叫法,不知道的还真当它们是一家人。

    “到底该怎么办?”小黎揪着头发,痛苦的蹲在地上,急的都快秃了。

    前面牛车也停了,云觅跟云楚正想跑过来,却在跑的过程中,感觉到了什么,齐齐停步。

    两人的身影停得非常突兀,尤其是云楚,几乎是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住步的。

    她先睁大了眼睛,随即脑袋缓慢的,一点一点的,朝右边看去,接着,她就对上了树丛里,一双充血的黑眼睛。

    “啊——”小姑娘大叫一声,后退数步。

    云觅条件反射的挡在姐姐跟前,也看到了树丛中那双眼睛,比起女孩,男孩子到底镇定一些,他先呼了口气,这才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然后伸手,快速的将树丛剥开。

    等看到树丛里的画面,他那强撑起来的镇定顿时烟消云散,“扑通”一声,他坐倒在地,腿肚子已经发软了,满脸震惊恐惧。

    “啊啊啊啊——”云楚闭着眼放声尖叫,那刺耳的声音,轻易穿破清晨的树林,惊得林里鸟儿振翅高飞。

    小黎和母豹子也被这惊叫声惊动了。

    小黎条件反射的回头看去,母豹子趁着现在,带着小女婴,领着小豹子拔腿就跑。

    小黎想去追,但跺跺脚,咬咬牙,想到母豹不会害小夜,便抬脚往云楚那边去。

    等到了,他就看到云家姐弟正魂飞魄散的坐在地上,而赶牛的老汉也惊恐万分的站在不远处,对着树丛抖着手指。

    小黎看向那树丛,因为树枝被云觅拨乱了,这会儿已看不见那双眼睛,但能看到一只横着的手。

    是男子的手,粗大干裂。

    小黎皱着眉要走过去,云楚一把拉住他,瞪大了眼睛,颤着声音说:“死,死,死,死人……”

    小黎愣了一下,忙拍拍她的手,安抚一下,快步上前。

    如云楚所言,是个死人。

    尸体的主人是个男子,浑身不着寸缕,赤身裸体。

    小黎将男子上下打量一遍,最后视线定格在他被分割成两半的躯体上。

    是的,分割两半,一个人,完整的人,被人用不知何等钝器,从两腿之间一路往上,将其分割成了两半。

    一左一右,比例完整,却触目惊心。

    这是近十天来,小黎见到的第三具尸体,如前两具一样,死得非常扭曲。

    他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只本能的蹲下身,将尸体仔仔细细确认一遍。

    他想知道,这个男子是死前被人劈成两半的,还是死后。

    若是死后,那只能说凶手对此人非常憎恨,已到了不留全尸的地步,但若是死前,那么死者极有可能是自己亲眼看着自己被切开的。

    那种折磨,堪比酷刑。

    “小,小黎,小黎弟弟……”云觅哆哆嗦嗦的喊,伸着手,想让对方赶紧回来。

    若是普通的死人,云觅不至于这么没出息,云家乃是医药世家,他自小又被父亲亲自教导,云家子弟怎会连个死人都惧。

    可那不是一般的死人,那个人,那个人被人……切成了两半!

    那种画面,只要回想一次,就够他恶心得想吐,甚至闭着眼睛都像做恶梦似的。

    小黎弟弟就算武功再高,也是个孩子,小孩子怎么能看这种东西!

    可从小就看这种东西看大的小黎,却只是朝后面摆摆手,凝重的跟三个人解释:“此人死亡时间不超过八个时辰,也就是说,我们昨夜在附近安顿时,他已经死在这儿了。”

    他们现在的位置,离昨夜露宿的地方并不远,也正因为如此,小黎此言一出,云楚立马就翻了白眼,像要晕过去似的。

    小黎身上没带东西,也不知该如何安抚他们,只能冲赶牛车夫道:“劳烦大叔先送他们二位下山,再通知山下的村民,说山上发现尸体,我就在此处等他们。”

    “你在此处?”云觅怪叫起来,声音都尖了:“别留在这儿,谁知道那凶手还在不在,跟我们一起下山,赶紧走赶紧走!”

    “我不可能走,我妹妹还在山上。”

    云觅这才发现那小女婴与几只豹子都不见了。

    可留一个小男孩在山上,他哪里做得出来:“下山后再找人来寻你妹妹吧,我们先走。”

    小黎摇头,并不怎么在意的坐到尸体旁边,顺手给尸体阖上死不瞑目的眼睛,道:“我同死尸呆惯了,不会不自在,下山再上山也麻烦,你们先走吧。”

    “可是……”

    “云觅哥哥。”小黎突然叫了他一声,黑黑的眸子亮晶晶的:“你们不是要找黑水村的柳小哥么?”他指指自己的鼻尖:“我就姓柳,我叫柳小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