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23章 有没有可能,叫容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223章 有没有可能,叫容棱?

    “容?”小黎愣了下,给李玉儿擦嘴的手也顿住了:“容公子,是姓容吗?”

    云楚点头:“对啊。”

    小黎将帕子一放,整个人往前倾:“那你们这儿,姓,姓容的人多吗?”

    “这个……”云楚苦恼一下,就去看弟弟。

    云觅哪能知道这些,他和云楚因为年纪不到,心性不坚,平日连出门的机会都少,这回还是蹭着三哥才去的外祖父家,好歹算是趟远门,但别的,他们可就不知道了,见识不广。

    “应,应该挺多的吧。”云觅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又马上急切的道:“小黎弟弟你就跟我们去县城吧,我保准带你去最好的馆子,吃山珍海味!”

    小黎皱了皱眉,思忖一下,还记挂着之前那件事:“那位容公子,叫什么名字?”

    云家姐弟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都从对方眼里看到茫然。

    “好像是提过……”云觅捉摸着摸摸下巴:“但是名字……”

    “容西?”云楚一拍大腿:“对,就是这个名字!”

    云觅摇头:“不是不是,他不叫这个,叫……容方?”

    “怎么会是容方。”云楚反驳:“你是不是想到苏方了?苏方是咱们书院坐第一排那个书呆子,不是容公子!”

    “可也不是容西啊,你说的是不是赵西?那是咱们赵师傅的名儿,教咱们蹲马步那个。”

    “是,是吗?”云楚也迷糊了,挠挠头发,又抓抓脸:“难道真是容方?”

    “我就说是。”云觅瞪了姐姐一眼,转头就跟小男孩信誓旦旦的道:“就是这个,容方。”

    小黎沉默的看了这俩人一会儿,不怎么信任的垂垂眼,然后问:“有没有可能,叫容棱?就是,棱角的棱,木字边那个。”

    云觅摇头:“不可能,方角跟棱角我怎会分不清,就是容方。”

    云楚也实在记不得,最后索性就盲目信任弟弟:“是容方,就是这个。”

    “真的是这个?”小黎还是不太信,同时心里抱着一丝希望。

    云觅云楚对视一眼,然后十分笃定的同时看向小男孩,异口同声:“对,就是这个!”

    小黎失落的耷拉下脑袋,整个人跟盛开后又凋谢一般。

    云家姐弟不知他这是怎么了,有点担心。

    索性小黎很快调整过来,捉摸一下,道:“今日去报官,那算上路程,天黑之前县衙门的人便会来,将尸体接走后,审讯时间应该是明日一早,我明日也要进城,唔,也可以今日同你们先去。”

    “那就走吧!”一想到不用裹着被子,在地上过夜了,两姐弟马上振奋了!

    可他二人这么积极,小黎反而犹豫了:“珍珠刚走了,我得告诉它我要进城,让它有事去城里找我。”

    云家姐弟都看到小黎弟弟刚才跟一只黑鸟说了半天话了,可那鸟儿真的听得懂?

    云觅道:“那你要怎么跟它说,再上山去吗?那下山可能就来不及进城了。”

    “要是咕咕在就好了。”小家伙叹息一声,道:“我给它留记号吧,我们有自己的小秘密,我的记号它看得懂。”

    说着,他就咻的一下跳上房梁,拿着石块在梁柱上写写画画。

    半晌,他才下来,轻功用的特别溜,飞来飞去的贼轻盈。

    云觅看得眼馋。

    小黎赶紧去拉李玉儿。

    如果真的有人能治好玉儿姐姐,那此番进城,的确是非去不可了。

    祠堂还放着一具尸体,小黎这个时候要进城,黑水村村民都不同意,但小黎说,是要带李玉儿去看病,且明日就在县城里汇合,大家又不好说什么了。

    大家都知道,这小灵童特别感恩,李玉儿救了他,他就要回报人家,一会儿说要给人家治病,一会儿说要给人家找婆家,恨不得把人家生养死葬全给包了。

    离开的时候,是找人送的他们,都是不熟路的,要没有赶车的,让三个半大孩子带个傻子走,谁能放心。

    从黑水村去县城,坐的也是牛车,是王坪赶的车。

    王坪今日不打渔,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就自告奋勇。

    王大娘本来挺不乐意,她同情李玉儿是一回事,却怎么都记得李家姑娘曾和他儿子有那么点苗头,害怕让他们接触就给赖上,她可不要自己唯一的儿子娶个傻子回来。

    索性王坪也说只是帮帮忙,没提是因为李玉儿。

    进城的路上,李玉儿坐在牛车上就开始焦躁,她心思单纯,心里不安明面上就能看出来。

    小黎只好拉着她,跟她保证没事没事,好不容易才把人安抚住。

    王坪这会儿回头就说:“李姑娘以前从牛车上摔下来过,后来就怕牛了。”

    小黎应了一声,就搂住李玉儿的腰,拍拍她的后背:“别怕别怕,这牛不咬人的。”

    李玉儿本身是怕的,不过怀里有个热乎乎的小家伙,她就搂着不放了,然后就不怎么怕了。

    她那样子,一看就是傻子,云家姐弟都不知说什么,两人坐在牛车最边上的位置,有点同情小黎弟弟。

    怎么好好的,就要对这么个傻子,有这么强的责任心呢?若真的治不好,难道还要照顾她一辈子?

    殊不知小黎心里是笃定的,李玉儿不是天生痴傻,她是后天因外力造成的,这种情况本来就是可以治的,只是他能力有限,只要见到娘亲,娘亲一定能给李玉儿治好!一定!

    牛车一路前行,因为王坪驾车稳,过路快,他们未时刚过,就进了城门。

    一进城,云楚就乐开了,干净整洁的街道,比起坑坑洼洼,满是泥土的山路,可美好太多了。

    车子驶到了他们留宿的客栈,云楚麻雀似的跳下车,还没进大门,就往里头吼:“三哥,四姐,我们回来了!”

    云觅就识大体多了,没云楚那么咋呼,而是等着小黎弟弟把李玉儿扶下车了,才领着他们进客栈。

    边走边说:“我三哥四姐都是和气的人,如果能治好你姐姐,他们一定会尽力,你大可放心。”

    小黎乖乖的听着,跟在他后面,手里牵着李玉儿,四下张望一番,问:“我可以见见那位容方公子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